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16 寂意|變化(R)

Last modified date

#寂令 #紅意

  寂令巡視邊境,一連三日未歸,偌大的宮殿內夜裡起了陣騷動。

  臥室門窗緊閉,紅意下床赤腳踩地,走到窗前,試著聆聽外頭的聲音--尖叫、嘶吼、悲鳴,各式各樣的痛苦哀嚎如雷貫耳。

  寂令所治理的這個國家,包圍著寧靜海而建,時常有妖魔入侵,只為將這股能夠毀天滅世的力量占為己有。

  想必他是去迎戰了吧。

  紅意按著窗臺,玻璃反射出她的五官,一臉躊躇。指尖描繪著窗框上的金漆圖騰,他不在的時候,會使用雷電結界困守住她,一旦越界,除了會慘遭觸電以外,寂令也會馬上感知。但這同時也意味著,這裡十分安全。無論外界多亂,都不會有人闖進來。

  如今他戰事纏身,結界失效與否不得而知,也許他已經無暇顧及床伴了。

  紅意轉過身,背後的鬆軟髮辮在空中擺盪出弧線。

  「再睡一下好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紅意被一陣破門聲吵醒。

  寂令站在門口,門扉和把手被他拽出裂痕,他望著紅意的視線,有些意外有些複雜,冷嘲道:「妳怎麼還在這?」

  「是你把我關在這的啊,我不該在這嗎?」紅意睏意未消,聲音軟軟的。

  「昨晚有人趁隙滋事,妳沒聽到?」

  他的寢殿外就躺著幾具屍體,他不信她全無反應。

  紅意眨了眨眼,「聽到了又如何?你的結界很安全,沒人闖得進來。」

  寂令聽了這番回答,一雙金眸在她身上來回逡巡。紅意被他看得頭皮發麻,但橫豎是幫他暖床的,也沒什麼好躲藏,便挺胸回視。

  「膽子大了?」寂令走進寢殿內,明明還有許多內憂外患等著他去處理,他回宮後腦海第一時間浮現的,卻是被他軟禁的紅意。

  「你可以看我,我不行看你嗎?」

  寂令推倒她,欺身壓上。紅意聞到他身上的血氣,忍不住皺眉。

  「嫌棄我?嗯?」

  他剛從前線一路廝殺回來,無人可近他身,雖未被血跡潑染到,但那殺伐的腥氣一時半刻間卻消散不去。

  紅意沒有搭話,只是默默地委屈地注視他,無聲抗議他沒有潔身就先進了屋子。殊不知這種眼神最能撩人慾望,寂令三兩下撕去她的單薄睡衣,不等她濕潤,便挺身插入。

  寂令不是第一次這樣弄痛她,紅意的身子也漸漸習慣他的占有,在他抽插幾下後,便迅速泛起春潮,兩人相連的部位濕了一片。

  「為什麼不逃?」寂令輕含她的耳垂,以固定的頻率撞擊著。

  麒麟懼血,他在寢殿內外佈的結界,嚇阻用途為多,並不牢固,只要碰了血便會失效。昨天外面動靜這麼大,依這女孩設計他失身的機靈和敏銳,他不信她會如此無知。

  紅意額上覆滿薄汗,她喘息著笑了,「為什麼……要逃?」

  是啊,為什麼要逃?

  寂令瞇起眼,大手掐上她的脖子。

  「懂得享受了……嗯?」

  紅意正要反駁,寂令刻意頂弄她身體深處的柔軟處,一陣酥麻,再多的反唇相譏,都變成了嬌喘吟哦。

  這次的突襲意外,讓兩人的關係悄悄起了變化。

  

108.12.23

點閱: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