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世|北風.雨.太陽Ⅱ追日(01)

  #黎明前

  #前傳

  #BGM:1945

  –

  蓊鬱山林綿延了整片坡地,越是遠離市區,地形便越是崎嶇。

  距離上一次看見警備隊設立的據點已經是兩個小時前的事,北風和太陽兩人漸漸深入這片罕無人跡的原始密林。枝葉因風沙沙作響,空氣中瀰漫著令人窒息的沉默氛圍。正值隆冬時節,北風穿著長版羽絨外套,隨著喘氣而吐出白湮,太陽則穿著無視低溫的輕便服裝,一點也不畏懼風寒。

  「我不會回去的,你死心吧。」

  「要死心的人是你才對。你打算蒐集被拒絕一百次的成就嗎?」

  太陽直視著前方,找出不明顯的小徑,淡淡應道,「這句話套用在你身上也合適,你被拒絕的次數絕對遠多於我。」

  北風深呼吸,故作輕鬆地微笑,「你在心疼我嗎?」

  「我只是覺得你……」太陽搖搖頭,「我說過很多次,別把時間和心力浪費在我身上,不值得。」

  「你不是我,別擅自決定什麼事對我來說是『值得』。」

  「你也是。」

  一隻花鹿陡躍越過前方,中斷了這個話題。兩人也沒有繼續交談的意思,沉默再度籠罩。

  他們從蓼人背上得到了線索,推斷出縷人的所在地應該位在這座山巒之中。太陽沒有告知任何人便獨自動身啟程,他憑藉著紋主的身份,以紋符直接鎖定目標追蹤動向。然而前兩天北風卻嘻嘻笑著出現在身後,太陽無法理解,已經失去紋主資格的北風,是怎麼以凡人之軀追上他的腳步?

  「出外靠朋友嘛。」他聳肩,大步一跨便尾隨著太陽一路來到此地。

  夜裡,他們找了處空地升起火堆,吃著北風帶來的攜帶糧食補充體力。

  太陽蹙眉,「接下來的路途只會越來越險惡,別再跟著我了。小雨跟蓼人一定很擔心你。」

  然而北風卻置若罔聞,「我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倒是你,如果沒有我提醒,是不是連飯都不吃了?」

  「我是日紋紋主,曬個太陽自然就能補充體力了。」

  北風笑了起來,「難不成小雨只要喝雨水就能度日?我看你是太久沒休息,累到編不出更好聽的理由了。」

  太陽沉默地注視火堆,鮮紅的火光在臉頰上躍動,他併起修長雙腿,閉上雙眼索性不再回應北風。

  北風雙手撐在身後,掌心感受著冰冷草地。入夜後氣溫又降了幾度,但太陽使用暖符維持周圍的溫度恆定,反而比白天還要舒適。

  太陽就是這樣。即使嘴巴上說著拒絕的話,卻無法不對人溫柔。這樣的特質總是替他帶來許多桃花,卻沒有為他在心上人面前多掙一點分數。

  「一直以來,你的溫柔和為人著想始終沒有改變過呢。」

  「只有在利益不衝突時我才會這麼做。」太陽抬眸,「如果有任何原因阻撓我去找她,我會毫不猶豫燒毀這個阻礙。」

  「如果是我呢?」北風笑著問。

  太陽參不透他的語氣中有幾分是認真是玩笑,從旁撿了幾根樹枝折斷,扔進火堆裡。語氣平淡的就像是在談論天氣。

  「不管我有沒有找到她,不管她這次會拒絕還是接受,我都不會愛你。」

  北風已經習慣太陽的拒絕,臉上的笑意不減反增,「嗯,第一百三十二次。只可惜小雨不在無法作證紀錄……嘛,也好。」

  太陽靠著樹幹仰望星空,而北風窩在外套裡蜷縮成一團入睡。尚無睡意的太陽聽見北風第三次咳嗽醒來,默默增強了暖符的效用,特別集中在北風身側,北風這才安然入睡。太陽一夜無眠,看著天空從滿天星斗到漸漸露出魚肚白。

  兩人將火堆熄滅後繼續上路,重複著放棄與否的爭辯,然後又是一片沉默。彷彿這已經成為看似沒有盡頭的登山旅途中唯一的消遣。

  小徑越來越窄,地上幾乎找不到附近獵人留下的蹤跡,在常綠樹林的前方不遠處是整面的陡峭碎石山坡。太陽和北風互看一眼,交換了不會在此退卻的訊息,一步一步地接近山頂。突然間,太陽腳下碎石鬆動,帶動周圍的石塊碎裂滑動,腳步踉蹌,沒注意到上方一塊落石朝後腦砸下,整個人重心不穩往旁栽落。

