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25 赤花

Last modified date

#青燕 #夜曇

  青燕主坦的門派團,終於成功攻略赤夢秘苑的一王七界魔手。

  所有人歡天喜地,對著久違的金光寶箱拍照打卡,而他在經歷聚精會神的三小時後,隊伍解散沾枕就睡,連澡都還沒洗,直到隔天下午三點才自然醒。

  青燕撈過手機,看到門派群組近百則未讀訊息,其中徒弟夜曇貼的影片連結,正是昨晚的拓荒紀錄。青燕傳訊給他,但沒有馬上已讀。他抓了抓凌亂的短髮,這小子難不成剪片剪了一晚?

  不得不說,這小子剪得還挺用心的,點閱率已經破千,配上磅礡音樂,儼然像支史詩大片,加上幾次拓荒未果的片段,甚至有些感人勵志。青燕第一次在他人影片中看見自己坦王的身姿,有些說不上的彆扭,但想到夜曇憧憬著這樣的自己,便又有些得意。

  畢竟,他可是夜曇的師父呢。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他按下接聽。

  「早啊。」

  「師父對不起,現在才看到你的訊息。你剛睡醒嗎?」夜曇清澈的嗓音帶著歉意。

  洗澡……對喔,自己也還沒洗。

  青燕夾著手機,一邊翻看衣櫃,「沒事,我剛睡醒。你這片剪得真快,用肝剪的?」

  「……師父太帥了,我忍不住……想馬上讓大家看看這樣的你。」

  「撒什麼嬌,都幾歲的人了。」青燕後來才知道,夜曇比自己大三歲,是上班族。但這並不妨礙他疼這個徒弟,「你今天不用上班?」

  「……請假了。」

  「為了剪片請假?你那神經病上司准假?」

  「我感冒尚未完全康復,這是實話,我藥袋還留著呢。」夜曇一派無辜,請著病假前一天卻打了整晚的遊戲,倒是一點也不心虛,「你放心,我有分寸的,不會為了遊戲耽誤工作。」

  「你就真這麼喜歡看我坦王啊?」青燕眉頭翹高,挑了件黑色T恤和牛仔褲。

  「嗯,非常喜歡。」短短四個字,電話那頭的夜曇卻說得慎重。

  這徒弟沒白疼了。

  「待會陪我去吃早餐吧,我從昨晚睡死後就餓到現在。」

  「那老地方見?」

  「好啊,我洗個澡,等會就到。」

  掛斷電話後,青燕看著徒弟的頭像--那是兩人遊戲角色站在月色風之平原樹幹上的照片。一朵朵紫藍花莖攀著樹幹繁生,令他想起赤夢秘苑門口的艷紅妖花。

  從月色到赤夢,這一路,青燕很高興有他相伴。

  

  <END>

109.02.11

點閱: 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