紋世|虹色蝶(番外:健達出奇蛋)

Last modified date

「……三個願望,一次滿足是嗎?」

可頌低喃著廣告詞,手裡把玩著橘白色蛋狀物。那是剛剛她在便利商店解決午餐時買的。雖然她喜歡甜食,卻不是因為想吃才買它。捫心自問,還真的找不到比「一時衝動」更好的答案。

真是情緒化。她如此自嘲。就跟翹了中午的吉他練習,選擇來植物園外面的涼亭小憩一樣。毫無原因毫無理由……不過,是真的嗎?還是怯於承認?

--她想見他。立刻。馬上。內心當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所以才會買下這顆建達出奇蛋吧。

然而與其許了那種白日夢般的天真願望,不如將它吃掉還比較實在。懷抱著莫須有的期待真是愚蠢至極。

「即使如此,我還是很想見到他啊……」

可頌細若蚊蚋地呢喃著。好想見他。好想見他。就算只是遠遠一瞥也沒關係。只要能看見他的笑容,不論接下來立刻變天還是下午臨時小考,都無所謂了。

………………果然跟笨蛋沒兩樣。覺得這樣的自己很笨,卻又無法停止下來。就這樣無限循環,什麼時候才會有終結的一天?恐怕連造物主也無法給她答案。

還是吃掉吧。可頌捧著蛋,觀察包裝紙的皺摺紋路,動手拆了起來。巧克力牛奶的香味隨著包裝褪去而飄散,露出了暖褐色的光滑表面。一顆巧克力蛋躺臥在銀色鋁箔紙中,散發著誘人氣息,女孩卻無動於衷地看著它。

空心的巧克力蛋中藏有玩具,就算有圖紙可以對照,小時候的她總要失敗個幾次才組裝成功--實現願望是需要代價的哦--只要這麼想,無數次的失敗就被賦予了意義;或者說,那些失敗正是成就願望的必要條件。

……有夠天真。可頌對著自己嘖念。現在都已經是大學生了,應該可以輕易組裝吧?

小心翼翼掰開巧克力蛋,迅速而不讓指尖的溫度殘留在蛋上免得溶化;她取出鵝黃色的小球,兩塊巧克力則放在鋁箔紙上。

鋁箔紙撕成兩半,包著其中一塊巧克力輕輕咬了一口,牛奶揉合巧克力的柔軟芳甜在嘴裡溶化擴散。這滋味她是知道的。雖然距離上次吃健達出奇蛋已經有四五年之久,但她還是認出了童年的味道。

……一點都沒改變呢。

「我還沒吃午餐,學妹不介意分我一半吧?」

耳邊響起跫音,可頌還來不及回頭,便看見大手拿走了另外一塊巧克力。

掛著微笑的面容毫無預警地映入眼簾。

可頌的腦袋瞬間當機。

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他來了--

他真的來了!

「……學、學長?你怎麼會在這?」

竟然在這種時候結巴!可頌痛恨地咬了下不重用的舌頭。

「啊哈哈哈……」清朗的笑聲溢出,他在圓桌對面坐下,「看妳的反應是被我嚇到了?」

心臟快要爆掉似地狂跳不止,可頌若無其事地深呼吸幾次,嚥下唾沫平穩情緒後,才顫著聲開口。

「對啊,突然出聲嚇死我了。曙學長還沒吃飯,怎麼想到要來這裡?」

「早上剛收到高中部一批罕見花苗,我怕輪值的學弟妹疏忽照顧才過來看看。」曙的眼神越過樑柱,落在前方門扉緊閉的植物園,「沒想到高中部的學弟妹連那樣的花都培育得起來,下次的交流會很值得期待。」

罕見花苗?我也可以進去看看嗎?--可頌立刻否決掉腦中跳出的這問句。笨蛋,任何急躁的舉動對先階段來說都太多餘了。關係好不容易才進展成現在這樣,怎麼能被一時衝動給毀掉?

