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43 夜曲|意淫(R)

Last modified date

#百琥魄 #黑雛月

#學生paro #part3

  

  雛月成為直播歌手Hakuro的粉絲後,在SNS網站上寫起了日記。

  為了避免被人覺察影響他的名譽,她的帳號是鎖起來的。日記的內容除了當天直播的感想、回應的紀錄,亦會寫下她對於Hakuro的妄想。

  她平常排解課業壓力的方法,就是書寫文字讓情緒得到釋放。

  當她從網路聽眾,進一步在Cantarella酒吧聽Hakuro現場演唱,乃至於和他相識,得知他的名字另一個名字--魄。而當對方為了回報她平日的斗內,溫柔地釋出好意讓她許願時,她便一口氣軟土深掘地提出吻她和共渡一夜的要求,這大概也是平常妄想慣了的後遺症。

  被拒絕也好,她可以得到向偶像告白的成就,然後回歸純聽眾的身分。

  沒想到他一口氣答應了,還接著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她上輩子肯定拯救了宇宙吧。

  和魄發生關係後,雛月很久很久,沒再去更新那個日記帳號。

  魄和雛月維持著一個禮拜一次的頻率約會,彼此也不說破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彼此的身體相當契合,只當是一種雙人運動在進行。

  輪到魄進去洗澡的時候,剛洗好的雛月難得打開了記載日記的SNS帳號,溫習上面從國中以來所寫的內容。魄洗完澡,擦著髮走到她身邊,她後知後覺地慌忙關掉手機畫面。

  面對她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舉措,魄挑眉,「作賊心虛。」

  「沒、沒有……我、我只是在看朋友的動態而已……」

  「『想要魄的陰莖進入體內、狠狠地被把自己操到哭』……妳朋友她也喜歡我?」

  「哇啊啊啊啊啊啊別說了!」雛月連忙摀住他的嘴,臉紅得快要滴出血來,「那是我寫的,拜託了,別再念了……別念這種下流的文字!」

  她要瘋了,這種內容太糟蹋他那一把好聲音了。

  魄握住她的手拉開,趁機在唇上偷啄一口,「這些是什麼時候寫的?」

  「……上課或坐車的時候……心浮氣躁的時候就寫一點……」雛月不敢看魄,盯著他浴袍下裸露的胸口看,「你把它忘掉好不好?拜託了……我會死掉的。」

  她回去就把帳號炸掉!

  魄笑出聲,帶著鼻音的清澈少年音起了些壞心,「我想看看其他的。」

  「你……你……」雛月難以置信,「別這樣……那些都是和你……認識前寫的,很多奇怪的三觀不正的內容,你看了肯定會報警把我抓走的。」

  「妳這樣說,我更感興趣了。」魄彎下身,把紫髮撩到耳後,捧起她的手輕吻,「就看這一次,好不好?我想知道妳想像中的我是什麼樣的。」

  「這種事直接用問的就好了……」面對魄撒嬌討好的眼神,雛月就像棕熊看到蜂蜜一樣,無法自拔,只能服軟,乖乖上繳自己解鎖後的手機,「……只能看喔,不准念出來。」

  魄在她的臉頰上啵了一口,接下來卻讓雛月坐在懷裡,要她一起看手機畫面。

  雛月以前看過偶像特地找粉絲的二創作品來朗讀的影片,最後總是會羞恥到放棄,哪有像魄這樣自己越看越津津有味的?

  畫面上的訊息映入眼簾,魄幾乎每一則都細細閱讀,雛月的視線不知道該擺在哪裡才好,只好凝視他平常用來侵犯她愛撫她的長指,正在滑過一則則色情又露骨的妄想文字。有的是內心戲,有的是不同情境的幻想段子,多半是直接而黃暴的描寫。畢竟是意淫,根本沒在斟酌用詞或考慮邏輯--簡直就是癡女大全。

