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關心則亂(02)

Last modified date

觀欣認出來,那是她買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眼前的華旭左髮別著簡約古銅髮夾,綴以細碎流鑽,亦是華旭的設計象徵,陪著她度過青澀的國高中年華。

觀欣出身自盛產水稻的鄉下,民風純樸,高中畢業至外地念大學,和丹堤認識後,為了融入群體,她改變打扮風格,這枚髮夾不曾再拿出來穿戴過。

直到,丹堤淚眼汪汪地向她索要華旭為止。

被勾起不堪的回憶,觀欣心底一刺,「丹堤出了多少錢,讓你cos成華旭?」

華旭感到好笑又無奈,「我就是華旭本人。」

「我都把華旭拱手相讓了,她還想怎麼樣?」觀欣冷笑。「華旭是我創造出來的角色,空之結賦予他生命,但這些都在一年前結束了。你以為憑空冒出一個自稱華旭的人,我會蠢到信以為真、抱著你痛哭?老實招了吧,丹堤躲在哪裡?她和離陰當初折磨我嘲笑我還不夠,我都放棄創作快一年了,她們還想看我鬧笑話?」

「不管妳信不信,我來這裡只有一個目的,希望妳能繼續畫圖。」他垂下長睫, 「否則,二十八週後,我就會消失。」

「要編謊話也不先打草稿,我畫圖跟你消失有何關係?」

他瞥了一眼貼在房門口的租金催繳通知,「妳經濟狀況不太理想。」

「……」觀欣被踩到痛處,實在說不出違心之論。「是又如何?」

「只要妳願意畫圖,一週一張,不論主題、完稿度,酬勞任妳開價,如果需要,我也能提供工作室和軟硬體給妳。」

「你是哪間公司的總裁,條件開得這麼大方?」觀欣諷道。

「絕世。」華旭答得乾脆。

觀欣對這二字再熟悉不過,笑出聲,「丹堤連這都挖出來了?你他媽可以再無恥一點。」

「絕世」是她原創世界裡的獨立工作室,但從未對任何人提過。對觀欣而言,那是讓她得以自現實枷鎖中解脫的秘密鑰匙。她是主筆繪師,華旭擔任秘書,另外還有四名成員。即使是在空之結活躍的時期,她也只以幕後助手來稱呼這個團隊,連丹堤都難以窺得全貌。

「丹堤不知道絕世,我可以保證。」華旭語氣篤定。

「既然你自稱華旭,那你應該知道,你被我送給丹堤了。找她幫忙不是更快嗎?她現在當上了築夢雜誌的一線漫畫作者,論質論量,都比我要來得穩定。為什麼要回過頭找我?」

「因為,想見我的人是妳,不是她。」

--因為,想見他的人是我,不是妳。

似曾相識的一句話,在觀欣靜若止水的心境內,掀起滔天巨浪。那句話在她的心上重重劃下一刀,她為此拋棄了初衷。

「那不過是我在論壇上隨手回帖的內容,無論你居心何在,我都不會再為了任何人提筆創作。尤其是丹堤和你。」

「我再問一次,妳願意為了讓我活下去,重拾畫筆嗎?」華旭的語調不卑不亢,琥珀雙眸躍動著期待的光。

「你另尋高人吧,我辦不到。」觀欣涼涼地回絕,關門送客。

觀欣盯著門板看了一會兒,聽見腳步聲遠去,心中莫名鬱結,她再次回到電腦前,桌上剩下的饅頭已經冷透。論壇上跳出私訊通知,她點開一看,是管理者。

『見到華旭後,感覺如何?』

觀欣一陣惡寒。他怎麼會知道?

『華旭只是我創作出來的夥伴形象,怎麼可能真有其人。管理者,請你少開這種惡劣的玩笑。』

『玖關,妳還記得過結的傳說吧。』

『那條盤旋在都市上方,專挑沒有創作能力的人果腹的羽蛇結?那不是空之結的網站故事背景嗎?』

「空之結」本身為論壇體制,提供創作者張貼圖文作品的平臺,但同時自身也是個巨型企劃,不交稿就被當飯吃,是這個網站的宗旨。創作者們為了避免帳號被停權,必須定期上傳作品。穩定的人氣流量和特殊的背景風格,吸引了大批創作者的進駐。觀欣也是其中之一。

『妳申請會員時肯定沒有熟讀論壇會員同意條款。』管理員向來冰冷不帶感情的語氣,難得夾帶戲謔。

誰會去認真讀那種東西啊?觀欣無言以對,她連忙去翻閱,但管理員下一秒又傳來新訊息,打斷了她的動作。

『華旭這樣的非創作者,是結第一順位的餌食,作為空之結的一員,虛虛實實,其實只在妳的一念之間。妳如果真恨他,現在還來得及去看他如何被結拆吃入腹,了卻妳心中的矛盾。』

那條羽蛇曾經在空之結歷代的主線企劃中,擔任過數次的最終魔王,然而,從來沒有人能擊敗牠的不死之身,最多只能將他暫時封印一段時間。觀欣能潛水這麼久不更新創作,也是託上次戰役勝利的福。

『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

『出於惜才的本能,不管用什麼辦法,我都希望妳能回歸創作行列。』

觀欣打字打到一半,一聲轟然巨響,整棟公寓為之搖晃,電腦畫面消失,電燈同時熄滅,室內登時一片漆黑。

她愣了半晌,反射性地抓起背包,把證件、鑰匙和錢包丟進去,開門往下奔逃。

是地震?恐怖攻擊?還是飛機失事?觀欣腦袋亂七八糟浮現許多可能,她逃到最近的公園,定睛一看,周圍的行人全都以怪異的眼光盯著她--只有她一個人慌亂逃難。

難道是她出現幻覺?

