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Lobelia(知更篇02)

*一句企劃。

--Lobelia執事喫茶,是一間以執事文化為特色的餐廳。

夕陽西斜,宸一身中性服裝打扮,站在店門口,輕按下門鈴,等待服務人員前來接待。

她曾經是這裡的常客,由於地利之便,為了消除疲勞,經常一下班就來這窩到閉店。因工作繁忙,她已經近半年沒有踏足於此。看著門口的菜單和介紹,感到十分懷念。

「大小姐,歡迎回來。」

一名高挑纖細的執事打開門,宸的視線落在他胸前的金屬名牌,上頭鑲嵌著金色的「知更」二字。對方接手她的包包,將她迎入宅邸,溫柔優雅的禮儀舉止無懈可擊。

宅邸內另有一位實習執事在桌間服務,胸前還沒有名牌,動作生澀,也抬起頭向宸點頭微笑。

知更將她帶位至靠近吧臺的單人座,包包放進置物櫃,為她舖好餐巾並送上菜單,「請問大小姐需要菜單介紹嗎?」

「不用。」宸大略翻了翻菜單,發現她忙碌的這段期間,宅邸的菜色更迭不少,「我要一份英式High Tea,主餐雞肉,果醬黑醋栗。」

她連執事會詢問的主餐、果醬都一併回答完畢,知更輕頷首為她完成點餐。

「請問茶品需要升級嗎?」

「今天晚上有含酒精的執事特調嗎?」

她本身不太喝酒,卻很喜歡氣泡飲料般的酸甜調酒,酒的苦味能藉著汽水或果汁掩去--即使酒本身的後勁卻並未因此減少。

「店長今日外出,大小姐要點我的調酒嗎?」

「好啊。隨便你調,不要太苦的就好。」

宸答應得很爽快,知更臉上掠過一絲訝異,轉瞬即逝。

「好的,已為大小姐完成點餐。」語罷,知更回到櫃台繼續處理餐點事宜。

今晚的客人不少,宸眼角餘光瞥見知更遊走在各桌之間,時而溫柔時而調皮,舉手投足間散發著自信,擄獲全場大小姐的注目。今晚又有多少人淪陷於他的笑語關心下?

知更送上餐點,為她撕開擦手巾,宸安靜地享用著她的晚餐。調酒因處理過程繁複,照慣例待及所有客人均出餐完畢後,執事才會開始準備。

宸留意到坐在窗邊單人座的黑色洋裝少女,知更在那桌駐足了特別久,和那名少女相談甚歡。準備品茶的對方抬眼,和她四目相交,宸不自在地別過了視線。

所有桌次的餐點都上菜完畢後,知更自二樓拎著冰桶和幾瓶酒飲拾階而下,宸隔著走道看他優雅俐落地混合酒液,並以攪拌棒沾取塗於手背淺嚐試味。眨眼間,一杯藍綠色調酒端上桌,小巧的馬丁尼玻璃杯緣綴以檸檬切片。

宸從不同角度拍了幾張照片,「這杯調酒有名字嗎?」

「日酒見人心。」

「你可以再唬爛一點。」

宸淺嚐一口,這杯調酒口感滑順、酸甜清冽,末了還帶點辣勁,卻完全不苦。沒想到他有將她隨口說說的吩咐聽進去,她配著司康將「日酒見人心」喝完。

知更收走空盤,宸打了個呵欠,睏意上湧,牆上時鐘指針目前停在七點半,距離閉宅還有一個小時,睡會兒應該無妨。

「大小姐累了嗎?」

「嗯,我想小睡一下。」

「好的,大小姐,那我為您整理桌面一下。」

知更替她將桌巾及餐墊收去,她找了個舒服的角度趴下,任由無邊睡意將意識淹沒。

當宸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就連吧台桌燈和茶葉櫃的裝飾燈都熄去。她從包包摸索出手機,螢幕上顯示九點半,已經超過閉宅時間一個小時。她切換手電筒功能,站起身,肩頭滑落一件執事外套,上頭別著金屬名牌。

燙金的「知更」二字反射著光芒,她微愣,把外套挽在手上。

「有人在嗎?」

宸高舉手機,光線映照出宅邸內部,顯然已經做完例行性的清潔作業,桌椅均已歸位。她走到門口,鎖孔彷彿被人灌了水泥般,門把紋風不動。窗外全然黑暗,連路燈跟月光都照不進來。

果然不該喝酒的,出現幻覺了吧。

宸往回走,試著撥打電話,卻沒有訊號。她徹底懵了,現在是什麼情況?

樓梯轉角傳來陣陣乾嘔聲,她走過去,繞過雕花屏風,看到朦朧幽影在黑暗中趴在地上,手機燈光一照,映射出知更。

不久前周旋於大小姐之間談笑聲風的知更,此刻趴跪在地上,不斷嘔出黑色液體,滴滴答答蔓延一地,眼角浮現奇異花紋,眸色褪成銀綠色,黑色霧氣繚繞於周身,散發出令人畏懼的詭異氣息。

身穿黑色洋裝的少女站在一旁,雙手環胸,粉嫩唇瓣噙著笑,「哎呀,是稀客呢。」

「知更他怎麼了?」

「為了活下去而飢不擇食,吃了太多髒東西,所以搞壞身體了。」少女把玩著自己的髮尾,語帶憐憫,「身體起了排斥反應,正在把那些東西吐出來呢。」

「……髒東西?」宸不認為是食物中毒這麼單純。

「妳以為他不斷討好大小姐是為了什麼?業績?虛榮心?肉體歡愉?」少女刻薄地笑道,「他是我豢養的魘,以吃食傾慕及美夢為生。這種生物啊,明明有著人類的外表,卻沒有心。不懂得節制,貪得無厭,下賤的生物,就算死了也很容易找到替代品。」

宸看著虛弱喘息的知更,在他身旁蹲下,將外套披在肩上——一如他為她做的一樣——並擦去他唇角的污漬。

「是啊,他們有著人類的外表,卻不是人,但他們仍然有尊嚴。無論他是不是欺騙過人、傷害過人,他都不該遭受到這種待遇。我也不管妳是他的飼主還是什麼的,他都已經這麼難受了,是人都不可能坐視不管。」

宸的體溫透過布料上傳遞過去,知更閉上眼,呼吸漸漸平順。

少女笑出聲,「尊嚴?別說笑了,他--」

啪。

知更扯下頸間的項鍊,徒手捏碎墜子。昏暗的週遭頓時射入光芒,恢復成原本宅邸該有的明亮。少女眼見結界遭打破,氣急敗壞地退到陰影處。

「你……你竟敢這麼做,失去我,你也活不久了。」

少女的尾音顫抖,身形逐漸淡化,隨著最後一抹黑暗消失。知更扯出笑容,蒼白的唇瓣無聲開闔,接著雙眼一閉,暈了過去。

「日久,見人心是嗎?」

宸看著暈倒在自己懷中的知更,拿起手機,思考著要先撥電話給店長還是醫院。

《END》

寫這篇其實各種羞恥,但我好想寫題目那句話:3

點閱: 10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