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夢繫

Last modified date

  #辰熏 #于葉

  #守護魔王平行世界篇

  

  #01

  國中的時候,我喜歡過一名少年,他眉目清朗、個性風趣,和我是課業上的競爭對手。

  當時每次模擬考完,少年總會把題本丟給我,要我幫忙核對答案。要是對出來成績我比他高,他會狀似不滿地輕哼兩聲;要是他比我高,就會露出歡快的笑臉,轉頭問我哪題錯了。

  這個性老實說很討人厭,但是我卻因為鮮少能這樣得到他人關注,而對他心動了。

  畢業後我們各奔東西,除了高三那年同學會外,再也不曾相見過。彼此雖然加了通訊軟體好友,卻也只是隔著螢幕,隔著文字和照片,去推測他現在的生活。

  十年過去,他結婚了,照片上挽著一位儀態溫柔大方的女孩,笑容甜蜜,小腹微隆,而他的臉上面露即將為人父親的喜悅。

  我曾經以為他和我的頻率一致,我們會一起爭論題目、比賽成績、打賭名次,在短暫的青春年華中,我們一前一後走在回家的路上,迎著夕陽逐夢奔跑。

  如今,物是人非。

  我果斷地從通訊軟體中刪掉了他的好友。

  

  #02

  在國中畢業屆滿十五週年時,我收到來自國中母校的邀請函,說是為了結合母校雙甲子一百二十週年校慶,邀請歷屆校友返校參加運動會。

  為提升出席率,可以憑當年的制服或運動服兌換各種3C產品。

  --衝著那台Switch,我從倉庫翻出當年的運動服,上網填了報名表。

  我這次是獨自回母校,打算領完獎品就走,沒想到會在簽到處遇到當年暗戀的少年。

  我有點後悔刪了他好友,導致我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五年前那張新婚燕爾的照片。我們四目相交時,他露出了笑容,我想假裝不認識已經來不及了。

  「好久不見,你……小孩都要上幼稚園了嗎?」我試圖禮貌性地寒喧。

  他的笑容一僵,口吻風淡雲輕,「我兩年前離婚了,孩子的撫養權判給母親。」

  彼此陷入沉默。

  

  #03

  我們提著裝有Switch的袋子走在操場上,雖然禮堂設有校友用餐區,但顯然我們兩人都有不想出席的理由,富有默契地避開人群。

  他還是那張會讓我心跳加速的臉,歲月在他身心留下痕跡,卻沒有帶走那份野性。在我心中,他仍然是那個不服輸、偶爾會耍賴鬧脾氣的少年。

  我逃避似地刪掉他好友那天起,便斷了和他有關的任何訊息。經歷剛才問錯問題的尷尬,我已經不敢再胡亂開口。

  他知道我刪了他好友嗎?我該把他加回來嗎?說來好笑,雖然現代的問題就該用現代的手段解決,但兩個素昧平生的人,經常以為靠著通訊軟體就能了解他,這份聯繫在我眼中太過膚淺,速食又作戲。

  繞了一圈,聊著當年的往事,最後我們停在校門口。

  「要不要來我家玩Switch?」

  他提議道。

  

  #04

  他是個愛玩的人,國中時明明被編入升學班,卻對奇幻作品產生興趣,拉著一夥人開始寫起接龍小說,我也在其中。當時很單純,沒想過結CP之類的,除了冒險還是冒險。

  天馬行空的想像,是我們枯燥乏味的升學衝刺中,唯一的調味料。

  他高中念的是軍校,如今在某所公立高中擔任教官--雖然幾年後就會隨著政策退出校園--對於時下年輕人流行的文化,他還算朗朗上口,難怪眉宇間流露著年輕的野性。

  我就不同了。

  我在大學指考中考試失利,進了一所私校外文系,畢業後在補習班混口飯吃,教高中英文,部分學生來自他服務單位,意外多了第二個的共通話題。

  第一個共通話題則是電玩遊戲--他PS4主機派,玩的是單機遊戲居多;我是PC派,玩的是MMORPG為主。

  母校送的Switch搭起了一座溝通橋梁。

  

  #05

  我經常會夢到自己走在昏黃的國中校園,看著同學的影子來來去去,各有成就,只有我還裹足不前,不上不下--甚至連跟喜歡的人告白的勇氣都沒有。

  直到現在,少年還是不知道我喜歡過他。

  參加國中母校校慶的前一晚,我又夢到了國中往事。他站在球場上,舉著羽球拍意氣風發,和同儕們笑著鬧著,而我站在三樓教室走廊上,羨慕地遠眺他們。

  這大概是為什麼,我沒有在和他四目相交的第一時間,調頭就走的原因吧。

  我羨慕著當時喜歡他的自己,坦率直白,能放肆大笑也能盡情哭泣。出社會後,環境逼得我收斂起情感,成長的代價就是褪去自由的羽衣。

  要假裝喜歡、假裝討厭,最後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

  只有在午夜夢迴時,我才能站在那個空曠的操場上找回自己。

  

  #06

  我的廚藝很差,但遊戲表現還不賴,玩了幾場Overcooked,他氣得牙癢癢。好久沒看到這樣的他,我覺得懷念又高興,忍不住心軟讓了他幾把,他反而更生氣了。

  「妳再讓我,我就不玩了!」

  我只好把他電得飛起。

  後來玩著玩著,我在沙發上睡著了。醒來時天色半亮,我躺在一張床上,身旁還有他,我檢查彼此衣物完好,我們甚至蓋著不同的棉被。

  我知道什麼都沒發生,只是困惑怎麼會躺在同一張床上。我起身抓起手機,想要在他醒來前偷跑回家,卻被他捉住衣角。

  「別走。」

  「……你是被附身了嗎?」

  「也許喔?」他低笑出聲,  笑容柔和了他五官的線條,輕聲說道:「我做了個夢,夢中的妳是異世界的魔王,而我是妳的臣子。為了救妳一命,我不惜背叛妳和天界做了一筆交易,讓妳假死於勇者之劍下,轉生到這個世界來。」

  我啞口無言,聽不出他是開玩笑還是認真,「這麼說,我該感謝你囉?」

  「我本來想就這樣放手讓妳過上平靜的生活……結果還是沒辦法。」

  他雙手捧住我的臉頰,我注意到他手腕內側的奇異刺青,那紋路很眼熟,勾起我腦袋深處一陣抽痛。

  「你到底在說什麼?」

  「謝謝妳到現在還喜歡我。」他在我的額上落下一吻,「這次,我不會再放手了。」

  

  <END>

  2019.05.15→2020.01.19

  

點閱: 1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