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07 杯水

Last modified date

#臨乎 #榭妖 #黑雛月

  後來臨乎和榭妖折騰了一整晚,直到榭妖聲音都哭啞了,他才抱著他去沐浴,只是久旱逢甘霖,兩人在浴室又險些擦槍走火,真正歇下時,已經將近凌晨三點。

  待榭妖完全熟睡後,臨乎套上外袍,走出房外。

  一樓的燈亮著,開放式廚房緊鄰著客廳,臨乎幫自己倒了杯水,一邊對著沙發上的雛月問道:「要喝什麼?」

  「開水就可以了。」

  臨乎拿出乾淨玻璃杯,倒入溫開水,還兌了點蜂蜜並攪拌開來。

  「妳來多久了?」

  「感應到你把心給人後,就過來了。」雛月接過杯蜂蜜水,小心翼翼問道:「你……全都想起來了?」

  「妳的問法很笨,妳忘啦?還是妳親自給了我惚符呢。」臨乎笑了笑,「惚符隸屬心紋,就算妳把我的記憶洗去,也除不掉心上的疤痕。」

  「還痛嗎?」

  「小妖比我痛多了。」臨乎別有深意地答道。

  「……答非所問,我在問你正經事啊。」雛月無奈地嘆氣,垂眼一笑,「不過,看來你過得不錯,我就放心了。」

  臨乎撥了撥沙發上的裝飾流蘇,語氣淡然而誠摯,「謝謝妳願意等我。」

  「當時,我寧可你捅我幾刀洩恨,也不想看你自甘墮落。」雛月苦笑,「你很好,值得被更好的人喜歡。」

  一陣輕響從樓梯口傳來,兩人望去,是披著睡袍的榭妖,白金色長髮落在肩上,紫紅吻痕若隱若現。

  魅魔的體質真好,做得這麼狠還能下床……臨乎腦內分神想著待會也許能再要個幾回,雖然榭妖比較吃虧一點,但他畢竟真的餓太久。

  「抱歉,打擾到你們了嗎?我……剛剛睡醒,聽到樓下有對話……」

  「你家隔音不太好啊。」雛月揶揄道。

  「他是魅魔,五感本來就比一般人敏銳。」臨乎看著榭妖的表情,勾了勾手,讓他過來在自己懷中坐下,看著榭妖慎重的模樣,臨乎便猜到他的想法。「你誤會了,她叫雛月,是我乾姐,已經結婚八年,還生了一對雙胞胎。」

  「雛月姐好……」榭妖在臨乎的懷中努力正襟危坐,臉突然一紅,輕斥,「臨乎,你別亂摸!」

  「久仰了,謝謝你這段時間對臨乎的照顧。」雛月微微一笑,放下空杯起身,撫平衣著上的皺褶,「我也叨擾夠久了,抱歉來訪得這麼突然,下次有機會,再正式跟你們吃個飯吧。」

  臨乎揮了揮手以示道別,「慢走,我這邊不太方便,就不送了。」

  「無妨,只是……年紀輕輕,可別縱欲過度哦。」雛月提醒道,語罷,她掏出翎筆,劃出一道空間裂縫,優雅地步入其中,消失蹤影。

  剩下兩人後,臨乎雙手放肆地鑽入榭妖的睡袍內,上下其手,臨乎還在摸索他的敏感點,惹得榭妖一陣輕喘。

  「裡面什麼都沒穿?這樣也敢下來?」

  「我想說,要真是你前女友來了,好歹也得宣示個主權……」

  臨乎啄吻頸項,「小妖吃醋啦?」

  榭妖垂首,握住臨乎的手,金色雙眸掠過一絲紅光,聲音微涼,「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的,就算是臨乎的乾姐姐也一樣。」

  「沒事的,她只是擔心我們。」

  「擔心?」

  「怕我一激動起來,就把你拆了手或卸了腿之類的,畢竟我有前科。」臨乎吻住榭妖的耳垂。

  「我是魅魔,這點傷不算什麼,如果……如果……這麼做能讓你開心的話,不用勉強自己忍耐。」榭妖一邊承受臨乎的挑逗,聲音微顫。

  「聽你這樣說我很高興,不過,讓你受傷流血這種事,在遊戲裡玩玩就好了,現在我只想著……怎麼樣能讓我們都更舒服點。」

  臨乎在他的耳畔低語,「小妖,你不累的話,我想試試看在沙發上……」

  榭妖臉更紅了,回頭以吻作為答案。

  <END>

108.11.21

點閱: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