  「太陽!」

  說那時遲那時快,北風捉住了太陽的手,催動他僅存的、與生俱來的「颳」符,喚來強風削弱滾落山崖的衝擊。在失去風紋紋主的身份之後,這是他第一次這麼憎恨自己的凡人身軀。如果,還擁有呼喚風的能力——

  北風從劇烈疼痛中醒來,鼻腔吸入空中飄散的塵土使他劇烈咳嗽。

  「好些了嗎?還有哪邊疼?」

  北風看向太陽,發現他也沒好到哪去。金髮凌亂,額上的血痕怵目驚心,右手按著肘關節腫脹的左臂,全身佈滿大小擦傷,狼狽得很。

  枝葉遮住了陽光,兩人位在石坑坑底,距離掉落點的垂直距離約莫幾十公尺。

  「……沒摔死還真是神明保佑。」

  北風坐起身,發現傷勢沒有想像中嚴重。傷口傳來淡淡的暖意,他立刻明白太陽做了什麼。「你怎麼不先治療你自己?」

  太陽苦笑,「掉下來的時候,有個拿自己當墊背的笨蛋傷勢比我嚴重。」

  又來了。這份過度氾濫的溫柔。北風嘖了聲,「那你自己呢?」太陽沉默,「你把紋符都用在我身上?你才是笨蛋吧?你不是還要去找縷姐嗎?」

  狹窄的石坑限制了視野,兩人頭上的天空已經不再蔚藍,漸漸被烏雲覆蓋。

  「天氣開始變陰了。這一帶罕無人煙,又太過靠近『邊界』……紋符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恢復。不過傷勢不嚴重,可以撐到紋符恢復再治療。」太陽調整坐姿靠著石壁,調整呼吸並試著忽略疼痛。他笑道,「反正早一步、晚一步追上去,結果都一樣。」

  北風沒有再問他「為什麼不乾脆放棄」。

  坑洞底部佈滿岩石,寸草不生,在這種深山野嶺手機沒有訊號,無法對外求援。所幸背包沒有在兩人摔落山崖的過程遺失,裡面的攜帶糧食和飲水還足夠供給兩人兩三天。北風找到繃帶和消毒藥水——真是諷刺,身為風紋紋主時,對於人類所需的醫療用品根本不屑一顧。

  他一語不發地幫太陽包紮視線所及的傷口,至於骨折等內傷,就只能等日紋能量恢復後才能治療了。

  「你準備得還真周全。」

  北風自嘲,「我只不過是區區的人類罷了,不像尊貴的日紋紋主可以連水都不帶就直接上路。」

  天色逐漸暗下,入夜後氣溫急遽下降,坑底沒有可供生火的煤材,太陽也無法喚來暖符。北風坐到太陽身旁,拉緊外套,朝雙掌呵氣取暖。

  「對不起。」

  北風詫然,笑道,「立場顛倒了吧,是我自己要跟來的,不該是你道歉。況且你傷勢還比我嚴重。」

  太陽半垂著眸,一聲不吭。北風看著這樣的他,心思一轉,聲嗓低啞,「你知道我現在想做什麼嗎?」

  「什……」

  「吻你。」

  北風銀灰色的眸子掠過一絲愉悅,傾身攫住太陽的雙唇。北風雙手壓制住太陽的身軀,太陽因為傷勢無法反抗,只能任由北風予取予求。北風埋入太陽的頸肩啃吻,無視太陽因為傷處被扯動而發出的低吟。

  「風……阿風……慢著、停手……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場合。」

  北風故作天真地反問,「那,換個場合你就會讓我做了?」

  太陽開始覺得頭痛。

  「……初日……」

  太陽渾身一僵,宛如遭到雷擊般停下動作——這是百年前,他們繼承紋主身份後便不再使用的名字。

  在綠本家,他們三人共同經歷過一段堪稱無憂無慮卻缺乏人身自由的童年時光。

  「……我只是,想留在你身邊而已。」

  太陽低聲嘆息。

  「我也一樣。」

  

  《END》

  103.04.16

  低潮期就是要吃肉。

  我覺得每個角色我都很愛所以缺點是我反而無法每個角色都深入去作設定OTZ 改進吧。

  

點閱: 17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