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非禮Ⅰ吻篇(番外03:同學會)

Last modified date

【小魚兒 邀請您加入「We Are The BEST 18」的群組,是否加入?】

手機通訊軟體上跳出這個訊息,白歲滑開螢幕保護鎖,看著設為群組的國中畢業紀念照,想起那三年的種種回憶,心底一暖,毫不猶豫選擇了加入。已加入成員目前共19人,還有一部分正在受邀,群組陸續擴大中。

群組記事本那開了一個自我介紹帖,方便大家核對身分;另外還有一個投票帖,主題是畢業十年同學會的時間跟地點。兩三天過去,大家票選出鄰近國中母校的日式定食餐廳,時間是聖誕節前一天。

這次同學會有幾個特殊條件,穿著制服者,每人折抵一百元;攜眷者,每人折抵五十元;持有國中時期物品者,視真實性和紀念價值折抵五十到一百五十元不等。

白歲在衣櫃翻了許久,找到自己的國中校服,因為體型抽長的關係,裙子短了些,但還是勉強穿得下,她接著翻找起以前的筆記本。

「在找什麼?」凱恩風塵僕僕地返家,一手拎著圍巾,一手拍去肩上的雪屑。

兩人的關係穩定後,他們托紅炎為他們找了間房子,定居在交通機能便利的郊區。

「找到了!」白歲開心地抱著黑色筆記本,轉頭向凱恩甜美一笑,「國中要開同學會呢,在聖誕節前一天。你看,他們還有安排特殊活動,攜家帶眷、穿著制服跟攜帶相關物品都有折抵。」

「制服就算了,別勉強自己。相關物品看來你已經找到了,至於攜家帶眷--」凱恩垂眼,揉揉白歲的髮,歉然道,「那天總部有事,無法陪妳去了。」

白歲倒是不介意,反過來安慰地抱了抱凱恩,「沒關係,下次還有機會嘛。」

凱恩在白歲旁邊,一同翻閱國中畢業紀念冊。看著當年生澀的面孔,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如何?

同學會當天,寒流來襲,凍得人直呵出白氣。

白歲踩著長靴、扣緊羊毛大衣,底下穿著國中制服和褲襪,頂著寒風走入約定好的餐廳。門鈴撞響的那一刻,鼎沸人聲霎時向她淹沒過來。

這次同學會特地定了包廂,視線穿過半掩的拉門,白歲看到許多熟面孔,原本緊張不安的情緒,也被多年不見的老同學們給沖淡了。程彥朗的身旁坐著個子嬌小的未婚妻、剪去及腰長髮的顏妤正在向她揮手。

「小歲小歲,來這邊坐。妳還有留著制服啊,真好!」

「今天怎麼沒帶與襄一塊來?」白歲說的是顏妤的女友,先前私下聚會時見過幾次。

顏妤吐了吐舌,「服務業嘛,她說能請到聖誕節陪我過就不錯了,同學會還是免了,不然又要被上頭釘得滿頭包。」

白歲點點頭,能夠了解,「那正好,我們兩個今天就一起作伴吧。」

顏妤奇道,「小歲現在還單身?」

「嘛……現在是有喜歡的人。」白歲含糊道。畢竟凱恩的身份特殊,她也不想徒增混亂。

這次的同學會主辦人,唐宇見人來得差不多,便以幾個當年耳熟能詳的笑話暖暖場子;侍者一一送來精緻可口的餐點,白歲點了溫野菜烏龍麵,記得出門前,凱恩曾叮囑她體寒少吃炸物、多喝些熱湯保暖。

餐桌間同學們有說有笑,大半以上都是攜伴出席,甚至有人懷裡抱著愛的結晶,場面熱鬧不少。用餐告一段落,白歲從包包翻出畢業紀念冊,上面滿滿的簽名痕跡,登時成為全場焦點。

「這是我的字嗎?什麼友情可貴?天啊,當年還真敢寫。」

「白歲妳當時拿給光頭簽名喔?哈哈哈,全校大概只有妳去找他簽名。」

「欸,上頭怎麼沒有我,不管,現在補簽也一樣。借我枝筆……」

國中時代充滿塗鴉的課本、寫滿接龍小說的筆記本及畢業記念冊在座間傳遞,彷彿有人燃起了那根火柴,在熱食的霧氣氤氳和燈火間,時光倒回了數十個四季,流轉的春夏秋冬間,有些情誼始終是不變的。

「在回顧完這些國中時光後,真心話大冒險時間來啦!」

唐宇突兀地拍桌,取出一個陳舊的紅色彩球,顏妤見狀便拉著白歲直指說道,「那不是國中啦啦隊比賽的彩球嗎?」

「沒想到她還留著啊,而且還保存得這麼好。」白歲驚訝道。

「沒錯,就是十年前啦啦隊比賽的彩球!」唐宇拋了拋彩球,「現在呢,我們要傳這顆彩球,一邊唱校歌,校歌唱完的時候,停在誰手上,誰就必須真心話大冒險。主持人最大,說了算,不得有異議!」

