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世|虹色蝶(番外:學士服)

  –

  曙坐在長椅上,長而卷的眼睫垂下,像是睡著一般沈靜。

  三年前,曙的笑容像是晨曦點亮了可頌的世界,但接著被牽扯進蝶族糾紛,才明白面對陽光時,陰影一直如影隨形。黑蝶本家造成的壓力在心中留下創口,直到騷動告一段落後,才隨著時序漸漸淡化。受到影響的不只有可頌,曙也是。大一時明亮而柔順的個性;大二時忠於家族或自我間的掙扎;到大三本家遭到攻擊而休學逃亡。這些時日曙的轉變,可頌都看在眼裡。

  草坪被陽光曬得暖和,幾隻白鴿在散步,旁邊有學生正在餵食碎麵包屑。

  可頌從校舍的方向走來,遠離了喧鬧教室。聽見腳步聲曙抬起頭,因為打盹而渙散的眼神聚焦在她身上。

  「嗯,很可愛。」聲音很輕,如冰般薄脆,卻帶著難得的暖意。

  摘下學士帽,可頌在他身旁坐下。曾經一度短到耳後的棕髮現在已經過肩,微微地捲著弧度。

  「天氣真好,很適合拍照。」

  「那怎麼沒去多拍一點?」

  「有留下照片就夠了,我重質不重量囉。」可頌的笑在兩頰出現酒窩,輕踢著鞋子,「去年發生了太多事情……我本來想獻花給學長的。」

  曙瞇眼望著從樹葉縫隙篩落的陽光,「我也沒料到我會休學。真的發生太多事情了。」

  幾個孩童追逐打鬧地從旁邊跑過,大人們站在略遠的地方看顧。在湖畔還有一群正在留下紀念合影的大學生。

  「畢業後我不打算當老師。」

  「那是妳的夢想不是嗎?」

  「我想跟你一起回到煠去,幫忙黑蝶本家——」

  「可頌。」曙輕聲喚道,指尖穿過髮絲捧著後腦杓,拉近距離貼上了唇。可頌沒有退後的餘地。她無法抗拒他的笑容跟聲音。一吻結束,他貼著耳垂低語,「聽我的,我不許妳回到煠。妳是我的,即使身為花,也從不屬於黑蝶本家。妳只准為妳自己而活。」

  「但你是本家……」

  「僅存的血脈?是啊。所以我得去找其他的蝶族女性,支付任何代價、讓她們幫我生孩子,延續血脈。」曙在描述自己的未來時不帶一絲迷惘,自嘲般地淺笑,堅定的立場不容反駁,「妳是我活下去的理由。我不想再看妳因為該死的蝶或花受傷甚至喪命。答應我。」

  可頌輕喘息,一時之間無法回答。曙斂眉,他人也許會以為他動怒了,實則不然。只有可頌才知道,他不再輕易會將真實情感表現出來的。內斂、壓抑,承擔了過多的家族壓力,使他變成如今的模樣。他的笑帶著涼薄的打量意味,他的眼神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但她仍然喜歡這樣的他。她願意為了這樣的他再次獻出一切。

  「說妳願意。」曙靠在可頌的肩上,學士服散發著淡淡花香。

  曙現在的狀態猶如蝶翼般脆弱,有時可頌覺得光線幾乎能穿透曙單薄的身體,隨時都會如朝露般蒸發在陽光照射下。

  可頌沒辦法回答,眼淚滑落,點了點頭。她不著痕跡地抹去眼淚,拿出相機笑道,「來拍照吧。」

  她想盡可能在有限的時間內留下最多回憶。

  

  《END》

  102.11.02

點閱: 7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