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Lobelia(紡湖篇01:感冒)

Last modified date

  –

  「歡迎大小姐回來。」

  紡面帶職業笑容,將璇帶位至吧臺旁的雙人座,拉開座椅等待她坐定後,單膝跪下,將包包放入置物箱。璇瞇起眼,看著他兩頰的髮因動作而輕晃,內心感到一片幸福。

  即使她的本命是家主九歌,依然貪戀紡俊俏精緻的外貌。反正服務費都花了,多看幾眼不犯法。

  平日午後歸宅人數較少,按照往例推算,這個時段包場的機率高達90%,她看準了這點才下定決心請假過來。反正她今天狀況極差,就算待在工作崗位上,也只會拖累大家而已。

  紡攤開餐巾,鋪在她腿上,再將計算用餐時間的沙漏擺上。刻意迴避她的視線,不冷不熱地詢問:「大小姐想好今天要用什麼餐了嗎?」

  她是常客,菜單的內容早已滾瓜爛熟,故他在服務時,向來省略遞上菜單這個環節。

  璇可憐兮兮地笑著,抽了抽鼻子。

  「那個……可不可以給我一杯熱檸檬汁?」

  

  

  「哈啾……!」

  「大小姐,這是妳回來後第三次打噴嚏。」紡踩上椅子,將壁扇關閉,免得她又吹風受寒。

  「在夏天感冒好痛苦唷,還好有紡在,不然我真的要掛了。」

  璇將手貼在高腳玻璃杯緣,裝盛著金碧果汁的容器上傳來熱度。菜單上沒有熱檸檬汁,平日宅邸供應的檸檬水也以常溫或去冰為主。在她點了這道隱藏品項時,紡的眉頭連皺都沒皺一下——這是熟客才有的福利。

  「我們這裡不是醫院,建議大小姐還是去看醫生比較有幫助。否則萬一病情加重,不是我們樂見的。」

  「我現在還好,只是有點咳嗽而已。」璇啜了口檸檬汁,感受無糖的極酸滑過喉頭,墜入胃袋,帶來一陣溫暖。「等我休息夠了就會去了嘛,不要趕我走,好不好?」

  正在吧臺清洗茶壺的紡溫聲道,「今天歸宅人數較少,當然歡迎大小姐待到您想離開為止。」

  興許是感冒的影響,她說起話來比平常還要肆無忌憚。

  「為什麼你對我時好時壞啊?有其他人在時甜膩如糖,只有我時,又冷得……好像我們之間隔著冰山似的?」

  「您多慮了,我對每一位大小姐都是一視同仁地用心服務。」

  「騙人,你看,皮笑肉不笑的……以為我……哈啾,看不出來嗎?」

  紡停下清洗的動作,背對著璇,任憑水龍頭繼續嘩啦啦奔流。

  「大小姐很介意這種溫差?」

  「當然啦,我會回來這裡,就是想得到治癒的嘛。花了錢卻看不到笑容,很吃虧耶。」

  紡聞言,斂起了職業笑容,嗓音帶著嘲諷,「為什麼我一定非笑不可?」

  「因為你笑起來很好看呀。」

  「我親愛的大小姐,妳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他轉過身,拿布巾擦乾雙手,十指爬梳著微亂的白髮,茶褐色的眸隱約流轉著紫紅色的光芒,「我們這裡是喫茶館,公關店的話在另一條街上。」

  「如果是九歌的話,才不會說這種話呢。」璇一把手玩著搖鈴,低語道,「不能再溫柔一點嗎?我今天是病人嘛。」

  「既然如此,大小姐為何要特地挑家主外出的時候回來?」紡淡淡道,將茶壺放進烘碗機內,按下開關。

  璇身體一僵,乾笑道,「嗯?我哪有啊?哈哈……」

  紡輕抵著下巴,側著腦袋,「我記得,中午有一位大小姐打電話來訂位時,還特地追問了家主在不在。而今天下午的訂位只有一人……妳說這個巧合奇不奇怪?」

  璇向來鬥不過紡的伶牙俐齒。也許他在外人面前總是八面玲瓏、游刃有餘地討好每一位大小姐,但她知道,獨處時話中帶刺、中肯犀利的一面,才是紡的真面目。

  她主動認輸,索性趴在桌上。

  「告白失敗後,我沒有勇氣面對他了啊。」

  「既然如此,大小姐何不就乾脆畢業?」紡從架子上取下茶葉罐,秤重後倒進白色茶壺裡。

  「你說這話,被他聽到當心扣你薪水。真可惜剛剛忘了錄音呀,不然就有把柄可以威脅你囉。」璇嘻嘻笑道。「我放不下你們啊。即使被當成了傻子,還是無法無視想回來的心情。紡的觀察入微、后的隨性散漫、知更的溫柔如水、九歌的……」她頓了頓,羞怯而傻呼呼地笑著,「這一切……真的很美好……」

