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三顧(04)戰前

Last modified date

  隔天我睡到日上三竿,醒來時,魄已經不在房間了。

  不過等他晚上一回來,我又被他按著做了好幾次。這少年的體力怎麼這麼好?

  單人宿舍附有獨立衛浴,他甚至連廁所都不讓我自己去,儼然有種控制狂的傾向。好幾次還逼我在他面前……那啥……我實在說不出來。

  「小黑屋?那是什麼?」

  我解釋給他聽,他卻露出意味深長的笑,要不是這是學校宿舍,他很樂意囚禁我。

  我批評他應該志於向學,不該這樣縱欲過度,然而他的成績優異,至少比我在現世好很多。又是學生會秘書和美術社社長,忙得足不點地……要是還剝奪他的「課餘活動」,我也有點於心不忍。

  秋去冬來,春末夏初,鏡災還沒開始,我們的感情線卻跑得七七八八了。

  和自家秘書談戀愛這事……我是有些不齒又羨慕的。不齒的是兔子不吃窩邊草,自肥得太沒邏輯;羨慕則是,這麼優秀的人才,怎麼可以肥水落入外人田?

  矛盾的是,我終究還是把這塊肥水撈進自己的田裡了。被月築的大夥知道後,他們揶揄了我好久。紋零那也去報告過了,他只叮囑我別貪玩誤事。

  我終究還是走上這條不歸路了。

  魄偶爾會因為惡夢醒來,一個人站在窗前凝視黑夜,我能做的只有將他拉回身邊,陪伴他度過漫漫長夜。

  我睡相頗差,單人床真的有些不方便,他卻樂在其中,開發了各種玩法。

  ……現在的年輕人到底怎麼了?

  夏至那天,學校緊急停課,魄匆匆趕回宿舍,幫我收拾了些貼身物品,要我回去紋世,說是鏡災開始了,世界出現崩毀的趨勢,校長和相關人士正在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他身為雛使候補,也要準備應戰了。

  「這時候回去?難不成我來這是為了和你打炮嗎?臨陣脫逃這事我幹不出來。」

  魄已經很習慣我著急時的口不擇言,面不改色地幫我打點好行李箱。

  和我在一起的這半年多,他的性子柔和不少--不如說,這才是我熟悉的他。要是我突然被丟到陌生的世界,人生地不熟,還要拯救世界末日,又盡收他人惡意,我也會自暴自棄。

  幸好我還來得及陪他走上一段路。

  「妳幫我治好了心傷,我無法接受任何失去妳的風險。」

  「我也一樣。」

  魄挑眉,「妳就這麼不信任我的能力?」

  「……你才十七歲啊。」

  「但妳還沒上高中時,就在紋世混得風生水起了。」

  「紋世不一樣,那邊比較……」我思考著合宜的用語,「養老。而且鏡神們還認了我當乾媽,鏡災從頭到尾都在我和喚雨的掌握之中。這裡呢?鏡神一個逃離控制,一個挾走人質,都不是好惹的角色。」

  「紅盾那有其他情報,至少已經有突破口,我必須專心處理,要是妳有了什麼萬一,會讓我分神的。」魄吻了吻我的額頭。

  我埋怨道:「哦,一開始怪我把你丟過來,現在翅膀硬了,我就成了你的負擔啦?」

  我知道他的顧慮和考量,我也不是不相信他的能力,我就是……對於即將到來的分別感到恐慌。我和他還是蜜裡調油的熱戀期(對啦,戀愛腦怎麼了?),如今就要面對世界末日等級的暫別,怎麼不慌張?

  說不定下次再見到他,就是另一個身份了……

  魄輕彈我的額頭,「這幾個月來,校長和紅盾教了我很多,妳也該對我有自信。」

  我知道他發展出了自己的人脈,暗中運籌帷幄,甚至連百琥家都算計進來,只為了在鏡災來襲時,能運用手上的資源,將損失降到最低。

  但我還是捨不得。

  他才十七歲啊……

  魄低下頭,和我四唇相貼,唇舌交纏,險些又要擦槍走火。

  「乖,在紋世等我去接妳,好不好?」

  「你要定時給我報平安。」

  「知道了,我會的。」

  魄送我到落步車站月臺,目送我上車。看著他削瘦卻日益茁壯的身影,我一陣鼻酸。

  少年終究是一肩挑起了末日的重量。

  

  109.06.28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