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世|虹色蝶(番外:夜遊)

  #大一時期

  –

  可頌念的系所,照慣例由大二主辦大一新生的迎新宿營。

  升大一那年可頌的祖父剛過世,她本來都打定主意不去了,然而在班會課上看見來宣傳的黑蝶曙時,腦袋一熱,便不由自主地交上報名費。

  --真是魔怔了。他那張臉到底有什麼魔力?讓她無法自拔。

  可頌還記得夜遊前,隊輔們正在帶領小隊員進行祭祀儀式,昭告此地生靈萬物、接下來的活動將會打擾安寧,詢問是否有人身體微恙或剛逢喪事。

  迎新宿營有許多禁忌,家中百日內有親屬過世也是其一。

  可頌雖然想參加夜遊,但為了團體著想,還是舉起了手。黑蝶曙的眼神掃過來,可頌露出苦笑,他不著痕跡地加入工作人員們的對話。

  總召和隊輔們討論半晌,原先是不同意的,但可頌的直屬學姐從中斡旋--她知道可頌有多麼期待這次的夜遊--於是可頌還是進了夜遊隊伍。

  而本應該是留在基地處理幕後工作的黑蝶曙,卻跟在後方壓隊。

  這座森林遊樂場在白天人潮絡繹不絕,入夜後卻顯得陰森。聽說早些年紋島發生戰亂時,這裡曾經是叛亂者的斬首地之一,怨氣四起,諸如此類的傳說不絕於耳。

  夜遊的禁忌之一,隊員們必須手牽手,不能回頭也不能喊對方的名字。

  可頌走在後方,壓隊的黑蝶曙牽著她的手,一路上除了隊輔們的低聲提醒外,鴉雀無聲。

  他們陸續通過幾道關卡,最後一站來到偏僻公廁,黑蝶曙的女友容桂和另一名男生擔任關主,要求他們選派代表進去廁所找尋失物,這裡當然會安排嚇人的環節。

  而意外就在這時發生了。

  被選為代表的可頌進入廁所後,燈光霎時一暗,外頭鴉雀無聲。

  可頌站在原地,手上拿著獅子娃娃,嚇得無法動彈。

  「容桂學姐?學長?外面有人嗎?」她試著出聲喊道,卻沒有人回應。

  這是新的整人關卡嗎?

  可頌深吸氣,讓自己冷靜下來,沿著牆面摸黑往外走,肩膀卻被人拉住,一道幽暗黑影伴隨著桂花香氣壟罩住她。

  「噓,是我,別動。」

  --是黑蝶曙。

  可頌的心臟不受控制地狂跳起來。怎麼會是他?關主呢?其他同學呢?為什麼不能出去?這些問題在她腦海盤旋不已,但她卻不敢問出口。

  黑暗中看不太清楚黑蝶曙的容貌,但卻感覺得到一層薄如蟬翼的紗簾罩在兩人身上。

  周邊開始亮起一點一點的藍色螢火,公廁的樣貌已經被完全改變,斑駁木屋、老舊臺階,遠方甚至有著煉獄般的行刑場,慘叫聲不絕於耳。

  可頌趕忙摀住自己的嘴,免得驚喊出聲。

  黑蝶曙托住可頌的後腦杓,按在懷裡同時阻隔她的視線,也掩住了她的耳朵。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黑蝶曙鬆手,她能看見廁所外昏暗的光線,才確定自己回來了。

  一走出廁所,可頌就癱軟在地。

  其他同學和隊輔們面面相覷。

  容桂上前攙扶助可頌,一邊碎念自家的男友,「聽說喪者家屬會吸引亡魂,為什麼總召沒讓可頌留在營地?這樣勉強她,萬一出事了怎麼辦?你也不擋擋他們?」

  「不是她的問題。」黑蝶曙輕描淡寫,「有我壓隊,不會有事的。」

  「是是是,黑蝶家族與死亡為伍,知生知死,天塌下來了有你們頂著,這樣行了吧?」容桂還是不太高興,「你先送她回去休息,我這邊待會也要撤關了,真是不吉利。」

  黑蝶曙在她額上吻了一下,「抱歉,造成妳的困擾了。」

  「學妹還在這呢。」容桂臉紅地輕推了下黑蝶曙,「快點回去吧。」

  其他小隊員繼續完成後面的關卡,可頌則在黑蝶曙的協助下,慢慢走回山下的營地。她的情緒已經平復不少,面對暗戀對象,少女心又漸漸復甦了。

  「為什麼有學長壓隊,就能平安無事?」

  「血統因素。」黑蝶曙含糊道,「妳就想成靈媒的一種吧。」

  「學長,家有喪事是禁忌之一,為什麼我今天能跟上夜遊的隊伍?」

  「……去年這時候,我也和妳一樣,家中發生喪事,總召們不同意我跟隊,只好一個人留在營地睡到天亮。」黑蝶曙頓了頓,「妳很期待夜遊吧?我想著,不要留下遺憾才好。」

  「沒想到,學長也有這麼熱血的一面啊。」可頌打趣道。

  「咳。」黑蝶曙輕咳了咳,「營地就在前面了,剩下一段路,妳能走吧?」

  可頌點點頭,知道他要回去幫忙容桂撤關。

  黑蝶曙離開前,拍了拍她的頭。

  「妳……很像她。」他低聲笑道,「抱歉讓妳經歷這些,希望明天妳可以玩得開心。」

  可頌看著黑蝶曙離開的背影,覺得自己更加喜歡他了。

  

  <END>

  109.05.17

  

點閱: 38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