--細碎光芒竄過眼前。

觀欣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過去,自稱華旭的男子倒臥在羊蹄甲樹下,桃粉落花灑了他滿身,竟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華美。他的白衣被鮮血染紅,泊泊流了滿地。一條不屬於任何動物綱目的玄黑巨蛇,搧動著透明翅膀,在他身旁打轉。

眼前光怪陸離的景象,讓她感到頭皮發麻。

怎麼辦?該救他嗎?若真如空之結傳聞,這蛇不會攻擊創作者,那她應當沒有危險。但腦海又浮現管理者稍早的回應--如果要解開華旭這個心結,邁步向前,看著他被羽蛇吞噬,也是一個作法。

不行,她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他。就算他真是丹堤派來的騙子,她也要報復回去才甘願。

羽蛇在華旭周身盤旋,細碎的銀黑光芒飄落,牠吐舌舔去血跡,蛇尾捲上他的腰,下顎張開,準備大快朵頤。

觀欣用力踩住羽蛇的蛇尾,牠吃痛彈開,弓起蛇身,對著她威脅吐信。觀欣則趁機護住華旭,擋住羽蛇的視線。

「雖然沒在畫圖,但我這陣子還是有寫些小段子給朋友,你不會吃了我吧。」觀欣覺得正在嘗試跟非人生物溝通的自己很荒謬,但更荒謬的是,羽蛇似乎聽得懂,停下示威的舉動,金紅異色瞳在她和華旭之間游移,帶著令人難以直視的威壓。

嗯?不吃她可以,但華旭他要?

「這男的是……我秘書,專管我創作進度,你不能吃他。」

羽蛇不滿地搖起蛇尾,振翅飛起,試圖要在她和華旭之間找縫鑽。

該怎麼辦?這種情況要問誰?

她瞥了眼昏迷的華旭,拍拍他的臉頰,「還醒著嗎?告訴我該怎麼做,他才不會吃了你。」

華旭纖長的睫毛顫了顫,漸漸恢復意識,他愣了愣,深深地看著觀欣,「妳來了。」

「少說廢話,你一定知道些什麼吧,快點,不然你要是少條腿斷肢手,還能當我秘書嗎?」

「方法有是有,讓我染上妳的味道即可。」

觀欣皺眉,「怎麼做?」

給他穿自己的衣服成嗎?還是抱著他滾一圈?

華旭蒼白羸弱的臉上扯出一抹笑,那笑容太複雜,她看不透,呆呆地任由華旭捧住自己的臉頰,四唇相貼。

觀欣嚐到了血味,還有淡淡的桂花香氣。那瞬間,她幾乎相信眼前這男子是真正的華旭。

空之結主線故事進行時,她與華旭並肩作戰的期間裡,華旭因著特殊原因,身上一直帶著桂花香囊。這個設定她只有寫在自己的腦海,沒有對任何人說過。

但是,這怎麼可能?

華旭一手攬住觀欣的腰、一手按著後腦勺,使她更加貼近自己,牙齒輕咬嘴唇,逼她張開嘴,舌尖探過去,加深這個吻。他的唇很溫暖,手卻很冰,貌似長年打理著各種工作,皮膚不算光滑細膩,帶著薄繭,令她癢得想笑。

活到現在從沒被人這樣吻過,觀欣幾乎是第一瞬間將他推開,順帶賞了他一巴掌。

挨了一掌的華旭不為所動,唇角被她咬出血痕,他抬手抹去,視線投向羽蛇,冷冷地宣告自身的所有權,「我的故事隸屬於觀欣,你無權動我。」

此話一出,羽蛇定定地看著華旭,原先的侵略性漸漸消失,垂下蛇尾,在空中繞行一圈,向著東方飛馳而去。

觀欣坐在一旁,抹去唇上殘留的觸感和溫度,低聲罵道,「沒其他方法了嗎?真他媽邪魔歪道。」

「在羽蛇面前不得說謊,妳承認我是妳秘書了。」華旭眸底躍動著光,彷彿身上的傷對他一點影響也沒有。

「若你真是華旭,我問你一個問題。」觀欣忍著滿腹的反胃,保持平靜,「你愛過丹堤嗎?」

華旭惆悵地笑了笑,誠實答道,「當然,愛過。」

觀欣閉上眼,感覺眼角一陣酸澀,但她早在一年前就哭不出來了。親耳聽見本人承認,對她再度造成二度傷害。

「狹義來說,你可是她的丈夫。這樣跟著我,你不會良心不安?」

「之所以會造成那種局面,妳、丹堤、離陰……都是共犯。我拒絕背這個黑鍋,最該良心不安的不會是我。」華旭從容答道,將問題拋回去給她,「妳當時若自私一點,就不會受這麼多苦。」

觀欣身體一僵,索性轉移話題,「你說的酬勞還算數嗎?不會是空之結的墨幣吧?現實世界可用不了。」

華旭無奈地笑了笑,「當然算數,是具有法律效力的錢幣。」

「加入你的工作室可以,但我有個條件,絕世得換個名字。」

華旭挑眉,「妳想改成什麼?」

「亂世。」觀欣面無表情地答道。

羊蹄甲的花瓣片片飛落,劃過兩人之間,在地上輾落成泥。華旭單膝跪下,身上還染著斑斑血跡,卻彷彿浴血奮戰後的騎士,執起她的手輕吻手背。

華旭揚起歡快的笑,「如妳所願。」

《END》

點閱: 1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