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藍調(03:睡姿)

Last modified date

  

  涵的睡姿特別委屈。

  偌大的King Size雙人床,她卻蜷縮著背對世界,也背對著藍,將占用的面積縮到最小。

  水藍色涼被蓋住她的嬌小身軀,像是漂流在大海上的孤舟,隨時要被海水覆滅。剛起床的藍看到此景,喉頭一緊,伸手拉她入懷。

  涵為了他花光僅存積蓄,又自殺未遂;這個都市裡她舉目無親,走投無路,被藍半逼半就地帶回去照顧。

  以往是她買下藍的時間包養他,如今卻顛倒過來。縱然藍曾說過「讓她下不了床」這種威脅,卻沒有更進一步的親密舉止。

  藍垂首索吻,四唇相貼,冬末春初的早晨,熱度自唇舌擴及全身,涵輕聲嚶嚀,藍鬆手讓彼此喘息換氣,又埋入她的頸窩啃咬。

  「我是誰?」

  「……藍。」涵剛睡醒就被索吻,腦子還迷迷糊糊的。

  「我可怕嗎?」

  「有點。」

  藍皺眉,「……所以妳才睡得這麼可憐兮兮?」

  「我有嗎?」涵愣住。

  「這床這麼大,妳縮在角落,像個小媳婦似的,妳以前可不是這樣的睡法。」藍爬梳著自己的一頭短髮,冷徹語氣中帶著調侃。

  「那是……」涵把衣服拉好,抿了抿唇,改口:「哦,好,我改就是了。」

  藍知道她要說什麼。

  因為她包養他的時候,他扮演著她夢中情人「清」的角色。現在夢醒,一切都不一樣了,對她來說,藍不過是個有過肌膚之親的牛郎,份量自然不同。

  以前她嬌俏靈動,總有變不完的把戲討他開心,時而嬌蠻時而柔媚,他還是頭一回碰上這樣的客人。

  如今兩人關係變化,搬到他家同居也將近三個月了。養傷的期間,她仍然剪紙,卻安靜許多。如今她順從被動,半夜偶爾會作惡夢醒來,怕吵到他而躲去廁所壓低音量哭泣。

  --妳就這麼討厭我?那天晚上,他站在廁所門口,苦澀地問道。

  涵那天沒有回答,把自己反鎖到天亮,藍也站了一夜。

  看著涵顧慮自己感受而順從的模樣,藍捉起她的手,在腕上一咬,「妳現在還想著他?」

  「當然還是想的,但是……沒以前這麼想了。」涵斟酌用詞,直白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如果我有錢的話,想包養你一輩子。但我沒錢,被你反過來包養……我心情很複雜。」

  藍說不上來,是喜歡為了清展顏歡笑的她多一點,還是現在毫不掩飾的她多一點。

  「那妳怕我什麼?」

  涵抱緊棉被,偷看他一眼:「答應我不能生氣。」

  「……」

  藍在客人之間可是以溫柔風趣著名,如今卻被人貼上易怒的標籤,他為自己抱屈。

  也不過就出院那天對她兇了點……至於嗎?

  藍面無表情地點頭。

  涵嘆氣,「我為了睡你而傾家蕩產,我容易嗎我?你雖然是我第一個男人,但你是牛郎,我也只把你當替代品,白頭偕老這種事我是不曾想過的。」

  「我自殺未遂被你救下,二話不說把我帶回來,日日夜夜同床共枕,偶爾吻我咬我卻又點到為止……我就問你吧,你到底是什麼心思?」

  涵自嘲地笑了。

  「我很早就把你跟他分開看了,只是你不知道罷了。能和喜歡的人過一段歲月靜好的日子,這輩子就值得了。你現在包養我,要我如何自處呢?」

  她低頭,碰觸被他啃咬的手腕,笑了笑:「吶,藍,我可以……喜歡你嗎?」

  藍的心臟驀然漏跳一拍。他明明是情場老手,這直白淳樸的告白,卻讓他心底明亮柔軟了起來。

  他早就知道,她原本就是個多話愛笑的女孩,只是死過一回,在鬼門關前踅了一趟(雖然安眠藥根本吃不死人),人也靜了許多。如今,又有些被喚醒的趨勢。

  或者說,這才是原本的她--容易多慮、滔滔不絕說著自己的想法,眉眼間全是明顯的喜怒哀樂情緒。

  藍按了按自己的眼角,心想也許自己,是該換個工作了。

  「這什麼問題,我要是真帶個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的人回家,是給自己找罪受嗎?」

  涵愣了愣,雙頰飛上紅霞。藍捏捏她的耳垂,傾身在唇上一啄,又接著往下,一手撩起衣襬往內探去。

  「想著為了錢,妳也是個挺好相處的老闆,我可以忍耐妳把我當成替代品。但後來,我起了別的心思。」

  藍附在涵的耳畔,壓低了笑意,這次的吻比稍早要溫柔細膩許多。

  「妳問我什麼心思,我慢慢說給妳聽……」

  

  <END>

  108.04.10

  

  

點閱: 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