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22 永生

Last modified date

#可頌 #黑蝶曙

  容桂的綁架事件落幕後,曙對可頌的態度回到一開始的不冷不熱。

  他們只是單純的學長學妹關係,除此之外再無別的。那段時間的合作與默契,像幻影一樣,在太陽出來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即使和他患難與共,仍然改變不了單戀的事實。這份得不到回應的情感,像毒藥一般侵蝕著她的心靈,她只能用忙碌的生活來轉移注意力。

  暑假期間,可頌在奶奶的水果店幫忙,自從爺爺過世後,兩人便相依為命。忙碌而充實的日子,也讓她漸漸忘了學校的事情。

  曙的生日在暑假期間,可頌看著網頁上的動態,最後還是混在人群中給了他一句祝福,他過了好幾天才逐一點讚作為回覆。

  可頌的生日也在暑假,只晚了曙八天,那天奶奶幫她做了一個小巧的水果蛋糕,她許了三個願望,前兩個分別是學業順利以及奶奶身體健康,第三個願望她則留給自己。

  --想再見到學長一面。

  --如果能收到他的生日禮物就好了。

  多麼可笑的願望。

  那天傍晚可頌出門採買晚餐食材,返家的路上,牽著腳踏車在橋上遇到了曙。

  不是吧?那麼剛好?

  曙穿著黑色連帽外套,帽子拉了起來,全身裹得一絲不漏,就像是怕被人認出來一樣。即使包得如此嚴實,還是能從兜帽陰影下,窺見他那張好看的臉龐。

  「真巧啊,學長怎麼會在這裡?沒和學姐一起出去玩嗎?」

  曙的神情有些憔悴,勾起微笑,將一個香檳色的提袋放在腳踏車籃裡。

  「Happy Birthday。」

  可頌呼吸一窒,正要說些什麼,曙卻陡然伸出手,拂過她短削的柔軟褐髮。

  「頭髮的事我很抱歉,希望妳可以再把頭髮留長。」曙低語,夕陽斜照在他的黑色髮梢上,暈黃了視線,「我和容桂分手了,在生日那天。」

  可頌愣了愣,「抱歉,我不知道……」

  曙欲言又止,最後扯出無力的笑,摸了摸她的頭,逕自走向橋的另一側。

  擦身而過時,他說--還有一年的時間。

  什麼意思?

  可頌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追上他,最終還是靜靜目送他離去。她拆開禮物包裝,碎紙層層包裹小巧的透明玻璃盅,裡面種了朵黑色的玫瑰花,栩栩如生,宛如真花一般,兩隻黑色蝴蝶在這迷你精巧的花園中振翅撲飛。

  --永生花,又稱不凋花。

  可頌停好車,握著玻璃盅蹲下,身體不住發抖。

  真的能收下嗎?這麼貴重的禮物?她在社群網站上看過,容桂生日時,他也送過類似的不凋花,但那組是金色的。這對曙來說不是很重要的、家族象徵物嗎?容桂呢?明明都已經論及婚嫁,為什麼會突然分手?

  一年之後,他們會演變成什麼關係?

  「學長……」

  可頌顫著聲,沒想到自己對他的那份情感,終有一天會化為利刃,刺向他人。

  

  <END>

  109.01.20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