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非禮.觸篇(番外01)

Last modified date

#無題

風雪紛飛,俄羅斯的尖頂建築在寒冬侵襲下,仍然顯得屹立不搖。

這次的合作任務,兩人來到歐亞大陸交界的俄羅斯境內。

回收任務有別於採擷任務,需要對付的敵人不是苟延殘喘的夢魘,而是同樣覬覦這個寶物的人。這些對象有可能是盜賊平民,也有可能是高官皇族。下界中、紋符能力尚未覺醒的人類看不見蜜蜂,所以他們不需擔心行蹤被人發現,只要防範某些特殊人物就好。

璐笛半張臉都裹在圍巾之中,臉頰紅噗噗的,雙手凍得發寒,「為什麼蜜蜂會感到冷呢?」

修弗自然而然地解下圍巾,披在璐笛肩上,「蜜蜂對外在環境的忍受度比人類還高,只是我沒想到妳這麼怕冷。」

兩人在牆垣後方等待,光線漸暗,黑暗中只聽得見風的呼嘯聲,和彼此的淺淺呼息。嘴吐出的白煙飄散在空中。

「前輩怕死嗎?」

「不怕。」

「我一直在想,自己會用什麼方式死去。」璐笛望著漆黑的夜空,找不到任何星子。一如被「曰」全面包圍的時刻,她不自主地輕顫著。培初跟她說過,不會痛的,只是一瞬間而已,這個世界就會得到拯救。「如果在這樣的寒冬裡,因為失溫睡著死去,似乎很舒服啊。」

「我可不想死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凍死太蠢了。」

「我也不想死。還有好多地方沒去看……想在那天到來之前,努力瞭解這個世界的樣貌……」

「妳不會死的。」修弗皺眉,「這次任務比起以前任何一次都來得簡單。等國王的馬車從這裡駛出,趁機奪取車上的珠簾就可以收工了。」

璐笛露出了像是哭泣般的笑容,在大衣下握住了修弗的手,修弗身體一僵,雖然立刻解除禁制,但微弱電流仍然在兩人體內竄開。他在任何場合都會保持電流纏身——為了可以應付神出鬼沒的夢魘,多年來他早已習慣這樣的不適。

「放手。妳的身體承受不了的。」

「原來是這樣的感受啊。」璐笛依言鬆手,語氣中有些寂寞。

「妳今天怎麼了?」

「也許,因為這裡讓我感到懷念吧。冰封的北國大地,在雪中蹣跚獨行……」

璐笛說著在培初繪本中翻閱到的畫面。她知道那本繪本繪製的全是他們的「過去」。不可思議的是,即使她全忘了,身體還是會做出反應。在踏上這片土地的瞬間落淚、逆風飛翔時壓抑不住鼻酸的衝動。

修弗不是沒有注意到她的異狀。

他不清楚她有過怎樣的過去——因為紅眸而被同儕排擠、疏遠——他對她的瞭解只有這麼多。其餘的背景資料一概保密處理。

看著她這樣,修弗沒來由地感到胸悶。他脫下手套,握住璐笛的手。這回沒有電流。

璐笛驚訝回望,「前輩……?」

修弗直視著前方幾乎被大雪淹沒的王都,在黑夜中透著一點一點的光亮。

「要是妳死了,我會感到很困擾。要交許多報告書、替妳未完成的任務收尾。如果不想造成我的負擔,就好好活下去。」

他握緊璐笛冰冷的手,輕聲道:「我不會讓妳死的。」

《END》

本篇卡住,寫寫番外來練習。結果這對果然甜不起來(苦惱)

點閱: 1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