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妖夜綺談(前置5:迷路)

  –

  蓊鬱森林內參天巨木林立,鳥囀蟲鳴幽幽作響;蜿蜒溪澗遍布整座林地,生意盎然。

  嬌小女童富有朝氣、咬字含糊不清地大聲唱著童謠,劃破了寧靜,也擾醒棲息在這座古老山岳中的動物生靈。

  「這可不是妳該來的地方。」

  一道嗓音倏忽在背後響起,女童嚇了一跳,眨了眨殷紅雙眼,直瞅著陡然現身的青年看。他戴著造型特殊的黑色面具,掩去眉眼,唇畔含笑。烏黑長髮即使在腦後梳成了高馬尾,長度仍然及腰。

  青年彎下身與她平視,溫聲道:「在烏野山上唱歌會激怒天狗大人,把妳藏起來,永遠見不到父母。這個傳聞妳沒聽說過嗎?」

  女童咬了咬唇,張大水潤雙眸,「天狗大人那裡有燒肉嗎?」

  「……沒有。」

  「有玉子燒嗎?」

  「當然也沒有。」

  「嗚哇啊啊啊……我不要被天狗大人帶走……」女童淚眼婆娑。

  青年興致盎然地盯著女童看,「既然不是特地來尋訪天狗大人,那妳來烏野山做什麼?」

  「我不是一個人來的。」女童胡亂抹抹眼角,「母親說,找不到她、害怕的時候要大聲唱歌,這樣她就會知道我在哪了。」

  面對這個緣由,青年啼笑皆非。要是今天她吵醒的是另一頭的……那麼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我帶妳下山吧。」

  語罷,青年踏步走入其中一條獸徑,女童趕忙跟上。人跡罕至的小徑並不利行走,青年卻步履穩健地為女童開路。沿途樹叢枝葉拂過衣擺發出沙沙聲,木屐踩斷樹枝而啪擦作響。這陣沉默令女童悶得發慌,又不能大聲唱歌,改以滿腹的好奇心騷擾青年。

  「叔叔為什麼要戴著面具呢?」

  「叔叔住在山上嗎?不會寂寞嗎?下山進城要走很久吧?」

  「叔叔頭髮好長,不綁起來嗎?不會熱嗎?我討厭留長頭髮,想跟弟弟們一起剪短可是母親聽見我這麼說,就生氣了……」

  「叔叔,我的名字叫夏目守,大家都喚我小守。叔叔也可以這樣叫哦。」

  青年總算出聲回應,「かみ?神?」(註:「守」採用的日文讀音為かみ,跟神同音)

  「漢字寫作守護的守哦。」夏目習以為常地解說道,「常常有人誤會呢。」

  就算跟這個小女娃提醒言靈具有力量,別胡亂說出真名,她八成也聽不懂吧。青年繼續邁開步伐,前方已經能夠瞥見象徵聚落的裊裊炊煙。

  啪砰!夏目被某個凹壑給絆倒,趴在地上。她不哭不鬧,憑著己力爬起,拍去和服上的灰塵,碎步奔向青年。他嘴角抽了抽,伸出右手。真是怪了,為什麼他非得牽著她走不可呢?在他反悔抽手前,女童毫不猶豫地握住大掌——這個叔叔果然不是壞人啊。

  周圍的蟲鳴鳥叫聲不知何時安靜了下來,整座森林彷彿擁有意識般在此刻噤聲不語。

  「不公平,叔叔已經知道我的名字了,可是叔叔還沒告訴我。」

  「妳叫我荒吧。」青年懶得跟她討價還價,答得乾脆,語氣像是隨意編了個名字。

  「荒叔叔……」

  「把叔叔二字去掉。」

  「可是母親說,直呼別人的名字不禮貌。」

  「那就叫我荒大人。」青年大言不慚地說道。

  「叔……荒大人是軍人嗎?」

  荒不禁莞爾,這女娃還真是又呆又傻。他停下腳步,捏了捏夏目的臉頰,「我看起來像軍人嗎?」

  她指著青年腰帶上的翠潤玉珮,「那個徽記,我在村裡看過幾次,是來自帝都的軍人呢,好威風的。」

  「天機不可洩露。」荒露出微笑,主動鬆開手,「村莊就在前面不遠,接下來的路妳自己走吧,以後別再獨自貿然上山了。」

  夏目跑到前方眺望遠景,燃燒烈焰般的暮色蔓延至天邊,不知怎地令她感到相當懷念。

  「那就把頭髮留長吧。」荒的聲音頓了頓,「也許將來有一天……」

  「將來有一天?」

  一直等不到後續的夏目再回首時,已經不見荒的蹤影。

  

  

  「後來呢?」

  夏目和她認識超過十年的玩伴——霧原涼子,正在西洋和菓子店裡喫茶小聚。

  「我因為又累又餓而暈倒了,被獵人撿到送回村裡。」夏目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再度醒來時人已經回到家中了,弟弟們哭成一團,母親緊緊抱著我,勒得我差點喘不過氣。還允了我,隨我決定自己的髮型。我就把頭髮留長了。」

  「就為了能讓他一眼認出妳來?」霧原調侃道,儀態優雅地插起粉色菓子,細嚼慢嚥。

  「雖然家人都半信半疑,認為是我在做夢或幻想。可是我不這麼認為哦,玉珮上的徽記一直烙印在我腦海中,我相信總有一天能夠見到他的。」

  霧原啜飲了口涼茶,感嘆道,「為了見救命恩人而加入軍隊……虧妳敢在入伍面談時這麼回答。」

  「不過啊,無論我怎麼打聽,軍中都沒有人對『荒』這個名字有印象啊。不過『荒』的同音字很多,也許我一直都找錯方向了。」夏目垂頭喪氣,又向店員點了份玉子燒。「我只是想跟救命恩人答謝而已,為什麼這麼困難呢……」

  「人家又不像妳這麼笨,把重要的真名告訴給來路不明的陌生人。」霧原用力戳夏目的額頭,「妳也真夠單純了,不是傳言有術師或妖怪能利用言靈控制他人嗎?」

  「荒大人不是陌生人嘛。他是……」

  「好啦好啦,我會幫妳打聽看看的。」霧原驀地握住夏目的手,「對了,小守,這個日曜日妳有沒有空?」

  夏目咬著筷子,「怎麼了嗎?」

  「到我的學校……也就是聖瑪利亞女子學院來一趟,好不好?」

  「唔?」

  

  

  《完》

  103.11.20

  –

  算是事件一+事件二的前置XDD 要死了這禮拜都沒啥進度……(一下班就睡死)

  

  <以下筆記>

  伊澤×夏目

  小時候夏目迷路被伊澤帶回去

  有目睹村莊被怪異燒毀破壞的場景,留下陰影

  

  

點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