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54 勉強(R)

#百琥魄 #黑雛月

#續<發作>

  –

  我跨坐在魄的身上,撐開陰唇納入他的灼熱陰莖,未經潤滑前戲,直貫深處。

  下身傳來撕裂痛楚,疼得我倒抽一口氣。

  「嚮兒,別這樣。」魄咬緊牙關,扣住我的腰,阻止我繼續動作。

  「你不也……勉強自己了?我這是以牙還牙。」我吻去他的汗水,「我們是彼此的鏡啊,我和你一樣,你有多自虐,我就讓你記住……我也有多痛。」

  只是這種痛並快樂的方式,大概也只有我們才會這樣。

  一想到他是如何看待無法執筆的自身,又是如何認真按住右手,一筆一劃在白色畫布上反覆修正抖動線條,我的胸腔深處便湧上一股想將他拆吃入腹的衝動--這樣一來,我們合為一體,就不會再勉強自己了。

  「妳會傷了自己的。」魄在我耳畔低語,雙手滑上我的雙乳,拉開胸罩含住乳尖,我一陣顫抖,不小心夾緊雙腿,又是一陣酸麻痛楚。

  魄輕聲哄道,夾帶央求的意味,「嚮兒乖,先出去好不好?我不想傷了妳。」

  我知道自己做得過分了,魄又這樣……可憐兮兮的。到底是誰在心疼誰?

  人有卵子衝腦的時候,也有突然拾回理智的時候。

  我聽話,扶著他的肩站起,昂挺的陰莖抽離穴口,前端分泌了些許液體,但仍然不夠滋潤我乾澀的陰道。魄拉開床頭櫃的暗層,拿出一個粉紅色的情趣玩具,有著粗長柱狀物和跳蛋分支。

  魄的手受到鏡神禁制的影響,還沒完全復原。這時候再讓他幫我濕潤,我自己也挺過意不去的。他在柱身抹了潤滑液,然後打開跳蛋那頭開關,貼在我的陰蒂上,快速顫動,一陣尖銳酸麻快感從那端擴散至四肢百骸。

  ……因為腿傷,已經一兩週沒做的我腦袋瞬間空白。

  魄的手還沒離開,一摸就知道我開始濕潤了,雖然比平常還要慢又少,但已經可以讓假陽具順利推入我體內。

  「唔……」

  矽膠的觸感比不上溫暖的肌膚相親,然而放入的人是魄,他那想要斥責我又不忍的複雜表情,就足夠讓我動情了。我忍住呻吟聲,陰蒂和陰道在情趣玩具的挑逗抽插下,雙重快感迅速淹沒我的理智。

  「你是真不想傷我還是玩我……」

  去了一次的我伏在他肩上埋怨道,魄撤出假陽具,溢出帶著鼻音的輕笑聲,撥開我的臀瓣,這次是真槍實彈了,陰莖沾著剛剛的潤滑液和我的愛液,再次長驅直入。

  今天的魄格外纏綿,和平常溫柔帶點狡黠的他不太一樣。

  鏡神禁制帶來的影響並非只有生理,心理層面也會留下後遺症。

  我捧著他的臉頰,四唇相貼,唇舌交纏,平常都是他給予我安慰,任我予取予求,我卻沒怎麼做到護理他的身心健康這一塊。就這點來說,我深知自己是虧欠於他的。

  --好喜歡魄。

  --你是我的勇氣,也是我繼續存在於此的原因。

  --我不喜歡那個世界,我只喜歡你。

  --沒有你的話,那個世界的喜怒哀樂對我毫無意義。

  即使身體狀況不佳,魄的體力仍然很足夠,嫩紅穴口吞吐著粗長,捲出水液又蹭入,我這回沒怎麼壓抑喘息聲和淫聲浪語,魄突然咬上我的唇,把我的聲音封住。

  「別說了。」

  原來我把剛剛那些心裡話也說了出來。

  他把我按倒在床上,雙目眼眶猩紅,像染了紅妝的新娘,漂亮得不得了,傾國傾城,舉世無雙。

  魄的體溫很高,幾乎要將我融化。他每一次貫穿我時都頂入深處,刮擦內壁,輾開皺褶,將我攤平又折起,唇舌和我糾纏不已。

  他那曾經在萬眾矚目下引吭高歌的清亮歌聲、曾經對著數以百計的記者和民眾坦然發言的堅定音聲,如今在我耳旁發顫哽咽,脆弱如被拋棄的孩童。

  「別說了……」

  魄又重複了一次,聲音沙啞。粗長還在我體內抽送,我抱緊他,像要將他揉入體內。

  「我又何嘗不是這樣想的?」魄低語,和我四目相交,那雙紫藤花般的雙眸揉入水光,滴落的瞬間被我接住,我將這朵落花熨貼在胸口。

  「只有妳才能照亮我的黑暗,讓我在無邊幽暗中找回自己。」

  他在我左胸心跳鼓動之處落下一吻。

  「不論何時何地,妳都是我的光。」

  --我亦如是。

  

  109.06.28

點閱: 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