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弄青梅(01:加班)

【11/14】【題目】 #一句企劃

「人類總是從自己選擇的人生看向自己沒有選擇的另一種人生,感到羨慕,感到後悔。」

尹甄x季懷

季懷結束手上最後一份報表,伸了伸懶腰,將電腦關機,準備打卡下班。抬眼看向牆上時鐘,已經超過八點,心裡盤算起待會要去哪吃消夜。

行經行政組的辦公室時,窗內隱約透出亮光,看來留下加班的人不只他一位。他輕輕推門而入,擁擠的辦公室內只有一臺電腦仍然亮著,茶水間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尹甄?」

水聲戛然而止,尹甄從裡頭走出,拿著毛巾擦乾臉上的半乾水痕。她身穿粉色的公司制服,個頭嬌小,長髮在腦後用髮圈簡單束起。

「紀組長?你、你還沒下班呀?」

「嗯,在整理一個案子的報表。妳怎麼也還沒走?」

「這禮拜五的活動還有些文件要趕,不加班做不完。」尹甄擠出笑容,快步回到座位,將毛巾晾在座位後方的掛鉤上,邊桌堆滿許多草稿和文件夾,「組長先回去休息吧,我再半小時就差不多了。」

季懷不鹹不淡地道:「我說過,私底下可以去掉組長二字。」

「對我來說現在還是上班時間,如果鬆懈了,工作幹勁也會受到影響的。」她一派自然地繼續敲打鍵盤,修改著活動手冊的內容和格式。

季懷沉默半晌,道:「那我走了,妳好好加油。」

說不擔心是騙人的,但既然她把話說得如此明白,他也不便過於干涉。季懷剛按完電梯,臨時想到一事,便又步回辦公室,打算徵詢尹甄的意見。

「尹甄,我--」

門一推開,他就這樣撞進她的婆娑淚眼中。

「……」

「……」

方才門一帶上,尹甄聽著外頭電梯門開關的聲響,再度熱淚盈眶。她一看見季懷過來,心中壓抑的情緒再度被勾起,加上近日的工作勞累、身體疲倦,精神已經來到臨界點。

她閉上眼,咬住牙,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但淚水卻流了滿腮。只要五分鐘就好。跟以往一樣,被工作逼得喘不過氣時,讓自己發洩五分鐘,一切又會恢復原狀。

辦公室的門倏然打開,尹甄來不及掩飾臉上的狼狽模樣,被季懷盡數收入眼底。

前者僵住,後者頓足。

「妳……」

「別……別管我。」

尹甄崩潰,頓時淚如雨下。季懷揉了揉眉間,果然不是他的錯覺--她在哭。

季懷嘆氣,「……妳明知道我不可能不管妳。」

他從桌上拿了包衛生紙遞給尹甄,她倔強地以手背抹淚。大樓下方隱約傳來人群喧譁的聲響,襯托出此刻的安靜。

「我能力差勁,做事沒有效率,對工作沒有熱忱,辜負別人的好意跟付出……我是個人渣垃圾……安於現狀不求上進的廢物……」

季懷雙手環胸,「如果這份工作對妳來說可有可無,那何不乾脆辭職?」

「不行辭職啊,我還有房貸、保險要繳,還有貓咪要養,不能辭職……」尹甄哭得哽咽。

季懷道:「認真工作不就好了?」

「我只是個臨時雇員而已,隨時都有可能被資遣,你這個正式編制下的組長怎麼可能明白我的心情。上班上得好悶,想要偷懶一下,但馬上被罪惡感淹沒……」

「上班摸魚還說得這麼理直氣壯……」 季懷失笑,「這也是妳自己選擇的,怨不得人。大學期間妳做了什麼準備?妳有好好把握每個機會嗎?」

「你說的我都知道,可是……」

「如果妳還需要這份工作,就拿出相對應的決心出來給我看。」

尹甄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不斷墜落,季懷看得心堵,索性握住她的右腕,將她一把拉起,推到隔間後的會議沙發座區,瞇起雙眼。

「既然不想工作,就來做點別的吧。」

《END》

「妳明明可以再……更依賴我一點的。」

初衷是想寫一個加班到深夜在辦公室哭粗乃的女生被治癒的故事。

篇名是弄青梅,兩人是國小國中高中都同校同班的青梅竹馬。

看著明明實力差不多的青梅竹馬卻是自己的上司,那種不甘心與羞愧感是我很想寫的。

白頭吟或弄青梅都可以寫都很好吃ww白頭吟的是比較溫暖的安慰,有機會再寫。我想吃肉但每次一寫到肉的場景就沒手感了只好腦內補完。

對了中間的喧嘩聲是彤華撿到奎光的橋段wwww

106.06.29

點閱: 9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