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夜曲(04)失眠

  雛月經常失眠,但在魄的懷裡總能一覺到天亮。

  兩人發生關係隔天早上,魄說如果雛月願意的話,他覺得可以交往看看。一週一次的約會,也是魄和她建議的。

  「只談性,不談愛,可以嗎?」雛月沉默了很久,詢問道。

  魄當時的表情,雛月一輩子也忘不了--混合了期待、試探和失落的神情。

  怎麼,他覺得粉絲只想和偶像當炮友不合邏輯嗎?雛月在心中笑了。

  魄很快斂起那種複雜的神情,笑了笑,「我以為妳喜歡我。」

  「嚴格說起來,只喜歡你的聲音,現在……還喜歡上你的身體了。」雛月垂眼道。

  他的歌聲,曾經是雛月的救贖。

  面臨升學和家庭的壓力,雛月把自己逼入了絕境。而去Cantarella那晚,她本來都決定要輕生了--但他卻喊出她的名字、送她去車站、還答應了她的無理請求。

  讓雛月對這個世界多了些留戀。

  「我可是賣藝不賣身的。」魄淡淡道。言下之意,就是他不視這段關係為買賣交易。

  「……那正合我意。」

  雛月曾自作多情的想,是不是魄當晚在她眼底讀出了什麼?不然怎麼會答應得如此之快?雛月是知道的,魄清澈明亮的歌聲中,也帶有一絲她熟悉的「闇」。

  她不談愛,是因為想讓關係停止的那天,兩人都可以好聚好散;而他不談愛,則是因為他覺得不需要,他要的只有可以予取予求的肉體纏綿。

  彼此僅僅是各取所需罷了。

  而自那晚相擁入睡後,雛月便不再失眠了。

  

  <END>

  109.06.16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