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04 臨行送別

Last modified date

#黑雛月 #百琥魄

  天剛亮,魄站在衣櫃前整裝--一身筆挺三件式黑色西裝,腦後束著馬尾,看起來格外正式。雛月坐在床沿,伸手拉住魄的衣襬。

  「今天好早出門啊。」

  「下午有個會在離島,接駁船班次不多,要提早過去。」

  雛月點了點頭,雙手探進魄的西裝外套內,小心翼翼避免弄縐他的襯衫,靠在他的腰腹,抱了個滿懷。雙手十指貼在他的背上,感受西裝內裏光滑如絲、漿洗後燙平的襯衫,然後是魄的體溫,漸漸暖了她冰冷的指尖。

  「天氣變冷了,你要注意保暖喔,海上風浪很大吧。」

  「妳才是,別又光著腳丫子亂跑,早晚溫差大,我已經吩咐間田先生幫妳煮點薑茶,多少喝點驅寒。」

  「知道知道--我現在比以前健康多了,沒這麼容易著--」

  魄抬起她的下巴,冷不防以吻封緘,雛月仰起頭,接受他的溫熱吐息。

  「風邪之神的耳朵很靈的,別亂說話。」

  雛月的臉頰紅撲撲的,她勾住魄的頸項,回吻一口。

  「我才不怕呢,我先生可厲害了,連鏡神都揍得下手,區區風邪之神算什麼呢。」

  「看妳這麼有朝氣,我可以安心出門了。」

  「真想跟著你出去,你穿西裝好好看,捨不得讓你離開我的視野。」

  魄挑眉,「都幾年了還看不膩?」

  「要看到我膩為止……大概,下輩子吧?不對,下下輩子……」

  雛月一邊數著,指尖從魄的頸項往下,掠過喉結、領帶、扣子,一路往下撫摸至胸腹,最後停在腰上。銀灰色背心包裹著魄的勁腰,想起昨晚兩人繾綣至半夜,魄與她十指相扣,在耳邊低誦呢喃愛語、沉淪歡愛瀕臨邊緣的迷亂神情,而今卻穿著禁慾的西服套裝,兩者的反差令她心中一顫,隔著衣料在他的胸口落下一吻。

  魄呼吸滯了滯,捉住她的手,眸光一暗。

  「夫人……妳想做什麼?」

  「我在想,要是能弄亂你的西裝就好了。」

  雛月空著的手一邊把玩著他的領帶夾,一邊想像他衣衫不整,筆挺西裝背心扣子半解,襯衫七零八落,意亂情迷的模樣,心情便很美好。

  深知妻子喜好的魄,在雛月手背上啄吻,神色為難又認真,「我樂意如妳所願……但現在不行,這個行程耽擱不得。」

  「美食當前,卻不能馬上開動,太難過了。」

  雛月心知魄工作的重視,只是對言語上撩撥,並未有更多的舉動。她眨了眨眼,異色瞳閃爍著期待的光芒,捧著魄的臉頰,在他的領帶上落下一吻。明明沒有接觸到肌膚,魄卻覺得這動作堪比燒鐵烙在肌膚上,灼燙不已。

  「忍著點。」魄在她耳邊低語,「我盡快回來。」

  <END>

108.11.07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