  雛月見他臉上漸漸面無表情,開始後悔了,想抓住他的手要他別再看下去。

  最後一則更新停在他們在Cantarella酒吧認識的那天下午,雛月針對他先前線上直播露出的畫面--喝水時滑動的喉結、抱著吉他調音時露出的手臂青筋、輕快撥弦的手指,都做了鉅細靡遺的描述,說她如何地想要被他擁入懷中。

  那天肯定是排卵期,她又發情了。

  雛月剛想說什麼,魄便翻身將她推倒在床上,撩起浴袍,她因為情緒過於緊張,尚無法分泌潤滑液體,魄硬挺的陰莖已經套上保險套,在陰唇上磨蹭挑逗,她一陣嬌喘。

  魄垂眼,語調難得霸道,「不准給別人看這些內容。」

  「我平常都上鎖的,你是除了我以外第一個看的人。」雛月抗議道,他身下那若有似無的碰觸和撞擊,令她難受地攀著他的背,「你不覺得我噁心嗎?」

  「如果妳是擔心這個,就多慮了。」魄舔了舔她的鎖骨,「我都不知道妳懂這麼多玩法。」

  「妄想和實踐……是兩回事。」想想也犯法了嗎!?

  「我不介意和妳一起身體力行,知道妳對什麼感興趣,這樣讓我很愉快。」他像是找到共犯一般,露出笑容。

  魄說他以前待過複雜的地方,對性事不陌生,但自從有了雛月後,就沒再找過其他伴了。雛月曾經有些臆測,如今看來,他這池水比她想像得還要深。

  魄用手指翻開陰唇,撥弄蒂珠,陡然撞入她的體內。陰道還不夠濕潤,勉強堪堪能夠進入,她漲得倒抽一口氣。魄以溫柔綿密的吻安撫,繼續一吋吋地擴張占有她。

  「嗯……雛月,放鬆一點,妳夾得太緊了,這樣我沒辦法完全進去……」魄動情時,語帶笑意的喘息最是勾人,雛月的腿掛在他的腰上,不自覺地夾緊大腿根部,陰道內開始分泌液體,相連處已經氾濫成災,潤澤了彼此的下身,讓他方便進出。

  他開始抽送挺進,抽插間帶出攪弄成白沫的液體,沿著大腿滴下。

  數十回的連番深入淺出,雛月哼哼唧唧達到頂點,眼角泛淚,魄停下來,緩了緩刻意在她耳畔低喃:「『Hakuro一下下地撞擊最深處,傘狀頂端蹭著敏感的軟肉,每一下都頂得我快要哭出來』……」

  他在念剛才的日記。

  「別……」雛月內心在尖叫,來不及抗議,魄接著將她翻身,後入式再次與她深深結合。

  「『他從背後進入我,看不清神情,卻更能感受他灼熱勃發的慾望,在我體內蠢蠢欲動』。」魄的聲音很好聽,又擅長拿捏喘氣、吐息和呻吟喉音,聲音讓她聯想到猶如夜裡沾上春雨的牽牛花,是只在無人深夜盛放的幽暗美麗。

  雛月曾經想過,他如果改行做ASMR肯定也能大紅大紫,但又想獨佔他的這一面。如今他利用這個優勢,對她進行這番堪比嚴刑拷打的折磨,她真的後悔了。

  耳朵一陣麻癢,這裡也是她的敏感帶,魄含著耳垂,模仿身下的動作舔弄著耳洞。

  剛高潮過幾次雛月陰道一縮一縮,透明無色的液體浸濕了床單。自從第一次開始,魄就喜歡要求她喊出聲來,而她總是要被他軟磨硬泡到最後一刻才鬆口,從破碎的呻吟到不成句的哀求,在他的引導和調教下拋卻了羞恥心。

  「吶,雛月,接下來是隨堂小考……我剛剛說,我的什麼進入了妳?」

  這是隨堂小考的時候嗎?考的還是她自己寫的內容!

