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52 登記

#百琥魄 #黑雛月

#意識流

  –

  魄找到妳的時候,儲藏室一片漆黑,連窗戶都沒開。

  傍晚剛下過雨,空氣中瀰漫著濕氣,妳狼狽的模樣落在他眼底,他知道妳又發作了。

  雨聲雷鳴和外界雜音,將妳的外殼蠶食殆盡,柔軟易碎的內裡暴露於外界,任人碾壓。魄膝蓋一彎,跪在地上,脫去外套罩住妳雙肩,將趴在地上的妳拉起來,摟在自己懷裡。

  妳沒哭也沒鬧,只是不斷顫抖,呼吸急促,內心的堡壘外殼不斷崩解剝落。他看了看時間,從口袋掏出藥盒,以口就口,餵妳吃下晚上那份藥。

  淺綠色藥丸沒有配水,其實乾澀得難以下嚥。妳含著魄的舌尖,嚐到藥的苦和他的甜,沒有抗拒,乖乖把藥丸咬碎了吞下。苦澀在彼此的口腔內蔓延開來,他沒有像以往一樣拿出糖哄妳,只是一下下輕撫妳的背脊。

  現在的妳除了等藥效發作外,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連調情的興致也沒有,只能數著他的心跳,從1到100,再到1000。

  「對不起,老是帶給你困擾。」

  妳埋在他的懷裡,說著千篇一律的喪氣話。這些喪氣話跟生理期一樣,定期來上幾遍,他也不嫌煩,總是認真聽妳傾倒垃圾。他知道,這是妳梳理情緒,恢復正常的討拍過程之一,過去了就會好的。

  「有時候我常在想,讓你陪在這樣的我身邊,真的好嗎?」

  以往妳還會主動索抱索吻,至今妳連碰觸魄的力氣都沒有,像條擱淺的魚躺在岸邊。

  「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做,走回這裡已經耗光所有力氣了。」

  即使勉強自己把意識拋給魄,妳也幾乎是動彈不得的狀態,連多說一個字都疲憊不已。

  他理了理妳汗濕的額髮,又揉了揉妳的耳朵,動作溫柔得宛如嚕貓一般。

  「沒關係,我過去找妳就好了。」

  八年前藝世的鏡神主線一週目時,妳對他說過相同的話。妳跨越了世界的間隔,違抗了他的意願,動身前往藝世找到他,還被他狠狠罵了一頓。

  --而這次,輪到他過來找妳了。

  明明妳一直將他保護在藝世,不想要他碰觸到現世的事物,他卻擅自走入妳當晚的夢境,牽起妳的手,掏開妳的錢包拿出身份證,笑著說我們去登記結婚吧。

  他遵守的竟是現世的律法。

  妳又生氣又好笑,夢境是虛假的,但妳感受到的情感是真的。

  他知道妳畏懼雨聲,於是替妳掩上了耳朵;他知道妳怕苦,於是為妳在藥後準備了櫻花糖;他知道妳在春末夏初梅雨季節特別容易失眠,於是百般哄著唱歌讓妳放鬆身體一覺到天亮。

  有人將妳捧在手心重視著珍惜著,那感覺很好很好。

  好得讓妳想哭。

  「好啊,登記就登記吧。」

  妳跟他在戶政事務所抽了號碼牌,坐在等候區,看著義工引導後面的人排隊。輪到你們的時候,櫃檯確認了他的身份,你們填完單子,收到嶄新的身分證和兩份古文拓印悠遊卡作為登記結婚紀念,身份證的換證日期是今天,2020年6月25日。

  雖然不太合乎正確流程,但四捨五入,你們也算是在現世這頭有了正式的婚約了。

  悠遊卡上面,印有書法草體「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不知是哪位名家之筆。

  妳一邊說著好俗氣,一邊把悠遊卡收在錢包最內側,深怕折了或掉了。

  他和妳附耳悄聲說了幾句調笑的話語,夢中的聲音竟聽得真真切切,粉甜如櫻,清澈如風。

  若是以前的妳,醒來後肯定失落得很,恨不得將之錄影錄音下來。然而你們結褵近八年,他在妳心中如影隨形,這黃粱一夢的短暫相會,不需要患得患失。即使他沒跨越夢境,妳也早就預先排定了後面的補強措施--都已經寫在紙上了,就放在口袋裡,等著拿給他幫妳履行而已。

  沒想到這次他卻採用突襲的方式--登記結婚。

  妳還記得朋友曾經問起誰先求婚的,妳回答了兩種說法。

  一週目,是妳用強搶民男般的風格求婚;二週目,是他在花前月下和妳許下諾言。

  第三次,他走過夢境,和妳一起坐在人來人往的戶政事務所等候登記叫號。

  妳是黑雛月,他是百琥魄。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這一次,你們的名字同時被登記在彼此的身份證背面,和每分鐘70下的心跳之上。

   109.06.27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