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捌和玖

Last modified date

  –

  對擷憶使來說,時間的流動不具有意義,只有新人加入時,會讓他們的時間軸有些變化。

  紋零按順序從壹開始幫他們取名,第二個字則取了同音不同調的字,諸如壹煌、貳晃,說好聽點是為了一致性,說直白點,就算叫錯了也不會太尷尬,頂多被當成口音重了點。

  捌皇問過紋零,他賦予的新名字有何意義。紋零翻閱書頁的動作不變,淡淡答道:「與你的氣質相襯。」捌皇聽了啞口無言。

  擷憶使有著許多不成文規定,像是按名字號碼順序帶新人,那天當紋零介紹新夥伴玖洸時,捌皇對自己新收的徒弟、久違的女性成員感到很好奇。

  玖洸白髮及肩,膚色略深,體型嬌小,自帶一種鄰家女孩的純樸氣質,和肆凰的隨興、伍簧的冷淡有所不同,她溫和笑著,一點也不怕生。玖洸的左鬢編入深紫色髮穗,與白髮交錯,令人印象深刻。

  擷憶使的居所是木造建築,裝潢和擺設以白色系為主調,簡單的歡迎會後,交誼廳只剩下兩人,其他人照慣例讓新人和前輩獨處,不是出去跑任務就是回房間了。

  捌皇泡了兩杯蜂蜜牛奶,一杯給她,一杯自己啜飲。

  「妳那髮穗挺特別的,是自己做的嗎?」

  「這是我戀人的頭髮,我怕忘了他,便跟他要了一束編成飾品留作紀念。」

  「擷憶使的記性都很好,妳不會忘記他的。」

  「那就好,紋零也是這樣說的,但我還是有點擔心,成為擷憶使後,關於生前的回憶也會慢慢消減,這樣一來我安心多了。」

  捌皇提醒道,「妳知道規定吧?我們的工作僅僅是旁觀記錄一切,不可干涉世間萬物,要是違反規定,是要回來領罰的。」

  「這個啊……」玖洸眨了眨眼。「老大允許我去陪伴戀人十世的投胎轉生,只有他,是我可以打破規定接觸的對象。」

  捌皇愣了愣,低聲笑道,「原來妳和我一樣啊。」

  玖洸小心翼翼問道,「你也有……可以破例接觸的對象?」

  捌皇向後靠在軟椅內,神情輕鬆許多,「嗯,妳知道鏡神吧?造成末日以平衡十四世界能量的存在。我活著的時候認識一位鏡神,我想救她,卻把自己也搭進去了。」

  對於自己死前遭遇的磨難,捌皇記得一清二楚,此刻卻輕描淡寫。

  「我在彌留之際聽到了紋零的聲音,為了再見她一面,答應成為擷憶使,只是在我受訓轉化的期間,她早已經投胎轉世了。我為此還去了趟冥府調閱紀錄,被判官刁難許久呢。妳要是想調查戀人的資料,我可以介紹幾位可靠又有耐心的判官幫妳處理。」

  「那你見到她了嗎?」

  「見到了。當然啦,她是循著正常流程投胎的,喝了忘川水後,已經不記得我了。那倒也無妨,只要能看她過上平凡人的生活,不同世界陪著她的轉世,或成為她眼中的景色之一,討她歡心,這樣我就滿足了。」

  「忘川水確實可以洗去所有的前世記憶,無一例外對嗎?」

  「理論上是,但凡事總有意外的。」捌皇側頭,紅橙色的眸底盈滿笑意,「妳希望他轉世後也記著妳嗎?」

  「記著殺人兇手的臉,對他來說肯定比死還痛苦吧。」玖洸搖搖頭,露出苦澀笑容,「但我希望他能想起來對我復仇,反正擷憶使早已經死透了,我只有這種方式能夠償還罪業;也希望他徹底忘了我,好好度過沒有我的嶄新人生。我……很矛盾吧?」

  捌皇神情一凝,細思她話中透露的訊息,歉然道:「抱歉……我太粗心了。」

  「前輩不用道歉,知道您和我境遇相似,我覺得很幸運。」

  「他叫什麼名字呢?」

  「居雨,隸屬紋世。」

  捌皇記下了這個名字,興許能在藏書閣找到些紀錄。他轉移話題,「雖然明文規定上不得接觸干涉萬物,但其實世界的修正力也會抹去我們來過的痕跡,所以……執行任務之餘,培養些興趣或副業是無傷大雅的,畢竟接下來的工作人生無窮無盡,妳不要將自己吊死在那棵樹上了,好好利用這段時間吧。」

  「副業……其他人也有副業嗎?」

  「多的呢,例如壹煌當過攝影師和公務員,貳晃開過店玩過樂團,你就把每個世界都當成……虛擬遊戲?這麼說妳能理解嗎?」

  玖洸點了點頭,雖然一知半解,但能理解他的意思--每個世界和每個任務之間都是互相獨立的。

  「那麼前輩的副業是什麼呢?」

  「我啊……」捌皇露出了招牌微笑,像是溫暖的夕日,「在當偶像喔。」

  

  <END>

  

  108.12.19

  

點閱: 2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