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08 見面(R)

Last modified date

#夜曇 #青燕

  那一次門派網聚,兩人都喝多了,但夜曇酒量勝過青燕,他來不及在師父醉死前問出住址,散會後,夜曇只好把這個醉鬼帶回住處。

  沒想到師父比自己小了兩歲,還矮了半顆頭--夜曇背著青燕搭電梯,覺得他應該要多吃點。

  他的租屋處只有一張雙人床,夜曇先讓青燕躺下,自己簡單盥洗換上乾淨衣物後,再回來審視這具屍體。頭一次撿屍,就「撿」到「師」父,這冷到北極的雙關笑話讓他不自覺地笑出聲。

  「說起來,師父的外表看起來……說是高中剛畢業都有人信。」

  夜曇坐在床側喃喃自語,看著青燕那張過分清秀的臉,和他在遊戲中給人的養老印象落差很大,卻反而讓人心生好感。刀子嘴、豆腐心,外剛內柔,說的就是他這種人吧。

  也許是酒精作祟,他鬼使神差地摸上青宴的臉,指尖依序描繪他的眉毛、眼角、鼻樑再到嘴唇,想起遊戲副本裡,按部就班控制自己坦王的低沉嗓音,便是來自眼前這個人時,忍不住心中漏跳一拍。

  他打了自己一巴掌。

  太下流了。

  ……不過,想想應該沒關係吧?

  夜曇很喜歡聽著耳機裡青燕的聲音、將大腦和身體都交給他支配的感覺。當下那個場合彷彿別無他人,只剩下彼此,兩人的同步率瞬間達到百分之百。

  這個人做愛時,是不是也擅長控制、命令伴侶的動作?

  他放任腦內想像旖旎畫面,自己將青燕壓在身下,看著師父體內被陽物侵入而喘息破碎,眼神迷濛,理智瀕臨邊緣,嘶啞著命令自己再深一點、再大力一點,使勁幹他,不准停下來,明明一切皆由青燕主導,即使他想要,卻也不願意擺動腰肢迎合自己的律動,這樣的師父--

  夜曇看著青燕的睡臉,就著幻想用手自瀆,精液射在衛生紙上。

  他慌張地將自身整理乾淨,確保沒有任何不潔的跡象,這才替青燕脫去鞋襪,蓋上棉被--就算被染上酒氣也無妨,因為那是青燕的味道。

  自己什麼時候這麼病態了?夜曇也說不上來。

  大概,從身體被青燕的指令支配那天起,就深深著迷於他了。

  不過在他更了解青燕的好惡前,他不會說出來。

  畢竟他很清楚師父的個性--像隻兔子一樣,乍看溫和淡定,實則膽小怕事。一點小動作,都會讓他遠離自己。

  --再等等吧。

  <END>

108.11.21

點閱: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