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貳夜(03)

#出差、口不擇言、愚人節

叮鈴——

「歡迎光臨。」正在清理吧臺的月誅頭也不抬,淡淡地招呼。

玻璃門闔上,阻絕了外頭的喧擾。滿夜駐足在門口,環視空蕩蕩的店裡,訝然道:「今天不是假日嗎?怎麼只有我一位啊?」

「免費的包場,讓妳賺到了。挑妳喜歡的位置坐吧。」

滿夜選了窗邊的雙人座,才剛將包包放下,灰褐絨毛暖源隨即蹭上腿邊。她一把抱起那隻白鼻心,搔搔他的下巴,「是老公啊。老婆跟小三呢?」

這間店的老闆,將店寵白鼻心分別取名為老公、老婆和小三,滿夜初次聽聞時笑得差點岔氣。

「窩在爐邊正睡得甜。」月誅紐開水龍頭,嘩啦啦地沖洗著杯盤。「別去吵牠們。」

「可憐的老公,被拋棄了啊。」滿夜嘻嘻笑著,掠過一絲惆悵,蹭了蹭牠的粉色鼻尖。就跟她一樣呢。

月誅拿毛巾擦乾手,走出吧臺,為滿夜送上菜單和計時沙漏。玻璃沙漏中的星沙緩慢流逝,海軍藍沙漏底座上刻著繁複花紋,興許是經常被人把玩,店名「Missing Sunday」的銀漆斑駁難辨,只有M和S格外醒目。

滿夜一邊撫摸著老公的毛,一邊翻閱菜單,月誅站在桌旁等她點餐,倒也沒有催促或是面露不耐。

「本日推薦是什麼?」

「桂花釀綠茶跟炸洋蔥圈。」

滿夜闔上菜單,遞給月誅,「就這個吧。洋蔥圈幫我淋上千島沙拉醬。」

自從見過滿夜把加了千島沙拉醬的咖哩飯面不改色地享用完畢後,月誅便不再對她奇怪的用餐嗜好加以評論。

等待餐點製作的過程,輕柔的鋼琴音樂宛如流水般包圍著整個空間,滿夜百般無聊地把玩起桌上的沙漏。

「月老闆,我一直很好奇,你是不是在羅貝利亞工作過?很少有人會用沙漏來計算用餐時間吧。」

月誅取出茶葉罐,將少量茶葉秤重後,以正沸騰的熱水壺沖開茶葉,再打開冰箱拿出桂花釀備用。淡金色長髮隨著動作晃盪,襯得他氣質更加漠然。「打破沙漏的話,一個八百。」

「竟然轉移話題。」滿夜乍舌,「我只是問問嘛……」

趴在滿夜腿上的老公本來正在打盹,突然豎起耳朵,一躍而下奔向門口。

叮鈴鈴——

滿夜楞了下,扭頭順著老公奔跑的方向望去。

一道身穿黑色斗篷的纖長人影推開門,滿夜的胸腔頓時擁上滿逸的思念,她急促喜悅地推開椅子,站起身正要發聲:「貳——」

「婁,你遲到了。」

月誅打斷滿夜,淡漠的口吻中聽不出情緒。被喚作婁的人影將帽兜卸下,是一名擁有星辰色短髮的少年,右耳別著白皙透明的星狀耳墜——這正是星辰信使的身分象徵。

滿夜尷尬地坐下,胃像是被人揍了一拳般難受,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像我這樣的美少年,在出差的路上被怪叔叔纏上也是沒辦法的事。」婁宿聳了聳肩,從背包中找出一疊以麻線綁好的牛皮信件,隨手投出,以完美的拋物線砰地落在櫃台上。「這是這個月的份。」

