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羽裔之冠(番外:新年)

Last modified date

晝與夜的交錯地,晨星墜落;昏暗天空不斷炸起燦亮,遠方有人在施放煙火。

程澈走在枯萎的樹林間,無法分辨方向,只能朝著彼端煙火前行。道路盡頭是一片坡地,他看見一抹身影。

男孩背對著他,白色短髮上烏羽的烙印十分明顯,小手插在羽絨外套口袋內,似乎很怕冷。

程澈 發覺自己身上還穿著學校制服,卻感覺不到冬日的冰冷,所以這裡不是現實。他意識到這點,鬆了口氣。

男孩轉過頭,面無表情地望向他。冰藍的眸子毫無生氣。程澈彎下身,忽視胸腔莫名的刺痛,輕執起他的手。

「小弟弟,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我一直在等你,但其實,你不來比較好。」

「為什麼?」他不知道有什麼非得見面的理由,但既然男孩這樣說了,他也就姑且配合。

男孩的髮絲像雪一樣純潔蒼白,雙頰因低溫而凍得透紅。

「大哥哥,你現在過得好嗎?」

「被牽扯進奇怪的組織和事件,被迫飼養一隻大家都看不見的鳥……但是,也認識了很多人。獲得了很多東西。」

程澈想起許多人的面孔,有些人離去、有些人留下。黑色長直髮的背影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逝。心底泛起一絲溫暖。

男孩露出笑容,「這樣啊,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獲得幸福。」

程澈瞬間明白男孩的身份。他在坡地坐下,面對煙火施放之地。男孩自動爬進他的懷裡,仰望著煙火。火光在兩對藍眸中交融出紫色。

「那你呢,你過得好嗎?」

「只要你獲得幸福,我也會感到幸福。我就是為此存在的。」

「你很寂寞吧。」

「才不呢,大家都在。」男孩開心地指著煙火施放的方向,「你看,大家都在那裡。」

從遠方看,確實像極了繽紛燦爛的光之火,但從這個角度看去,那是投下炸彈、焚燒屍體的火光。即使閉上眼,人們的痛苦哀號、烏鴉的嘎嘎哀鳴,也全都盡收耳裡。這些是他在「曰」的作用下,所忘卻的過去和記憶。

「大家……嗎。原來如此。是你在守護這裡。」程澈哀傷地環抱住男孩,喃喃自語,「也許,我很羨慕你。」

「我一直與你同在啊。」

程澈沉默半晌,「煙火,會施放到什麼時候呢?」

「到日出為止。今天正好是最後一天,再過一下下就是新年了。笑一個嘛,大哥哥。」

程澈看著天空綻開的無數煙花,揚起微笑。

***

程澈躺在病床上。窗外仍然在施放煙火,校園裡聚集著沒有回家的住宿生。這裡是保健室,白鴉和泠雁都在。白鴉立於床架上,鳥喙埋進翅膀整理羽毛。泠雁放下書本,注意到程澈眼角的淚水。開口詢問:「怎麼了?」

程澈坐起,揉掉眼淚,「做了一個令人懷念的夢。但我已經想不起內容了。」

泠雁看向腕表,「快要倒數了,你想出去嗎?大家準備在操場跨年。」

「不了,我不想看到煙火。」

泠雁點點頭,體貼地將窗簾拉上。身上是學校制服,長袖襯衫搭上紅色背心,手上再捧本書,十足的文學少女。

窗外傳來倒數的聲音。十、九、八……

「新的一年,來聊聊新年新希望吧。」程澈提議。

「都什麼時間了,你還有興致聊天。」泠雁的凝重表情不像是期待新年的模樣。「世界和平。」

七、六、五……

「我的話,很想再看妳紮一次雙馬尾。」程澈眨了眨眼。

泠雁舉起書本作勢砸去,程澈連忙舉手投降,笑嘻嘻,「抱歉、抱歉,我開玩笑的。」

四、三、二……

慢著,他說「再」?泠雁一臉驚詫,「程澈,你……」

程澈扯出笑容,背後張開屬於白鴉的雪白雙翼。倒數計時歸零的瞬間,世界墜入黑暗。

《END》

好憂鬱的新年賀文XDDDD

總算寫了羽裔的第一篇短文:3

點閱: 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