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36 夜曲|直播

Last modified date

#百琥魄 #黑雛月

#學生paro #part2

  –

  --今天,也沒有直播。

  自從訂閱了Hakuro的頻道後,雛月每週都很期待週五的到來。這是她半工半讀生活中,僅存的樂趣之一。Hakuro雖然也有在Cantarella酒吧駐唱,但近幾週,店長在SNS上公布的班表上都沒有他,她自然也沒有去酒吧的理由。

  他們兩人一個月前在酒吧相識,他說他的名字叫作魄,不僅溫存了一晚,也交換了手機號碼。雛月不懂他意欲為何,但仍然謹守粉絲的界線,和他只有在直播平台及酒吧接觸。

  也許是因為那晚的效應,後來幾次直播魄開放點歌時,都會選擇雛月的留言。但她並不想這麼突出,她困窘得只好減少留言頻率。

  --只是想聽聽他的聲音而已。

  雛月看著手機通訊軟體上,那個名為「魄」的圖像正亮著泡泡。

  叮。

  【雛月:晚上好!】

  魄已讀的速度非常快。

  【魄:呀,安安(๑•̀ㅂ•́)و✧】

  真有元氣。自己是不是白操心了呢?雛月輸入回應,又反覆刪除。

  【雛月:想說最近都沒看到你,發生什麼事了嗎?不方便說也沒關係,只是問問。】

  【魄:妳現在方便接電話嗎?】

  咦?電話?要跟他講電話?雛月嚇得從床上彈起來。

  要接嗎?還是不接呢?難得有機會可以聽他的聲音,就算動機有點不純,她還是想從了自己的私心。

  【雛月:可以的。】

  她依著魄當時的建議,給他設了特殊鈴聲,就在語音軟體接通那一瞬間,雛月心臟都快跳出來,趕忙戴上耳機。她住在家裡,雖然是單人房,但仍然不能太過喧嘩。

  魄清甜的嗓音從耳機傳來,他說道:「喂喂?聽得見嗎?」

  「聽得到,很清楚。」雛月坐起身,抓了顆枕頭抱在懷裡,掌心緊張得冒汗。

  明天是星期一,還要上課,而她坐在這邊跟單推講電話。滿腦子都是混亂的罪惡感。

  「最近有點感冒和腸胃炎,就向店裡請假了。」魄的聲音確實有些疲憊。

  「那你還打電話給我……先去休息啦。」

  「我要是真掛了電話,妳不會後悔嗎?」魄調侃地問道,「已經看過醫生吃了藥,身體好些了,正要開臺唱歌,妳就傳訊息來了。」

  雛月一噎,「那我這是不是打擾你了?」

  「不會啊,唱歌本來就是解解悶順便兼差罷了。」魄那端傳來喝水的聲音,「嗯……妳現在一個人嗎?」

  「對,一個人。」雖然平常也用耳機聽他的聲音聽習慣了,但這樣一對一,還是令她不由自主地臉頰燥熱起來,「不過我家人房間在隔壁,我戴著耳機,怎麼了嗎?」

  「好的,那麼我可以放心說不能讓旁人聽見的內容了。」

  什麼?

  耳機傳來衣物窸窣摩擦聲,他換了個姿勢,「上次是妳的第一次吧?回去後,身體有沒有不舒服?」

  雛月簡直要發瘋。哪有一言不合就開車的!

  她的聲音顫了顫,「沒有,你很溫柔……還幫我做了事後清潔……謝謝你。」

  「那就好。妳現在穿著什麼衣服呢?」

  「白色T恤和短褲。我可以問一下,現在這樣的對話……是什麼意思呢?」

  魄笑出聲,故意反問:「妳覺得呢?」

  他的笑聲有股魔力,加上以前就唱過不少色氣歌曲,要用聲音勾引人簡直是易如反掌。

  雛月握緊手機,覺得身體內部熱度正在上升,「我怕我誤解了。」

  「就是妳想的那個意思,不想繼續的話,我隨時可以停止。」魄頓了頓,「當作……是給妳等了這麼多天的賠禮吧。」

  賠禮?什麼賠禮?魄講的話宛如在雛月腦中投下核彈。

  現在的人都這麼玩的嗎?

  「……我想繼續。」雛月豁出去了。

  「好女孩。」魄的嗓音沉下,柔柔地引導,「那麼接下來,照著我說的話作……」

  即使沒有見到面,語音卻提供了額外的刺激。

  那一晚,兩人在電話中沉淪於彼此的聲音和喘息,探索、需求於對方。

  這是一份,專屬於兩人的直播內容。

  

  <END>

  109.05.17

車速過快緊急煞車www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