月誅把那包信件收到櫃台底下,以眼神向他點頭致謝,接著繼續料理手邊的食材,炸好洋蔥圈後放到餐籃裡,再把麵包送入烤箱按下按鈕。

婁宿一把將老公撈起,捏捏肥嫩的毛茸茸臉頰。「這麼久不見又變胖了……嗯?你再不阻止客人亂餵牠吃東西,總有一天會變成世界上第一隻得糖尿病的水果狸。」

「今天也照舊?」月誅無視他對老公的人身攻擊。

「好啊,不過今天我不吃牛,換成雞肉吧。」婁宿望向窗邊的位置,正好和滿夜對上眼,不悅地撇了撇嘴,「嘛,阿月,你竟然讓我的位置被人坐走,那是占卜師的專屬位置不是嗎?」

「不守時的人沒資格抱怨。」

「我說了不是故意的嘛。」婁宿癟了癟嘴,走向滿夜的位置,把老公放在她面前,「妳介意我坐這嗎?我是婁宿。二十八星宿的婁宿。」

滿夜愣了下——這人壓根兒不給她考慮的機會嘛。

「對了。」他脫掉外套披上椅背後坐下,那一身藏青中國風長袍很是顯眼。輕輕將食指交錯靠著下巴,瞇眼微笑時頗有貓科動物的慵懶氣息,「剛才妳把我認成誰了?」

「跟你無關吧。沒經過我同意就坐在我對面,還用這種口氣……你以為你是——」

「本日特調——桂花釀綠茶。」月誅及時為滿夜端上桂花釀綠茶,悄悄道:「冷靜一點。」

滿夜撇過頭,即使知道自己是因為剛才認錯人而惱羞,她仍然無法適應婁宿自我意識過剩的作風。

「阿晃這幾天有來店裡嗎?」

「……前天有。」月誅淡淡道。

滿夜瞪大眼,差點被嗆到,「前天?為什麼你一開始沒跟我說?」

「妳又沒問。」月誅頓了頓,「要是妳沒問起,就不主動告知。這是他的吩咐。」

他的吩咐?

滿夜不由自主地握緊了玻璃杯身,內心有股被背叛的複雜感受。這不是第一次了。

為什麼貳晃明明有回來,卻沒有跟她說?

「阿晃……」婁宿喃喃自語,「你們說的是憶世的貳晃嗎?」

「意識?」滿夜先前從貳晃口中得知,他在許多世界之間工作旅行,但從沒告訴她其他世界的名稱。

月誅眉頭一蹙,「婁,這女孩不是圈內人。」

什麼圈內?滿夜兀自假裝鎮定地啜飲桂花釀綠茶,試圖理出頭緒,將他們透漏的資訊和貳晃提過的話題拼湊在一起。

「咦?可是,我很少看你跟一般人講這麼多話,我以為她知道。」婁宿一臉無辜。

月誅視線飄開,「總之你自己善後吧。」接著走回吧臺,繼續處理餐點。

滿夜眨著一雙疑惑的眸子,指尖輕敲玻璃杯。

「你們剛才說,貳晃是什麼?」

婁宿眼見再隱瞞也沒意思,索性坦承,「我沒想到妳是貳晃的熟人,失禮了。作為賠罪,我免費為你占卜一次吧,平常可是要收費的。」

「我不想算。」滿夜很在乎剛才婁宿說溜嘴的那二字,雖然不清楚字怎麼寫,但一定跟貳晃關係密切。

「欸,別這樣嘛。」婁宿笑嘻嘻,從背包取出一副繪有星空圖樣的收納袋,「妳不是想找貳晃嗎?我來找出他的位置吧。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好歹我也曾經當過駐店占卜師。」

「我不相信這種靠機率做出決定的方式。」滿夜低語道,「再加上有心人的過度解讀,事實很容易被扭曲。」

「原來是現實主義者啊,跟纖細脆弱的外表不一樣。我喜歡妳這樣實事求是的作風,好,我來幫妳吧。」

婁宿偷吃了一塊滿夜的炸洋蔥圈,她睜隻眼閉隻眼,耐心等待他的答案。如果一個洋蔥圈可以換來跟貳晃見上一面的機會,可說是非常划算。只見他慢條斯理地用濕紙巾擦拭手上的油膩,從收納袋內取出整副牌,手法熟練地洗牌、切牌後,在滿夜面前打散。

