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39 春雨(R)

#百琥魄 #黑雛月

#前情提要:梅雨季(作者@dust_sep

https://paste.plurk.com/show/nzTJ8s3lp8XV4pFA1SD7/

  –

  梅雨季來了。

  水滴在屋簷串成珠簾,雨勢漸歇,但院裡仍濕氣瀰漫。

  魄剛剛把冒雨買回來的紅豆湯擱在桌上,衣服全濕透,淺紫髮稍還滴著水,像雨下的紫陽花,嬌豔欲滴。

  雛月解開魄的衣扣,翻開衣領,將襯衫半褪,卻在肩膀處停住。魄的肌膚白皙而透著些微麥色,雖然從事的是文書職,卻沒有疏於鍛鍊,正式服裝下包裹的是一具年輕精壯的身體,而這具軀體蘊含的熱度及生命力,她再清楚不過。

  「妳這樣看我,我會忍不住的,嚮兒。」

  魄伸手遮住她的視線,雛月頑皮地躲過去,順勢捧住魄的臉頰,踮起腳尖,用拇指將剛要滑落的水珠抹掉,甫擦乾便落下一吻,虔誠如信徒,拂去早晨花瓣上的第一滴晨露,動作輕緩細膩。

  魄特別喜歡著迷於自己的雛月,他抿出妍麗動人的笑,雛月被他看得終於回過神,臉一紅,把自家老公推入浴室。

  「快去洗澡吧,萬一吹到風不小心感冒就不好了。」

  魄站在浴室門口,回眸,「我淋了雨,妳不進來幫我暖和一下嗎?」

  雛月露出被雷劈到的表情,「你再這樣撩我,我要報警了。」

  「明明是妳先勾引我的。」魄無辜道。

  「我哪有,我不就多看你幾眼而已?」

  雛月不解,自己純良虔誠的視線,為什麼落在他眼裡就成了勾引?和他相識這麼久以來,幾乎都是她主動勾引他,哪一次最後不是被他反撩?

  但雛月還是跟進浴室了。

  魄將雛月抵在牆上,拉下連身裙的拉鍊褪至腰間。雛月用自身胴體摩蹭魄的身軀,很快地,魄的冰涼肌膚便染上熱度。魄十指穿插在雛月的黑髮當中,垂首與她唇舌交纏。

  彼此身高差了快十六公分,是一個雛月墊腳便能噘唇索吻、魄低頭就能一親芳澤的合適高度。魄的舌尖滑入雛月的口腔括搔挑逗,汲取她的甜蜜,直到雛月需要換氣,他才鬆開她,順著往下吻向纖細的脖頸,留下斑斑吻痕。

  家裡的浴室是以檜木打造而成的日式溫泉旅館風,洋溢著溫暖的明亮氣息,即使赤腳踩在地板上,也絲毫不覺寒冷。魄一把將雛月托起,讓她坐上浴池邊緣。水花因兩人的動作潑濺上來,濕了半褪的衣物。肌膚之間隔著濕透的衣物,反而更加增添感官上的敏銳感受。

  雛月則捧著魄的手呵氣,在他的掌心落下一吻。

  「嚮兒……我想要妳。」魄難得主動直白地求歡,在她耳畔低聲詢問,舌尖描繪著耳廓,極盡勾引。「在這做好嗎?」浴室不是最舒服的地點,甚至可能會腰痠背痛,但也有其他優點。

  「我的任務是要幫你取暖呢。」雛月耳朵燙得不行,嗓音嬌軟,她本身也已經動情,張手將魄攬入懷中。魄將之視為同意,褪去兩人的最後一層衣物。

  雛月仰首感受魄的溫暖和熾熱,沒有太多前戲,魄扶著性器擠入了窄徑。熱氣蒸騰、霧氣氤氳,雛月弓起身子,喘著氣適應他的進入。有點不舒服,但卻能增加快意。

  魄攬著她的腰,一手托起臀部,抱著她坐入浴池裡。浴室的對面是一扇落地窗,可以將庭院美景盡收眼底,春櫻、夏雨、秋楓、冬雪,詩意盎然。

  而今春夏遞嬗,梅雨滴滴答答,正如室內滿室春光浪漫,情意如絲。

  隨著肉體的抽送,水聲啪嗒,池水漫出了浴池邊緣,有些溫水順著縫隙滑入雛月的窄道內,她覺得比剛才要滿漲許多,分不清是自己分泌的愛液還是池水,忍不住想要撤出一點,便扶著魄的肩膀,借助水的浮力稍稍坐起身,然而一站起來,腳底打滑,她往前一傾,身體落下的瞬間又將魄的陰莖全數吞納,直直頂到深處,完全密合,她險些沒忍住叫聲。

  「今天想自己動嗎?」魄喘氣,笑了笑。

  「……才不要,自己來好累。」雛月埋在他懷裡撒嬌,攬住他的頸子,吻著剛才讓她看走神的性感喉結,一邊輕輕抬起臀部,粉嫩的花瓣不停吞吐魄的陰莖。

  明明說不想動,雛月卻自己主動讓魄在體內抽插。她在房事上向來直接而坦白,偶爾的口是心非總是讓魄愛憐不已。

  都說女孩子比較不容易高潮,為什麼雛月卻不這麼覺得?

  魄熟悉她的每一個敏感點,總是在衝刺間隙輔以刺激花蕊,她即使想要強行忍耐,也沒辦法捱得過他一波又一波的攻勢。而他說,他就喜歡她壓抑到最後放棄抵抗的歡愉呻吟,特別有成就感。

  池水一波波晃蕩著,彼此沉浸在性事的歡愉中,兩人各自去了一次,滿足地互相依畏在熱水的環繞中。魄淋了雨的身體,在這波高潮餘韻中祛了寒,也收穫了偶爾不坦率的小嬌妻。

  「魄,紅豆湯要涼了。」雛月慵懶地提醒道。

  「待會我再拿去熱一熱。」

  魄吻了吻雛月,在雨聲中為這場歡愛暫且畫下句點。

  

  <END>

  109.05.31

點閱: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