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妖夜綺談(前置2:道標)

Last modified date

  「軍校?」

  「是的,我想從軍。父親反對嗎?」

  皆本低頭閃過從他頭上飛掠的陶壺,「哐」地砸在牆上摔了個破碎。些許酒液潑濺上他的初中制服,形成深色水漬。頓時酒香瀰漫。

  「我可不是你親生老爹。」青年嗤地一笑,搔了搔長滿鬍渣的下巴,從櫃子底下又搜出一瓶陶壺,啵地拔開瓶蓋,無視正襟危坐等待答案的皆本,咕嚕咕嚕地豪邁飲酒。

  皆本乖乖改口,「五十嵐反對嗎?」

  五十嵐就著瓶口,停下豪飲動作,轉動烏黑眼珠瞥向少年,「你想送死又與老子何干?」

  皆本無視他的尖言酸語,坦然答道,「您是我的養父,我有義務向您稟告我對未來的規劃。」

  「老子收養你多久了?」

  「七歲到現在,八年了。」皆本頓了下,「不過七歲那年不算,軍營中不得攜家帶眷,您拜託輪休的軍官收留我。」皆本平境而簡單的敘述著,一邊環顧這間八疊半的簡陋居所,「後來您因為酗酒過度、違反軍令而遭到解職,便帶著我遷居到這裡落腳。」

  「呿,誰教你不哭也不笑,毫無反應,像個木頭似的,一點也不討喜。除了老子以外,根本沒人敢收你這個燙手山芋。」五十嵐又灌了一口酒,視線望著窗外的遠山,神情冷淡,「從軍的原因?」

  「我想成為像五十嵐一樣的人。」

  五十嵐猛然嗆到,一陣幾乎連肺都咳要出來的劇咳,「……你這死小子。存心讓老子嗆死?」

  皆本輕撫米褐色短褐髮,「關於親生父母,除了他們留給我的外貌和幾件遺物以外,我想不起任何事情了。但是因為有他們,我才會誕生於這個世界……我曾經問過您從軍的問題,那就是答案。」

  「那種小事,我早就忘了。」五十嵐漠然道。

  ——守護帝都,簡單的四字,卻佔據了他人生將近一半的時間。

  「最近帝都鬧事頻傳,甚至有漸漸擴大的跡象。因為我有想守護的事物,所以打算挺身而出。」

  皆本的過去是如此支離破碎,而與他相差十六歲的五十嵐卻圓融地填補了他缺失的空洞——這樣滿懷感謝的情感他一直擺在心裡,要是對五十嵐說出來,依他臉皮薄的程度,肯定不是酒瓶砸過來這麼簡單。

  五十嵐漫不經心地瞟了他一眼,按著桌子站起,步履穩健,絲毫不見長期酗酒的影響。

  「跟老子來。」

  皆本尾隨五十嵐來到棚屋外加蓋的倉庫,這裡長期用來堆放農具跟雜物。只見他一腳踹開門板,鑽進只容一人的狹窄空間,乒乒乓乓地翻找著物品。他扔出一把鐮刀、幾只破酒杯、甚至還有不知打哪來的動物頭骨。皆本把這些物品堆好,突然間,五十嵐靜默下來。

  一團被黑布包裹的長條狀物體猛地摔入皆本懷中,他滿腹疑問,「這是……」

  「你不會打開看啊?」五十嵐倚著門框,一臉不耐煩。

  皆本彎下身,將長條物體小心擱放在地上。解開紅繫繩,不起眼的灰褐刀鞘映入眼簾,繫在握柄後方的刀穗由黑金二色線條編織而成,質地優良。他深呼吸,握住刀柄,軍刀出鞘的那一瞬間,刀身反射的光芒燦如驕陽。保存狀況十分良好,雖然被塞在這種地方,但肯定有定時檢查保養。

  皆本非常清楚,這把軍刀在五十嵐心目中的重要性,絕對不亞於自己對母親那只石榴石耳環的重視。

  「……這是您的軍刀。」他不知道該不該收下這麼貴重的物品。

  「現在是你的了。」五十嵐掏掏耳朵,「別會錯意了,老子只是暫時借給你用而已。租金給老子用軍餉來還,入伍後排休的那幾天,給老子買些好一點的酒跟肉回來,山菜老子吃膩了。老子在軍中有熟人,你要是敢捲刀潛逃,老子一樣能透過他們得知你的下落。」

  這段話表面上看似刻薄,其實處處透漏著關懷。皆本心裡激動得無法言語,嗓音乾澀,「謝謝您。」

  五十嵐揉亂皆本一頭短髮,露出淡淡笑容。

  「笨兒子,給我好好幹啊。」

  

  《完》

  

  –

  自家設定皆本不知道厄除者=軍方特殊機關,以為是種都市傳說(?) 所以這時就真的單純想保家衛國而已。

  之後還會有一篇加入厄除的前置……媽啦前置怎麼越寫越長XD

  

  103.11.03

  

  <以下筆記>

  我想讓他被拐進去機關耶XD 這樣前置要寫幾篇啦ww

  唷,歡迎成為厄除者一列。

  原本是想寫他被爸爸踢入軍營賺錢啦xdddddddddd

  五十嵐殺掉的怪異是養育皆本的好妖怪

  軍中太黑暗所以五十嵐才會酗酒解仇、跟皆本父母被殺有一點點關係

  風無輕撫他的臉頰,舔舔指尖,蹙眉甩手。「劣質的酒啊。」

  

點閱: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