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糖果

*赤×月(清水BL)

男孩坐在屋頂上,覆著長睫的灰眸輕眨,神色從容。

身上衣著雖不似貴族豪奢,但也並非平民買得起的常見款式。雙腿纏綁層層繃帶,透出淡淡的半乾血跡。

他抬眼望向蒼穹,飛鳥掠過。伸出纖細雙臂,紅符射出。

鏘啷!鎖鏈聲隱隱作響,藍光乍現,鳥兒被無形之力束縛,動彈不得。驚慌地數度掙扎,趕在墜地前振翅逃脫,拍落數根羽毛。

男孩接住墨黑羽片,露出笑容,雙腿輕踢,哼起破碎的曲調。

江流市,風月館。

一陣急促跫音響起,伴隨無數聲嬌笑,在館內引起不小騷動。煙花女子們對這位並非為了尋花問柳而來的年輕客人,感到額外興味盎然。

「過來玩玩嘛,我們這只招收容貌最上等的女孩唷。」

「……我不是來玩的,抱歉,借過一下。」

「哎呀,年輕的小哥,走得這麼快,會錯過不少周遭的美景唷,嘻嘻。」

「不、不不、不好意思,我今天來這裡其實有要緊事……」

「今天不行,那明天來嘛,萬萬不可失約,奴家會在此等候您的。」

月隙不斷婉拒各種暗示邀約、閃開嬌豔女子們的肢體接觸,走避到二樓,好不容易找到陽臺一隅,靠在柵欄邊透氣。

陽臺下方緊鄰著花壇,風月館後院群花爭豔,萬紫千紅,濃郁花香撲鼻而來,沖淡了月隙身上沾染的胭脂水粉氣味。

「線索到底在哪裡呢……」月隙嘆息道。

自那日無日峰遭人襲擊以來,弟子失蹤逾半年了,音訊全無。

從風月館的二樓遠眺,正好能將整個太尚門地區和遠處的白青山脈風光盡收眼底。為了珍貴材料遁地而來、往返於各大迷宮的俠士遊客多如過江之鯽,令此區域熱鬧不少。風月館也因此受惠,人潮絡繹不絕。

「嗯?」

月隙向左側望去,目光被對面矮牆上的孩童身影所吸引。

那男孩灼髮華衣,體態纖細,視線落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貌似在找尋什麼、卻又縮著身子像在藏匿蹤跡。這位置隱密度極高,周圍樹木伸長枝椏遮蔽,若非月隙的位置恰好於此,肯定難以發現孩童。

月隙叫住他:「喂,那邊的紅髮孩子!」

孩童轉過身,和月隙對上眼,偏了偏頭。在陽光照射下,孩童淺灰雙眸盈著星色銀輝,膚色白皙,五官小巧精緻,覆著柔軟細毛的皓白狐耳及尾巴,是專屬燐族的特徵。

月隙伸手探入懷中錦囊,轉手拋出赤紅糖球。

「接好囉,是蘋果口味的糖果,顏色剛好和你的頭髮一樣。」

孩童張手接住,瞅著掌心的紅色糖果,一臉懷疑。

「沒毒的,哪,你看。」月隙摸出一模一樣的紅蘋果糖,丟進嘴裡嚼碎品嘗。

孩童沒有吃掉糖果,而是用手帕包好收進腿側的囊袋。

月隙聳聳肩,笑道,「你在玩捉迷藏嗎?」

孩童思索半晌頷首,「嗯,在躲人。」

「不能被誰找到?有什麼特徵嗎?我幫你留意吧,我這邊視野不錯,可以提醒你該往哪邊逃跑。」

「不用了,謝謝您。」

月隙靠在欄杆上,有感而發,「要是我那些弟子有你的一半獨立跟禮貌就好了。個個都喜歡頂撞我,明明我才是師父呢。」

「師父?」

「是啊,你有聽說過洪門嗎?」

孩童怔了怔,「洪門……」

「大俠、大俠!您詢問的那件事,有點眉目了!」

樓下小廝的呼喊聲打斷了對話,月隙聞言神色一喜,朝孩童揮手道別,「我有急事先走了,有緣下次再見囉。對武功有興趣的話,就來御龍林的無日峰找我吧。」

語罷,月隙旋踵步入室內,頭也不回地將明媚風光景色留在身後。

在他轉身的瞬間,那孩童被人一箭射下牆緣。

都是那顆糖惹的禍。計畫失敗,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孩童步履蹣跚,痛苦喘氣。腿上傷口泊泊流血,繃帶髒污不堪,原先的傷口並未痊癒,現在更是雪上加霜,血跡蔓延一地,舉步維艱。

被捕獲後,他背水一戰,使盡全力殺光守衛,連夜負傷逃出。雖暫無追兵,但依他現在的體能,能否撐到天亮都還是個問題,更遑論出城。

一聲脆響,紅珠彈落面前,滾動於地。他感到眼熟,手背輕碰口袋--早上收到的糖還在,那麼這顆糖是哪來的?

喀、喀噹。一顆顆蘋果糖滾落前方道路,銀月照射下反射紅潤光澤,彷彿有雙隱形的手從空中一把灑下。

然而,四下無人。

孩童眨了眨眼,痛楚讓思緒更加清晰。他踢了踢最近的糖果,沒有任何異狀,清脆聲響迴盪在街道上。

他往蘋果糖的方向舉步前進,沿著陌生小徑穿梭在入夜的江流市中。這糖果所指引的方向,別說追兵,甚至連更夫都沒遇上,安全得令他詫異。

最後一絲力氣用罄,他砰地摔倒在地上,雙腿已然失去知覺。

八成,要死在這了。

他蜷縮身子,臉頰貼著冰冷磚地,濃重血腥味充斥鼻間,等待死亡一步步接近自己。

跫音響起,一雙他不曾見過的鞋履映入眼簾,冰藍幽光在牆上浮動,劍身纖細如羽,

來了。他閉上眼。

「老天……你怎麼會傷成這樣!我帶你到醫館給大夫治療!」

溫暖的臂膀擁他入懷,孩童用力搖頭。月隙苦笑:「這樣下去,你會死的啊。你的親人呢?」

「……沒有。」

「不找大夫、也沒有親人,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孩童試圖掙脫他的手臂,月隙見狀連忙將他抱好。

「哎,你再亂動的話,傷口會裂開的。若你沒地方待的話,要不,先來無日峰吧,我有幾個信任的大夫,等傷養好了,再決定去處也不遲。」

孩童伸出手,揪住他的衣襟,視線因失血和失溫而模糊。

「……那些蘋果糖,是你撒的嗎?」

「什麼?」

「……沒事。」

月隙忽略他古怪的問題,以黑底紅邊的長版大衣將孩童裹好。這附近應該沒有武林盟的人吧?

「我是月隙,月亮的月,縫隙的隙,也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赤軌。」

那天,兩人初次相遇。

《END》

原來這篇其實是萬聖節賀文囧 也拖太久XD

104.10.27

點閱: 13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