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羽裔之冠(番外:泡沫)

『人魚揉著眼,在變成珍珠之前的眼淚不過就是沙礫。』

***

啵啵啵、啵啵啵……

在水中說話時,話語變成了泡泡往水面飄去。

妳聽不見嗎?為什麼聽不見呢?為什麼?

***

炎炎夏日,游泳池畔磁磚地板被烤得炙熱,學生們赤腳踩踏於其上,巴不得立刻跳入水中圖個清涼。

游泳池長五十公尺、寬二十五公尺,足以容納四個班級同時上課;集合於看台上的泳裝少年少女們,在體育股長的指揮下作著暖身操。

我非常喜歡游泳課。女孩們穿著裸露貼身的輕薄衣料、在眾目睽睽下伸展肢體,接下來還得泡在不曉得混雜多少體液的水池,更別提一定會嗆到水的游泳過程……

真是棒透了。

「哈——囉——」京趴在欄杆上,傻氣地對我揮揮手。「我們真的很有緣耶,這學期游泳課又排在一起了。」

雖然已經換上泳衣卻穿著運動服外套、露出一雙白皙長腿,這樣若隱若現的穿著比任何款式的清涼泳衣還要令我喜愛。

游泳課開始後沒多久,體育老師讓學生自主練習。以身體不適為由的京偷偷來到我面前,蹲下身子,指尖掠過水面來回撥動池水。左邊的側髮塞至耳後,右側臉微微被垂落的髮絲遮住,黑夜般的雙眸隨著水波起伏。

我在去年夏天注意到京的存在——天生的淡褐色短捲髮,髮質像高級絲線般柔滑細膩,穠纖合度、沒有追求病態的過瘦的適中身材,是許多同齡男生的夢中情人。不過京獨來獨往的孤僻作風,讓許多追求者知難而退。

「妳又偷懶不下水了。」

「最近腳不太舒服嘛,碰到水很難受啊。」京打了個呵欠,眼皮底下有著昨天熬夜的痕跡。真可愛。「反正游泳門檻我早就過了,也幫學校帶回好幾面銅牌銀牌,老師不會刁難我的。」

她右手撐地,「嘿」地一聲坐下。雙腳泡在池子裡,輕輕踢著水,右腳腳踝有著明顯的勒痕。

透明晶亮的水花濺到臉上,我伸舌舔去水珠,甜甜的。

「真是的,好討厭游泳課啊……不想和這麼多人一起泡在池子裡。啊,不是說妳哦。妳的話就沒關係,整天一起泡在水中聊天、泡到皮膚都皺掉我也願意。」她微微側頭,瞇眼露出滿足的笑,「我想聽妳說故事,什麼樣的都好。」

於是我說了關於在陸地出生的人魚姊妹,一輩子都沒見過大海,為了想回到海裡而踏上旅途的故事。

「哇,一輩子都沒見過?卻嚮往著大海?」

「畢竟是血緣的故鄉嘛,即使從爸爸的爺爺那一代起就遠離陸地,也不會改變她是人魚後代的事實。」

京嘻嘻笑著,在大腿上灑了些水。「哦……可是啊,既然離開了大海也能活著,碰到水也不會長出尾巴,這樣還算是人魚嗎?」

「依然是人魚哦,因為妹妹擔心王子安危而落下的眼淚會變成珍珠呢。貨真價實、質地溫潤的雪白珍珠。」

「是真愛啊……妹妹後來跟王子長相廝守了嗎?」京托著下巴,漫不經心地拋出了問題。

「為了幫助王子奪回政權,妹妹的珍珠是不可缺少的重要資產。王子決意迎娶鄰國公主,並且差遣衛兵殺掉姊姊,這些舉止深深傷害了妹妹,王子坐等著取走淚水變成的珍珠。沒想到,在恨意為前提之下凝聚的淚水,不但沒有變成珍珠,反而化為劇毒液體,將妹妹融成泡沫,在雨水沖刷下流入河中,最後匯流到了大海。」

京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我笑了出聲,「開玩笑的。王子終究捨不得心愛的人哭泣,於是放棄了國家政權,選擇和妹妹在一座小城鎮住了下來。」

京半瞇著眼,「嗯……我還是喜歡第一個結局。雖然變成泡沫,但至少能和姊姊一起回到起初所嚮往的大海。」

「即使化成泡沫也心甘情願嗎?」

「這樣也是一種永恆吧,即使粉身碎骨,也想找到心所嚮往的地方。」她攤開手掌,輕掠過我的臉頰。這美妙的觸感令我一陣顫抖。

「我心所嚮往的地方,就是和京相遇的這個游泳池。」我向她伸出右手,這個邀請的動作讓她蹙眉。

覆蓋在皮膚上不易發覺的淺色鱗片,在陽光照射下熠熠生輝。

「我都說了,今天不想下水啊……真是的,拿妳沒辦法。」

京握住了我的手,十指交扣,露出和晚霞一樣炫目明亮的笑容,隨著我往後拉扯的動作墜入水中,濺起大量水花。

溫暖的水液包裹住我們兩人,她的運動服外套飄起。捲髮在水中猶如絲綢般披散開來;我和她凝視著彼此,然而,她的視線在觸及我泡在水面下的藍綠色魚尾時,先是表情凝滯,接著神色惶然驚恐。

京口吐著象徵殘餘生命的泡泡,奮力地往上游,我輕巧地擺尾游過去,扣住她的腳踝,將她拉回懷裡。

我抱住她,緊緊地抱住她。直到她的軀體和淚水化為碎末,融入我的體內為止。

***

我喜歡游泳課。

沒有人發現這場騷動。如同除了京以外,沒有人看見過我一樣。

包裹著言語的泡泡破滅之聲,今天也依然沒有人聽見。

啵啵啵、啵啵啵……

《END》

人魚型態的水鬼怪談,有點電波的一篇XD

劇中那個小故事是我的另一個遊戲劇本改編而來XD

點閱: 7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