「抽三張。」

滿夜嘆了口氣,按照直覺隨意抽出最左、中間和右二的三張牌。婁宿按照抽排順序翻到正面,第一張繪有三隻貓頭鷹,飛向漸露魚肚白的東方;第二張從上方灑落六枚銀幣,掉進紅色熔爐;最後一張是被烏雲遮去半個月亮。

「他來這個世界出差三天,六點就要離開了,嘛……也許在哪個車站,好像是第二月臺。妳說呢?」

車站?她腦袋空白了兩秒,飛掠過她第一次跟蹤貳晃時,被他逮到的場景--正是他前往車站,準備搭車離開的時候。

滿夜霍地起身,「月老闆,今天的餐點幫我打包,我晚點回來拿。」

「要加收包裝費喔。」月誅淡淡道。

「我知道。」

女孩拎起背包,頭也不回地奔出門外。鈴鐺聲作響,白鼻心懶懶地蜷縮在殘有餘溫的椅墊上。婁宿又摸了一塊炸洋蔥圈拋入嘴中嚼著,沙漏裡的星砂仍然不斷墜下、堆積。

「啊,我忘了提醒她……」

婁宿興味盎然地看著毛玻璃外,奔跑在街道上逐漸遠去的模糊人影。指尖劃過桂花釀綠茶杯身的小水珠,輕輕一舔,勾起無辜的笑。

「今天可是愚人節喔。」

***

居住在人口密集的都市裡,每天被課業或工作佔滿行程,對於季節的轉變也遲鈍了起來。

櫻花瓣如雨般錯落紛飛,跳下公車後拔腿狂奔在街道上的滿夜,此刻跟其他神色匆匆的行人一樣無暇欣賞。她滿心只想著快一點、再快一點,務必在太陽下山前,趕到貳晃的身邊。

車站大廳中央的時鐘,長針與短針再五分鐘變成一直線。

滿夜從口袋掏出月票,嗶一聲迅速穿過剪票口。她馬不停蹄、氣喘吁吁地趕到第二月臺,四下張望,在擁擠人潮中找尋那抹醒目的夕陽餘暉。過度著急與焦慮,使她甚至沒聽見即將有列車進站的警告。

為了找尋貳晃而就走在外側的她,被人群擠到月臺邊緣。

「小夜子。」

明明周圍人聲鼎沸,這聲呼喚卻清晰地敲進心底,宛如劃開暴風雨的那一束燦爛陽光,令她及時回神煞住了步伐。

轟--

列車從鼻尖前疾駛而過,風壓將她的褐色長髮吹得凌亂飛舞,她全身僵硬,無法動彈。再一步,她就成為延誤車次的肇事原因了。吹著哨子趕過來的站務員鬆了口氣,確認滿夜毫髮無傷後,拍拍她的肩膀,繼續維護並保持人群與月臺邊的距離。

藍色列車行駛入站,橫亙於第一月臺和第二月臺中央。乘客們魚貫走出,月臺上的旅客們提起行李,匆忙踏進車廂。她驚魂甫定地看著人潮往來,踅了一圈,卻依然沒有看到貳晃的蹤影。