  「不說的話,我就要停下囉。」魄扣住她的腰,直起身子,讓她雙腿大開坐在自己的身上。雛月清楚看見他的性器上滿是晶瑩液體,一停下,陰道內便升起一股空虛抗議著。

  魄雖然有壞心的一面,但只要乖乖配合他的指令,他也是不餘遺力地滿足她。

  「勃發的……慾望……」

  「答對了。」魄溫柔地挺送起來,一邊揉捏她的白嫩臀肉,十指陷入肌膚揉壓出紅痕,他吻著她光裸的背脊和蝴蝶骨,聲音清澈誘人,「再考妳,妳用過的同義詞有哪些?」

  雛月身體敏感得不行,感覺蜜液不停湧出。她很想自己動,但魄偏偏扣住了她的腰,掌握了主導權,她只能先回答問題。

  「……陰莖……和性器……」

  「答得很好。」魄一手揉捏她的渾圓,作為獎勵地撥弄已經挺立的乳尖,一邊又加劇身下撞擊的速度和力道,「那我的陰莖,現在正在做什麼?」

  「……」雛月腦袋一片空白,因為過多的快感而幾乎落淚,咬著自己的指節,壓抑呻吟,「在幹我……你正在……幹我……啊啊……給我更多……再多一點……」

  「乖孩子。」魄知道她喜歡在即將高潮時挑逗陰蒂,以此作為獎勵,幾番密集抽送後,感到她陰道一陣收縮,便換回正面相對的姿勢,每一次進出都帶出水聲和肉體拍擊聲,彼此交纏的身體汗水淋漓,雛月的理智向來薄弱,已經無法思考,他卻仍然游刃有餘。

  他的神情道出,他享受這一切,卻不會為之瘋狂。

  即使自己也即將達到高點,他也僅僅是加重了喘息,沒有因此失控。

  他們之間本來就不談愛,只有性。

  雛月知道,魄也知道。

  彼此在顫抖擁抱中被推上高潮,雛月伏在他的肩上,癱軟成泥,剛才生理上的碾磨刺激,和心理上的折磨調教,已經用光了最後力氣。

  一番整理後,垃圾桶內多了幾個用過的保險套,他一邊用浸泡過熱水的毛巾幫她做清理,一邊問道:「妳什麼時候考大學?」

  「來年的初春。」

  「那麼,等妳暑假結束,我們就別碰面了吧,妳好好念書。」

  雛月默了默,僵硬道,「連電話也不能打嗎?」

  魄慵懶地笑了笑,「上次電愛完,妳不是抱怨,這樣讓妳更難受嗎?」

  「那就只剩下酒吧跟直播了呀。」她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只剩下歌聲了……」

  「一開始,我們不認識前,妳不是只要有歌聲就滿足了嗎?」

  雛月蜷起身子背對魄,「這樣的話,還不如一開始就讓我停在意淫階段就好。」

  「妳這是食髓知味了?」魄語帶笑意,的指尖遊走在她的肌膚上,深紫的雙眸若有所思,「我不希望影響到妳未來的人生。」

  「要是突然沒得做了,才會影響我的人生。」雛月有點自暴自棄。

  魄莞爾,「我一直以為妳是乖乖牌的好學生。」

  「好學生會向你提出接吻和一夜情要求?」雛月悶聲反問,「我才不是呢,你少把我扣上這頂帽子。你現在知道了,我會意淫喜歡的歌手、還欲求不滿地寫出不堪入眼的段子……」

  「雛月,衷於欲望這點,妳和我很像,但我不希望妳因此影響課業。」

  魄只大她一歲,跳級把高中學業完成了,如今正在提前進修大學的音樂和教育學分。他的智力和才華不在話下,自然不希望雛月把心力用錯地方。

  「兩個禮拜一次……三個禮拜?至少至少,一個月一次好不好?」雛月的聲音微弱如幼貓,「不談愛也沒關係,我知道分寸的,但我的身體不能沒有你了。」

  這句話讓魄的心臟像是被人狠狠一捏。

  魄扳過她的下巴,四唇相貼,唇舌交纏,分開時拉出一條銀絲,他追吻上去,一句他也意外的承諾,封在下一個綿長的熱吻之後。

  「我答應妳。」

  因為他也是,不能沒有她了。

  

  <END>

  109.06.08

點閱: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