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世|函月(番外01辭官)

Last modified date

  #函月  #寒絮

  #純屬腦洞謝絕考據

  –

  寒絮辭官了。

  函月知道這件事時,她當著寒絮的面前泣不成聲。寒絮心中無奈,要是早知她反應如此,定不會第一個告訴她,這不,接下來這段日子會有多煎熬呢?

  「妳要是最後一天才跟我說,我肯定不原諒妳。」函月淚流滿面,「為什麼要辭官?是不是那幫皇親國戚又欺負妳了?」

  寒絮掏出帕子擦去她的淚水,輕聲道:「別胡思亂想,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沒有我,妳也能做得很好。」

  「現下妳一個人離開司劍閣,誰來提醒妳喝水用膳?妳總說妳不能沒有我,難道是訛我的嗎?」函月捉住她的袖子,淚水再度盈眶。

  「我不是一個人,還有沉歲呢。」寒絮摸了摸腰間的配劍,那是一柄色澤深沉的古劍,在觸及她的體溫時,隱約嗡嗡顫鳴。

  「那個小老頭……」函月皺了皺眉,「他除了睡覺以外還會做什麼?」

  「噓,要是讓他聽見,妳又要挨罵了。」

  『誰老頭,論化人外貌我才十歲,純真活潑,討人喜歡得很。』

  一道清亮的少年音從劍身傳出,寒絮忍俊不住,安慰似地用手背蹭了蹭劍鞘。

  函月嘴巴上抱怨,但心底也十分捨不得沉歲。有他們倆拌嘴的日子,總是能輕易逗得寒絮發笑。

  她啊,最喜歡寒絮的笑容了。

  當初年僅十四歲的函月,被人口販子拐賣時,正是寒絮救下了她。當時寒絮手持烏黑令牌,頭戴紗帽,看不清神情,那人口販子卻嚇得連錢都不要了,趕忙將她鬆綁,連著賣身契一起塞給了寒絮,彷彿她是什麼燙手山芋。

  函月本也以為寒絮來意不善,沒想到她紗帽一摘,露出笑容,問函月願不願意跟在她身邊做事--後來她才知道,寒絮是科考榜首的司劍天官,專門為天子鑄劍、培育劍師,位高權重。

  「寒絮……妳辭官後,要去哪呀?我可以去探望妳嗎?」

  『妳總說寒絮丫頭是仙女,自然是回天上去,妳這小小地官的啊就放棄吧,是去不了的。』沉歲的聲音調侃道。

  「別聽沉歲胡說,我只是回故鄉處理家業。」寒絮見函月還有千百個問題想問,便轉移話題,問道:「待會是我最後一次上天池取劍,妳去不去?」

  「當然去當然去!」函月擦去眼淚,「我不會再哭了。」

  由天官親自拔擢、以非正式管道取得官職的那批親眷,俗稱地官。在函月原本的時代,又稱走後門。身為地官的函月,本沒有進入天池的權責,是寒絮的舉薦讓她破了先例,成為歷年來首位進天池取天劍的地官。

  天池的劍在開光鑄魂前,碰不得七情六慾--寒絮第一次帶她入天池時,便叮囑過這件事。

  以地官身份擔任司劍的路很艱辛,受盡世人冷眼、飽嘗宮人羞辱,函月之所以願意咬牙走上這條路,除了報答寒絮的救命之恩外,更因為她對這份職位抱持著一種特殊情感。

  司劍的職責是為天子和劍師鑄劍,並且培育劍師通過諸多考驗、取得天劍的認可,方能為國效命。函月曾經險些淪為賤籍,如今卻能入宮為官,她自然是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機會。

  遭人陷害、幾番磨難挫折後,寒絮曾問過她後不後悔,函月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著只要有寒絮在,她就能撐下去。那時函月不解,為什麼寒絮神情複雜,如今她終於明白,原來是因為寒絮早有了辭官的打算,她將自己視為繼位的人選。

  寒絮領著函月步上天池之路,空中烏雲如墨,下起綿綿薄雨。

  兩名女官撐起朱紅紙傘,冠服如雪,在石階上緩步前行。

  「函月,我離開之後,司劍之位和那批劍苗,就交給妳了。」

  函月啞著嗓,「我知道,我會好好守著他們。」

  「還有,妳和陌風的事,如果訂了下來,記得發帖子給我,我不想錯過你們的喜酒。」

  函月差點在石階上跌倒,「……我跟他……八字都還沒一撇呢。」

  函月是和陌風約好了,要親自為他取劍、看他通過劍師考核。而感情之事,他們心照不宣,打算等到仕途穩定後,再談未來的規劃……函月自覺這部分就無須跟寒絮報備了。

  半個時辰過去,天池的結界近在眼前,走在前頭寒絮旋身,對著函月展顏一笑。

  函月強行壓下心中想哭的念頭,掏出司劍令牌,尾隨著寒絮踏入天池。

  她一項一項地摒除七情六慾--

  七情--喜、怒、哀、懼、愛、惡、欲。

  六慾--見欲、聽欲、香欲、味欲、觸欲、意欲。

  細雨如絲,風聲緘默,這是她最後一次陪寒絮取劍。

  往後,她就是孤身一人了。

  

  109.03.24→109.07.26

  

  –

  BGM:野火

  其實函月的構想是從一位同事身上來的,如今她離職四個月了,寫來紀念一下。

點閱: 2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