  紡安靜聽著璇對Lobelia的感想,一邊泡著茶。計時器響起,他將剛泡好的茶濾了濾,多道繁瑣手續處理後,倒進有著羽翼狀杯柄的白色瓷杯,端到璇的桌上,同時遞上擦拭雙手的濕紙巾,為她撕開。

  「喝下去。」他連敬語都省略。

  「這是什麼?」

  「紡的特製感冒藥。」他想了想,補上一句,「要治失戀也可以。」

  後半段的玩笑話,璇卻笑不出來。她默默接過茶杯,吹涼後乖巧地一飲而盡,馬上爆出一陣嗆咳。

  「咳……你加了什麼?一開始喝像紅茶,又好像有肉桂跟咖啡的味道,最後竟然會辣……」

  紡悠然地收走茶杯,「商業機密。下次開始要收費了。」

  璇抽出紙巾擦了擦嘴,「治療失戀最好的方法,是不是喜歡上另一個人?」

  「見仁見智。」他含糊道。

  「紡的答案呢?」

  他側頭認真思忖,輕敲了敲額際,「時間。人生不是只有戀愛而已。」

  「紡的答案好像老頭子啊,明明你看起來比我還年輕……真不公平。」璇順了順呼吸,「那,紡有喜歡的人嗎?」

  「大小姐,這個問題涉及隱私,恕我拒絕回答。」

  「嗚……好嘛……」

  璇將剩餘的檸檬汁喝完,咚地放在桌上。托著臉,等他來收走高腳杯後,接著又趴下。

  「是大小姐嗎?還是執事?」

  這小妮子真是不放棄。紡嘴角抽了抽,「就算大小姐問一百遍也一樣,無可奉告。」

  「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每個人有了喜歡的人之後,都會像我一樣,想到他就傻笑,見到他就像上天堂一樣。無時無刻都希望能夠陪在他身邊,碰觸他抱抱他……」

  「這叫戀愛腦,在醫學上分類為絕症。」紡冷冷吐嘈。「要是每個人都像大小姐一樣,世界早就毀滅了。」

  璇委屈地扁了扁嘴,「你今天講話真的很酸耶,就不能哄哄我嗎?」

  「因為大小姐點了無糖檸檬原汁。」紡淡淡道,「如果需要全糖服務,可以改天歸宅,找后或是知更為大小姐服務。」

  面對紡的冷淡絕情,璇不再說話,他也樂得繼續整理吧臺,一邊跟內場確認晩場的餐點數量。足足有十分鐘,只有古典樂充斥著整間宅邸,氣氛渲染上一份優雅寧靜,他抬頭看了壁鐘一眼。

  「大小姐,距離出門時間還有八……」

  紡轉過身,看見璇抱著熊鼾甜入眠的睡相,不禁失笑。他踩著安靜無聲的步伐靠近她,紫褐雙眸沈靜而閃爍光輝。凝視姣好的睡顏半晌,他撩起璇散落在頰上的柔順黑髮,垂首一吻。

  「嗜睡可是特製感冒藥的副作用,我親愛的大小姐。」

  他走到門口,優雅地把「營業中」的牌子轉向「準備中」,脫下黑色執事外套,露出合身的灰色背心和長袖襯衫,將睡得不省人事的璇打橫抱起,臉頰輕貼著她的粉額。

  「真傷腦筋,果然發燒了啊。」紡喃喃道。

  因為紡的體溫較低,發燒昏睡中的璇因為貪戀冰涼而主動蹭進他的頸項。

  面對突如其來、觸犯宅邸規範的碰觸,他漾起如狐狸般狡黠的笑容。

  「大小姐,我有個降溫的好方法哦……吶?」

  

  《END》

  每次感冒都要來一篇感冒賀文才會好的樣子(爆)

  

  

點閱: 1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