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21 陪葬

Last modified date

#幻雨 #黑雛月

  雛月被長矛釘在牆上,奄奄一息。

  鮮血滴滴答答淌了一地,視線模糊不清,她估計左肩大概是廢了,已經感覺不到痛楚。

  幻雨步履輕緩,走到臺階上俯視雛月,單手扣住她的傷肩,無視鮮血染紅了袖口。

  「裏島要是毀了,妳就跟著陪葬吧。」

  雛月彷彿聽見雪落下的聲音,忍不住笑了。

  她沒想到,向來安分低調的裏島,也有揭竿而反的一天。

  「如果是五年前,我很樂意死在你手上,如今……咳……我已經有了可以回去的地方,我不能就這麼拋下他……咳……」

  雛月伸出右手握住長矛桿身,光芒乍現,桿身一吋吋碎裂成月色霧氣。雛月手無寸鐵,身為雛使的她亦不可能傷害紋世生靈萬物,她對他來說是絕對無害的。

  「百年之後,我會回來這裡的,讓你親手了結我。」

  她傾身抱住他。

  也許冰山不會融化,但捂久了,總會被染上熱度的。

  

  109.01.13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