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32 衣錦還鄉

#百琥魄 #黑雛月

  我跟魄說了早上那個夢--他上京科考高中狀元,衣錦還鄉騎馬遊街,與我匆匆一瞥卻沒有相認,直到我的閨蜜扯嗓大喊,他驀然回首這才注意到我。

  「妳怕我對妳視而不見?」

  「夢裡的感覺是怕你嫌棄我吧,嫌棄我配不上你。」

  我賴在魄的懷裡,剝開橘子一瓣瓣餵著他吃,橘子果肉柔軟汁液涼甜,他趁勢捉住我的手,舔去指尖上的橘子汁,我一癢笑出聲,轉頭輕咬他的手回敬。

  「但在夢裡的你回府愧疚得要命,睡了兩晚書房,我覺得很不像你。」

  「妳覺得我會是怎麼樣地?」

  「你一定當晚就把我吃乾抹淨一解幾個月來的相思之苦……」我吻了吻他的喉結,「哪個男人可以忍受這種折磨呀?好吧,要是你真的忍了,我可忍不了。幾個月不能碰你……太難受了。」

  「那妳昨天還說想要個女兒?懷孕可不只幾個月不能碰。」他笑道。

  「你不是拒絕了嗎……」我臉紅了起來。最近看了本小說,很喜歡那裡面的男主角對待丈母娘的氣度,便跟魄說想要個女兒,拐個女婿來疼疼。

  「懷胎十月,都是妳在受苦,我捨不得。」魄揉了揉我的腰,最近坐姿不良,腰疼得很。「真想要個女兒的話,不如去領養吧?妳若不介意,我也能向音無那討個技術,合個有我倆基因的孩子……只是呢,我還想跟妳多過幾年這樣的兩人生活。」

  睦棠和悠棠如今準備要在鴉世念書的事都打點好了,那兒有許多妖魔鬼怪鎮守,曰動不到那去,我和魄也可以稍微放點心。

  「依你說的……過陣子我如果還想要個女兒,再商量商量領養的事吧。」

  我吻上魄軟軟薄薄的唇,他體溫總是比我低一點,夏天呢我喜歡靠著他納涼,冬天的話就是我抱著他捂暖他。

  他的手探進我的衣物內,開始不規矩。

  「呀……慢著……」我忍不住喘了起來,壓著他的手,「我想聽你說,如果是你,幾個月沒見了卻沒認出我來,會去書房睡三晚懺悔,還是直接撲過來?」

  魄的紫眸笑得瞇起,「我能不能有第三個選項?」

  「嗯?」

  「我會等我妻子,等到她再也忍不了,直接撲過來……」魄貼著我的耳畔,輕咬耳垂,我酥麻得頭都暈了,「吃了我,嗯?」

  我翻過身俯視著他,魄的眼睛透著霧氣,是動情的痕跡。那樣清純無辜又有些狡黠的模樣,太犯規了。

  我不也一樣嗎?

  初春的微涼夜晚,我毫不猶豫地脫去他的衣服,大肆享用。

  感謝上蒼賜我美食!

  

  <END>

  109.03.22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