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世|貳捌

Last modified date

  #裴亞月 #扉洛亞 #紋零 #紋玲

  #交代設定的一篇

  –

  

  裴亞月今天難得起了個大早。

  扉洛亞晨跑回來時,看見裴亞月穿著圍裙站在廚房,麵粉牛奶蛋等材料在桌上一字排開,氣勢非凡。而那隻橘黃色胖貓拾麥,還舒服地窩在毛毯裡打呼嚕。

  他拿毛巾擦拭汗水,好奇地問:「今天什麼日子?妳竟然要下廚?」

  「我前老闆兼……」裴亞月奮力拍擊著麵糰,「--殺夫兇手的生日!」

  扉洛亞一臉微妙,重新紮起散落的頭髮,重申道:「裴,他只不過是消除我的記憶,再把我流放到人生地不熟的的冰城而已,沒真的要了我的性命。」

  「拿走你所有的記憶,跟殺了你無異好嗎。」裴亞月冷哼道,「觸犯組織條例、擅自和目標接觸的是我,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他憑什麼拿你開刀?」

  「也許,他知道傷害我比傷害妳更有懲罰效果。」扉洛亞走到裴亞月身後,在她的髮上一吻,唇角帶著笑意,「既然妳這麼討厭他,為什麼還要做生日蛋糕送他?」

  扉洛亞曾經擔任過裴亞月的私人護衛,也是她的鍊金術師夥伴,他們認識的期間,他並不知道裴亞月的真實身分,直到有一日醒來失去所有記憶,漂泊許久,無意間闖入裴亞月落腳在鄉野中的道具屋,他才終於找回了自己。

  「討厭他跟幫他慶生是兩回事!」裴亞月絲毫不管言語中的矛盾,把麵團處理好後,開始準備草莓和卡士達醬,「說說而已,事情過去這麼久,雛月去年也和他談開了,而且現在能和你一起開開店賣賣東西,這樣的生活沒什麼好挑剔的。」

  扉洛亞知道裴亞月向來愛恨分明,只要放下了便不會再鑽牛角尖,他的視線轉移到桌上的材料,「妳要做的是……草莓蛋糕?」

  「是啊。」

  「但我記得他……不吃草莓。」

  「我知道。」裴亞月露出頑劣的笑容,「我故意買的。」

  ※※※

  --憶世,滌鏡所與冥界通道的交界處,黃金風鈴木隨風盛放,花香滿溢。

  「你那個叛逃的部下送來的?」紋玲把玩著緞帶,「你確定這是蛋糕,不是毒藥?」

  「外觀來說是蛋糕無誤,但這張卡片的內容……好吧,反正死亡對我們沒有意義。」紋零嘆氣道。

  兩個創世神吃了兩口便失去興趣,撇除掉兩人都不愛的草莓,蛋糕本體過乾、奶油太水,那味道不是普通的糟糕。

  「你的部下……廚藝有待加強。」紋玲克制著用詞。

  「她的專長不在料理,在於鍊金術。」紋零淡定維護裴亞月最後一點的形象。

  「收了刻意為之的失敗料理還要護短?那你自己解決吧。」紋玲放下餐盤,一走了之。

  最後那個蛋糕,全數進了紋零的胃裡。他每吃一口,便想起和裴亞月在滌鏡所相處的時光。

  他發現裴亞月利用職權之便接觸並介入扉洛亞的人生後,依照條例修正了扉洛亞的記憶,並給予裴亞月不輕不重的禁足懲處。

  這件事促成了她卸下擷憶使的職位、踏上尋找扉洛亞的旅程,周遊列國的途中意外成為貓世雛使,還順便解除了鏡神輪迴--對紋零來說並非一件壞事。

  而裴亞月的離開,讓他鬆綁了擷憶密使的管轄條例,十四世界發展至今,即使被部分有心人士打破規則、影響世界運行,也會有人前往處理,他種下的樹苗如今已經開枝散葉,不再需要像以前那樣嚴格地恪守原則。

  桌上的沙漏銀沙漏盡,他該回冥界了。

  紋零摺了隻紙鶴,放它飛向貓世裴亞月所在之地。

  --雖然不好吃,但她的心意,他收到了。

  

  <END>

  109.02.28

  

點閱: 2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