剛才那聲呼喚,到底是--

口袋倏地傳來震動,她愣了一下,顫抖地掏出手機,來電顯示為私人號碼。

--貳晃從來不透漏任何聯絡方式。

滿夜發抖得險些滑不開接聽按鈕。電話那頭背景是相似的嘈雜人聲:親友相認的嘻笑,母子分別的離情依依,情人重逢的耳語……

她正遲疑著是否要開口出聲,明亮清朗的聲嗓不受任何阻礙地傳遞過來。

「是我。」

滿夜啞著嗓,覺得眼睛發酸,「阿晃……為什麼你回來卻不跟我說一聲?」

「我每回出差的時間有長有短,地點不見得都在臺灣。而且,要是知道我會回來卻仍然見不到面,這樣才更加令人失望吧。我有我身分上的顧忌,這點妳不是早就明白了嗎?」

滿夜咬了咬下唇,「可是你這次明明去見了月老闆。」

「因為這次剛好需要他提供協助,如果我需要妳幫忙的話,自然也會找上妳。」

言下之意,就是滿夜對他一點助益都沒有。她的喉頭湧上一陣苦澀。

「我以為……」

「我親愛的小夜子,妳認為妳是我的誰?」貳晃失笑,「同學?團員?朋友?」

「你的確沒有告知我的義務,但--」

火車即將駛動的提示廣播再度響起,人群們按照站務員的指示往後退,中斷了滿夜的話語。

喀隆--

軌道上的列車漸漸駛離月臺,遮蔽視野的煙塵漸漸落定後,露出中間鐵軌和對面的第一月臺。人潮減少了大半,視野頓時開闊許多。

一抹醒目的夕色餘暉落在對面的月臺上。

滿夜頓時明白自己被婁宿給擺了一道,卻沒有明顯的情緒起伏。

「之前你說過,只要我再往前一步,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事物。」

貳晃站在第一月臺,身穿黑色西裝外套,搭配淺色襯衫和深色長褲,一頭夕色長髮以髮圈鬆鬆束起,垂落肩頭,過長的兩鬢隨風飄盪,一手插在口袋,一手持著手機,好整以暇地望著滿夜。

「嗯,我是說過。」貳晃以十指爬梳著被風吹亂的頭髮,微微右傾。「那又如何?」

她用力地深吸氣。

「貳--晃--!」

來自話筒與對面的呼喊形成雙重音效,貳晃挑眉,饒富興味地凝視著她。滿夜周圍的人群無不皺眉或困惑地看著這名少女,她不畏懼旁人的目光,朗聲宣告:

「既然你不過來,只要我過去就可以了。」

貳晃一愣,滿夜堅定的口吻和語氣令他想起了某個熟面孔。

半晌,他淺嘆,以滿夜聽不見的音量低語,「偏偏選在今天啊……」

「小夜子,聽好了。趁今天我把話一次說清楚。」

貳晃露出微笑,嗓音格外低沉溫柔。

「我最討厭一直在後頭緊追著我不放的人了。妳這樣做,令我非常困擾。」

滿夜呼吸一窒。

「為什麼不乾脆放棄?我們之間的距離,無論妳怎麼追趕都不會縮短的。妳想堅持到什麼時候?」

「貳……」

不等滿夜反駁,貳晃垂下手機,將通話切斷。

滿夜錯愕地看著貳晃。

--不要走。

--不要從我面前離開。

還沒有,將那句話告訴你。

滿夜內心無聲地大喊著,下一班列車減速入站而轟然鳴響,在車體阻隔兩人視線的瞬間,看見他舉手揮別。久久回來一次,就這樣離開了。不知道下次見面是幾天、幾週、幾個月之後。