「……這樣啊,學長辛苦了。學長真的很重視這些植物呢。」

曙微微一笑,視線轉移到打劫來的巧克力上,「妳就吃這個當午餐?」

「午餐我剛吃過了,巧克力是點心,想說……想說好久沒吃了買來回味一下。」掌心開始出汗,可頌甚至可以感覺到手裡捧著的巧克力,正因為體溫而漸漸溶化。「學長還記得『三個願望一次滿足』是是哪三個願望嗎?」

「『好吃、新奇又好玩』……吧?我也不太記得了。啊……被妳勾起以前的回憶了。」曙咬下一口巧克力,仔細品嘗著,「小時候我還以為是自己許三個願望,吃完就會實現呢。」

「啊,這麼說來我也許過耶。不過淨是一些不可能實現的願望,小時候真的很笨吧。」

……現在也沒聰明到哪去。可頌在心中自嘲著。

「那要看妳許什麼願啊。沒念書卻許願『希望歐趴』,整天癱在床上卻許願『希望成為大富翁』,這才是真正的笨蛋;就算是『想吃巧克力』這種簡單的願望,也要出門走進便利商店才會實現。如果連出門都嫌懶,那當然不可能實現嘛。這兩種類型的人才是真正的笨蛋。」

「在我眼裡看來,凡是盡力實踐過的人,就算失敗了也沒關係。」曙無時無刻不在臉上綻現的笑靨令可頌不禁恍惚,「到時候,再許一個願望就好了。」

--再許一個願望就好了。這句話不知為何,在可頌的心底迴響了三四次。

看著曙三口解決巧克力,可頌不禁問道,「學長吃這樣會飽嗎?」

「沒關係先吃著墊胃嘛,等等我還要跟融去吃火鍋。冬天果然就是要吃火鍋。」

聽見他一臉開心地說著待會的行程,原本因他出現而雀躍欣滿的心情像是破了洞的氣球,因空氣流失而漸漸變小,腦袋也冷靜了下來。

說好要以現狀為滿足的,不能容許自己產生「想要更多」的念頭。

如果做了不能感到滿足,那就乾脆別做。

不管失敗幾次、不管許幾次願望,都不可能成功的。

「咦?那學長坐在這裡和我聊天沒關係嗎?讓學姐等太久不好吧……?」

可頌一臉慌忙,心中卻暗自鄙視這樣的自己。

明明希望學長留在這裡不要赴約,卻還假意擔心學長會不會因此被耽誤到。

夠了沒有?偽善者。

「哈哈!妳比我還緊張呢!」學長揮了揮手,笑臉爽朗如故。「不用擔心、沒問題的。她現在在圖書館,檢查完後我再打電話給她就好了。」

「學長還是趕快去忙吧!我可擔不起『害學長餓肚子的人』這罪名。」

好假。但是沒辦法。不笑的話就會哭出來。明明想說的並不是這些啊。

「說這什麼話,我剛不是還吃了妳一塊巧克力嗎?想快點趕我走啊?融聽到一定會很高興……」

當然啊,誰會希望男朋友因為跟另外一個女孩子聊天而遲到。

「當然啊,誰會希望男朋友為了社團而棄自己不顧。」

「嘖嘖,我可是大二中最搶手的學長之一呢……好啦,我這就去檢查。」他說完站起身,「謝謝妳的健達出奇蛋囉,學妹。」

「不客氣。學長幫我分攤了一半的熱量,我才要跟你說謝謝咧……掰掰。」

「掰囉。」

這是最後一個笑容了。

看著學長離去的背影,可頌像是跑完八百公尺似地疲倦,當學長結束工作離開植物園時也無暇偷瞄。

將吃了一半的巧克力放下,可頌專注在一旁的鵝黃蛋體,扭開後掉出了兩張紙片和兩個零件。

粗製濫造的玩具,把兩個零件卡緊就完成了。一點誠意也沒有,現在偷工減料到這種程度嗎?

做這個還會失敗真的是白癡了吧。記得以前不只有零件要組裝,有的甚至還要貼貼紙。

可頌把玩著那隻看起來有點呆的笨驢子,打從心底覺得偶爾吃一次建達出奇蛋也不壞。

這次組裝玩具沒有失敗哦,甚至沒有付出任何小時候定義的天真代價。

但願望還是實現了。

即使有點苦澀,總體而言還是開心的。

可頌望向透明玻璃建造的植物園溫室,一次吃掉了剩下的巧克力。

《END》

【後記】

標題真的是莫名好笑。

這篇是預定坑以外的突發文,剛好吃了健達出奇蛋就蹦出靈感來了。

創作過程很流暢幾乎沒什麼卡文。原本的構思只有「巧克力被學長搶劫」那段而已,結果可頌自己把故事延長了。

這孩子大概還會辛苦上一陣子吧 沒辦法畢竟這是她自己選擇的路。

作為好友我也只能在一旁看著並守護了。

點閱: 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