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Lobelia(知更篇09:交錯)

Last modified date

#03之後的插曲

  這個世界的非人生物,分成自鏡神心魔衍生而來的魔族,和自然萬物吸收日月精華產生意識的精怪。

  程聖所馴服的妖異,皆是以第二類自然精怪為主。當年面臨末世,群魔傾巢而出,蒼調曾萬般警告過他,即使魔族就是屠戮程氏一族的兇手,也千萬不可貿然隻身迎戰。

  程聖曾戰得遍體鱗傷,但認識尹妃之後,他過往無所畏懼的心態,因為有了必須守護的人,變得謹慎穩重許多。

  所以當他陪同尹妃來吃下午茶,和店裡正在服務其他人的魔族知更對上眼時,他沒有馬上將水桐呼喚出來,而是鎮定地入座點餐。

  知更對人心向來敏銳,察覺到客人身上的情緒波動,便主動過去服務。

  「歡迎回來,少爺及大小姐,是第一次歸宅嗎?」

  「我不是,但他是。」尹妃確實像是來過幾回。

  知更舉止得體地奉上杯水、擺放菜單,並依序解說點餐流程、餐點內容和各式茶品。

  「我是執事知更,如果需要服務,請輕輕搖晃桌上的手搖鈴即可。」

  與常人無異--這是程聖對知更的第一印象。

  尹妃對茶品很感興趣,正在向知更詢問聞香瓶時,程聖突然把水杯微傾,濺濕桌面。

  知更掏出帕子擦拭,仔細擦拭水珠,臉上的溫和微笑不變,「少爺,讓我來就好。」

  「請問,有提供素食嗎?」程聖詢問道。

  「本店僅提供蛋奶素,若您不介意,可以考慮我們的歐風full tea三層下午茶或是威爾斯兔子,兩項都是人氣餐點。」

  最後他們點了雙人的歐風full tea三層下午茶,升級搭配兩壺手沖紅茶。

  「茶品升級可以自選杯具,兩位請跟我來……噢對了,餐巾請幫我放在椅墊或桌上即可。」

  知更帶領兩人走到餐具櫃前,玻璃後擺放著一組組精緻瓷杯,形形色色,大小兼具。最後尹妃選了玫瑰圖案的淺底茶杯,知更則選了綠色咖啡杯。

  「你什麼時候開始吃素了?」尹妃詢問,一邊攤開餐巾。

  「昨天開始。」程聖隨口回答。

  兩人的餐巾仍擺放在桌上,知更見狀便走過來,替尹妃和程聖攤開紫色餐巾,鋪在大腿上。

  程聖微乎其微地顫了下。

  尹妃是個心細的人,按住他的手背,以旁人聽不見的音量說道:「這間店我來過幾次,鋪餐巾只是一個禮儀,雖然知更很受大小姐喜歡,但他已經有女朋友了,是店裡的占卜師,最近收斂很多。」

  「妳以為我在吃醋?」

  尹妃嘆了口氣,開玩笑道:「是我吃你的醋。他很溫柔,你可不能對他有遐想。」

  程聖笑了出聲,這才舒緩了緊繃的神經。

  --這間店很不尋常,魔族和妖族的氣息隱藏得很好,也沒有腥氣。到底是如何逃過上界的法眼?

  他得找機會詢問一下蒼調。

  ***

  知更和程聖在肯德基後方的巷弄狹路相逢。

  程聖一身輕便服裝,戴著鴨舌帽,從這裡慢跑經過;而剛下班的知更還穿著襯衫西裝褲。

  兩人對上眼,程聖向他揮出一拳,乍看之下極為輕巧,卻帶著凜冽寒風。

  知更後退幾步,蹙眉,「……家教真不錯,一見面就用拳頭招呼人。」

  「禽獸也配跟我談家教?」程聖冷冷道。

  知更顯然對這個狀況很熟悉,兩手一攤,「我可沒對你女友下手。」

  程聖喚出水桐,冰藍色葉刃凝結在掌心,散發森森寒意。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真面目?」

  兩人近身搏鬥數回,知更防禦為主,卻也免不了中招。他啐出血沫,知道程聖走的是偏門的妖道,將各方妖異術法融會貫通,自成一派,難以掌握脈絡。

  「哦,你就是那名程家遺孤、少年妖師吧。」知更若有所思,「我可沒有對程家出手,你要報仇的話,我倒是可以為你指路。」

  「你敢說你不曾以人心為食?」

  心魔,乃是因心的缺陷而生。

  知更的主食不是有形的血肉,出於血源的束縛,他的主食來自異性的愛恨嗔癡。為了不淪落成喪失理智的魔獸,必須認主並定期飼餵,才能維持心智。

  至於飼主用的是己身、還是別的旁人餵飼,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只對單身者感興趣,男歡女愛,妳情我願好聚好散,有何不可?」知更攤開掌心,黑色魔紋漫開,肉眼可見的黑色霧氣繚繞其上,他漫不經心地折著手指,「偶爾有幾個想不開,一哭二鬧三上吊,那些情緒對我而言,是他們自願奉上的美食,我可沒逼迫他們唷?」

  程聖語調更冷一分:「你傷害了我朋友。」

  知更的腦海閃現一位拿著繪筆的女孩。

  他的人際關係複雜,和很多人交往過,從大小姐、少爺到甚至宅邸內的執事,都曾經和他有過關係。獨獨那名女孩傷心欲絕的模樣,在他腦中揮之不去。

  除了與他締約的可可外,方宸是第二個讓他如此在乎的人。

  「所以呢,你要替天行道,斬殺我?」知更覺得有趣,「你有先問過Lobelia的店主了嗎?我可是他的紅牌之一,殺了我,你只會給自己樹敵。」

  程聖橙色雙眸閃爍,不怒反笑,「我的敵人不差你們幾位。」

  劍拔弩張,雙方一觸即發。

  就在此時,一名黑髮男子滑著手機路過,消波塊吊飾叮噹作響。他好奇地瞅著這兩人,停下腳步。

  「兩位好。」他那雙暗梅色的細長桃花眼瞇起,「需要我幫忙報警嗎?」

  「青城哥午安。」程聖有禮地打招呼,收起武器,「這是我和他之間的個人恩怨,抱歉驚擾到您了。」

  「難得和平盛世,要打去練舞室打。」青城溫溫地訓誡道,「在路邊打起來萬一傷及無辜,我不是又得出來收拾善後嗎?我下午還有兩份差事,忙得很,今天就當給我個面子,該把妹的去把妹,該上課的就去上課,有什麼話,晚上去我那再說,如何?」

  不同意也得同意了--知更和程聖各退一步。

  青城滿意地微笑,「感謝兩位的配合,那我先走一步了。」

 

<END>

109.05.17

  

點閱: 1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