不過是滿足自我地說著好聽話而已,拉近距離什麼的,根本辦不到。

他和她從來都不屬於同一個世界。

她找了張椅子坐下,將臉埋進手心。無視站務員的關切詢問,無視其他乘客的異樣眼光。胃袋揪疼不已。人群似乎靜止了下來,周圍變得寂然。

列車即將離站的廣播再度響起。為什麼今天這麼多班次?連假……啊、對了,今天是四月……

一道陰影壟罩住滿夜,她正想要說自己沒事時,溫暖的力道輕拂過頭頂。

「騙妳的。」

滿夜想抬起頭,但他卻用雙手罩住了她的眼睛。

「作為妳窮追不捨的獎勵——」貳晃輕笑,溫聲道:「接下來要說的是實話,不可以抬頭,這是規矩,以後有機會再跟妳說明。」

「小夜子,妳知道嗎?我很喜歡愚人節。」

接著一陣衣物摩擦聲,貳晃單膝跪下,屬於他特有的淡淡香氣縈繞在身側。

「在這天,不管編織多少謊言都能夠被原諒,人與人的互動中,充斥著無法辨認的真假虛實。藉由刻意製造出來的距離,反而可以傳達出平常不被允許的話語。」

他果然還是捨不得用傷人的反話來告訴她真相,再看到她蹲下落淚的瞬間……他就後悔了。

「我往後仍然不會告訴妳回來的日期,因為妳會不顧一切來見我,就像剛才一樣。對現在的妳來說,不該這麼關注我這樣……的人。妳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面對,像是課業、樂團、未來……明白嗎?」

感覺到掌心傳來溫熱濕潤,貳晃一顫,他放柔了聲,「我雖然不願受規定約束,但有些鐵則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打破的。我和妳分屬不同世界,光是這樣和妳談話,其實就已經遊走在懲處邊緣。妳是個聰明的女孩,一定可以理解的。」

滿夜背脊因為壓抑情緒而顫抖,揪住貳晃的衣襟,傾身靠在肩上,黑色西裝外套的肩膀布料漸漸被水滴濡濕。這個角度看不到彼此的表情,故貳晃鬆開手,轉而托住她的手肘維持平衡。

「我討厭你。」

「嗯。」

「我一點也不想見到你。」

「好。」

「初戀竟然是你這樣的對象真是太悲慘了。」

貳晃莞爾,「這是告白嗎?」

「才不算。」滿夜吸了吸鼻子。

貳晃失笑。在打著「愚人節」的保護傘下,人們可以比平常更加口不擇言,以謊言包裝實話。

「貳晃。」

「嗯?」

「你快趕不上火車了。」

「沒關係。」落步車站有別於普通火車,況且列車長早已習慣他們的不準時。

她隱約明白貳晃不讓他看到臉的原因,只要她沒有「看見」貳晃,即使他說了有違職責的內容,也不算觸犯規定。

「貳晃。」

「嗯?」

「可以待到晚上嗎?」

「……不行,別想得寸進尺。」

「既然你不跟我說你要回來,我自己誤打誤撞找到你,沒關係吧?」

貳晃淺嘆,「我要真有心不讓妳找到的話,不管妳找幾個占卜師都沒用的。今天這樣真的是……特例。」

他們犯規的話頂多被關禁閉或革職,倘若和一般人扯上關係……他閉上眼,腦海立刻浮現玖裴脫離組織的背影。不只是他們本身,就連相關的圈外人也會被牽扯進來。老大不會放過任何擾亂規則的可能性。

「既然今天是愚人節的話,表示剛剛你說的那些話--」

「同樣的話我可不說第二次喔,小夜子。」

貳晃輕推開滿夜站起身,她睜開眼,貳晃已經轉過身背對著她,恢復成兩人之間原本的距離。

「說謊的人、說出真相的人,到底哪方才是愚笨的人呢?小夜子,下次見面時,再告訴我答案吧。」

滿夜怔怔地看著貳晃消失在人群中,夕陽逐漸西下,內心卻比方才要踏實許多。

至少,她衷心期待著下次見面的那天來臨。

《END》

搭配的插圖。

越寫越覺得貳晃很像某個人,好討厭XD

結果這篇一寫就是兩個月(4/25開坑到6/23補完)今年第一篇完整的短篇文字創作(該檢討了)

本來想簡短完結沒想到爆字數快6000字,其他細節下次有機會再補完,反正還欠房東一堆三題XD

貳晃跟滿夜的故事沒意外就是用三題倒敘補敘的方式呈現……吧。

感謝你們的閱讀,我們下次見~

點閱: 8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