伴隨著熟悉校歌,第一個被傳到彩球的是程彥朗,他露出一如國中時的開朗笑容,「喂喂,這是故意的吧?既然這樣,那我選大冒險吧。」

唐宇彈了個響指,這次同學會的協辦成員,從外頭自助吧捧進了一杯加了冰淇淋、辣椒、沙茶、千島醬等各種複雜調味料的綜合咖啡進來,全場鼓譟起來。

程彥朗一直是班上的開心果,這次也沒有掃興,接過飲料後一飲而盡,甚至還賣了個閃,在未婚妻的唇角上偷香了一口,單身的同學們發出不滿的抗議聲。

彩球持續傳著,突然有道人影從門口閃入。

「嗨。」耳熟的女低音從後方傳來,白歲轉頭過去看,顏妤激動得眼眶都紅了。

「襄襄?妳今天不是有班?」

「經理提早讓我跟同事換班,我就趕過來看看了。」

白歲看到同學們各自攜伴,說不沮喪是假的,但並沒有低落太久,很快又開始新一輪的傳球,五音不全的宏亮合唱歌聲幾乎掀翻屋頂,幸好這間店的隔音設備不錯,外頭的散客並沒有受到影響。

歌聲戛然而止的那刻,坐在白歲對面的人,突然把球高高拋過桌面、落在她懷裡。

「這樣沒問題嗎!沒有犯規嗎!」白歲捧著彩球,有些愕然。

「大家覺得有問題嗎?」唐宇高舉麥克風,眾人笑著搖頭,他復而又將麥克風放下,「那麼,曾經的學霸、全校第一名的白歲,妳要選擇大冒險還是真心話呢?」

白歲想起那杯綜合咖啡胃就不太舒服,萬一吃壞肚子,回去又要讓凱恩操心,想著自己在國中時期也沒啥秘密,便選了後者,「我選擇真心話。」

唐宇像是不大意外白歲的選擇,點點頭,翻看手上的小抄,「那麼,選擇了真心話的妳,在青春的國中時代,你的暗--戀--對--象--是誰?請回答!」

顏妤掩嘴偷笑地看向白歲,她苦笑,這問題真的是難倒她。她國中時暗戀過的對象,這次帶著未婚妻出席、剛剛還在大家面前曬恩愛呢,說出來恐怕要被槍斃的。至於另一個答案--

「我是白歲的男友,我來晚了嗎?」

凱恩一身黑色勁裝出現在門口,頭髮染成墨黑並修短,脫下外套披在手臂上,白皙俊美的臉上掛著溫和淺笑。

「白歲?男朋友?妳什麼時候交的?」顏妤恐怕是全場最吃驚的人了。

「嗯……在一起一陣子了。抱歉,一直沒找到機會跟妳說。」白歲結結巴巴道。

主持人當然很歡迎有更多的修羅場可以看,立刻在白歲的旁邊安排了座位。

凱恩點頭致謝,「我用過餐了,如果不嫌棄的話,剛才我在外頭替每桌加點了炸物小菜,作為遲到的賠禮。」

白歲往裡頭挪了挪位置讓凱恩坐下,她一臉難以置信,「你……今天不是有事嗎?」

「誰讓培初比起我,更喜歡妳呢,他聽到我放妳一個人來參加同學會,乾脆把會議延期了。」凱恩降低音量,故作埋怨道,「開玩笑的,不好意思打斷了你們的活動,剛才你們進行到哪了?」

被晾在一旁的唐宇咳了聲,「嗯,正好問到白歲國中時期的暗戀對象。這件事你也知道嗎?」

凱恩淡淡點了點頭,淺藍的眸底盈著笑意,「我和她之間沒有秘密。」

「這麼說來,就沒有修羅場可以看了啊。」唐宇故作惋惜道,把麥克風遞給白歲,「請在五秒鐘內回答!」

白歲握住麥克風,清了清喉嚨,堅定地說出答案。

「我暗戀的對象,他叫作凱恩,就是我現在的男朋友。」

同學會結束後,三兩成群地散去,有的去續攤,有的趕回去處理家務。

凱恩牽起白歲的手放入口袋,眉眼笑得彎彎,「嘖嘖,拿我當擋箭牌啊。」

「他們又沒規定要回答班上的人,也沒規定要回答哪一個暗戀對象啊。而且國三下學期,我確實是喜歡上你了沒錯。」白歲理直氣壯地道,悄悄回握住凱恩的大掌,在掌心劃著圈,「為什麼你要將頭髮染黑還剪短?」

「我不想讓妳太過為難,一頭金髮太醒目了,這樣低調些。」

「你的出場方式真夠不低調了……還請全班吃東西,這在群組中話題已經炸開了。」

女同學們剛才在洗手間便已開始逼問他們怎麼認識?又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白歲光想到要面對這些追問就覺得頭痛。

「穿著制服的樣子,很可愛呢,讓我想起了十年前的妳。」

「怎麼樣?跟現在差很多嗎?」

「是啊,長高了些、也豐腴了些……」

「你別取笑我。」

兩人在巷口停下,凱恩托住白歲的腰,將她騰空抱起來,順著氣流在空中轉了個圈,又緊緊攬在懷裡。

「我想起了第一次說喜歡我的妳。」凱恩埋在她的頸窩,輕輕吻著,「不管何時,都一樣可愛。」

白歲對他的情話沒有抵抗力,身體重心全靠在他身上,環抱住他的脖子,「今天……謝謝你來。在同學會上將你介紹給大家,是我的夢想之一。」

「那麼,你打算怎麼謝我?」

白歲臉頰一紅,在他的嘴角落下一吻,凱恩挑了挑眉,顯然還算滿意。

「對了,明天是培初的生日吧?可以幫我轉交給他嗎?一點小心意。」

白歲從口袋掏出一個小禮盒,手工包裝粉嫩細膩,看得出送禮人的用心,凱恩收下禮物。

「那我的呢?」

「你的……回去我再告訴你。」

凱恩笑了笑,張開凡人看不見的羽翼,乘著風抱著白歲返回家中。

《END》

點閱: 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