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44 傷口(R)

#百琥魄 #黑雛月

#婚後

  我果然還是討厭下雨。

  下班時一陣滂沱大雨,魄今天出差,司機說車子臨時拋錨、進廠維修,我也不好意思讓司機冒雨借另一臺車過來,吩咐他我自己搭公車回家就好。

  沒想到到站下車時,我一陣腳軟--也不知是被長裙勾到、還是落地時踩在水窪上施力點不穩--直接雙膝跪地跌了下去。幸好當時手上只拿著傘,要是拿著手機,恐怕禍不單行。

  很久沒跌倒了。

  這是我第一個想法,然後覺得很好笑。

  轉車的路上,雙膝有些冰涼刺痛,我把裙子稍微撩起來看,不得了,血肉模糊。而我還在慶幸長裙沒有被沾上血跡也沒有破損,這是我最喜歡的一件裙子呢。

  回到家後我直接脫了長裙,剩下黑色安全褲,簡單地幫傷口消毒包紮。我已經是大人了,這點傷口還不足以動搖我的情緒。

  正要去洗澡時,魄就回來了。

  我跟他說晚餐在電鍋裡溫著,他脫下外套,視線落在我貼著紗布的雙膝上,臉色就沉了下來。

  「司機說你自己搭公車回家。」

  「對啊,我想說就不麻煩他了……」

  「他有領月薪的,怎麼會是麻煩?」魄嘆了口氣,鬆了鬆領帶,捲起袖子,環住我的腰和臀部,像抱小孩一樣將我托起,走進浴室。我下意識地環住他的肩膀,直到他把我放在洗臉檯上。這個姿勢和洗臉檯,我會想到很多令人臉紅的回憶。

  魄溫柔地幫我脫去衣物,然後開始放洗澡水。我的肌膚裸露在空氣中,泛起一陣雞皮疙瘩。

  「皮肉傷而已,我自己可以洗的……」

  他好像有點生氣,我只好不自覺地放軟音調。我尾音剛落,魄便扣住我的下巴,舌尖撬開齒關,交換彼此的吐息。

  我正要撒嬌賣乖,便覺膝蓋上的傷口一疼--他隔著紗布覆住我的傷口,指尖正在施力。

  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那時魄還沒接受我的感情,我在戰役中受了傷,還自顧不暇地想保護他人,魄在訓斥我的時候,也是這樣刻意用疼痛強迫讓我的身體記憶--不要糟蹋自己。

  魄解開皮帶,紫眸幽深,握著陰莖輾開陰唇,逕自撞入我體內。

  我疼得快哭出來。

  「嚮兒,我是不是太縱容妳了?」

  魄就算生氣,聲音也是甜而清澈的,不知道來龍去脈的話,還以為他在說甜言蜜語。

  在這裡,我可以當個廢物給他養,或是在自家工作室畫圖寫文靠老本度日;但我偶爾還是會想出去工作,去接觸社會和人群,他也答應了。

  我埋在他的肩頸上抽抽搭搭地哭著。

  「好痛……」

  「哪裡痛?」魄聲音微冷,在我乾澀的陰道內開始進出,他熟知我每一處敏感帶,即使是刻意省略前戲的粗暴占有,也依然很快就分泌起潤滑液體。

  我搖搖頭,隨著他的抽送挺進開始輕喘呻吟。我太想要他了。不管是什麼形式的歡愛,我的身體都像隻飢餓的小獸,即使知道會落入陷阱,依然主動絞緊了他。

  他還穿著襯衫和西裝褲,只有我已經被攪弄得狼狽不堪、泥濘不已。

  「都痛。」我的眼淚啪搭落在他的手臂上。「膝蓋和……裡面……」

  我不敢求他對我溫柔,但他還是放緩了動作,雙手撐在洗臉檯上,埋在我的頸肩舔吻。他身上的櫻花氣息總能讓我的心緒安定下來,我們沒有隻字片語,只有陰莖不斷在我的窄穴裡進出,一下又一下,捲出液體又再度蹭入,相濡以沫。

  「妳知道,我唯有這樣,才能讓妳記住--」魄的聲音微啞,因為慾望而帶著喘息尾音,「妳受傷了,我會比妳更疼……」

  我知道他想說的是什麼,主動吻他,在這個吻中也嘗到自己淚水的味道。

  這個澡洗完時,我已經累得不省人事。只模糊記得他幫我完成了後面的步驟,頭髮和身體都是他搓洗的,我像個洋娃娃任他擺布;他還細心地幫我換藥,沒有先前那麼疼了。

  晚餐都放到要變消夜。

  但還是得吃藥,所以我勉強撐著精神扒了幾口飯,他這才展眉舒顏。

  「明天等我,我去接妳下班。」

  「好。」

  

  <END>

  109.06.09

  

點閱: 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