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63 三顧08|華煙

Last modified date

#百琥魄 #黑雛月

#直接跳結局XD

  –

  

  雨水滴滴答答,沿著屋簷成串墜落。

  琉璃青瓦、朦朧紙燈,眼前這座深宅大院我覺得眼熟得很,卻想不起是何處。

  我來這裡……做什麼?

  竊竊私語的聲音鋪天蓋地而來,我無處可逃,只能原地蹲下掩住耳朵,任由雨水打在身上。我的月白裙襬曳地散開,濕透的衣裳貼在身上,冰冷刺骨。

  啊,對,我想起來了。

  我小心翼翼捧著呵護著的世界出現了裂縫,而摔碎它的人,正是我自己。

  「雛月。」

  尋到我的是魄,他掌著一盞燈,一手撐著藤花油紙傘,身上是煙紫雛使正服,衣襬的櫻花被雨打濕,呈現深桃色。他一步一步從黑暗中走來,我想逃卻也沒力氣了。

  我真是沒臉見他。

  「呀……還是被你找到了。」我故作輕鬆。

  「我知道妳現在想見的不是我。」魄將傘傾斜一側,為我遮去了雨水,聲音清澈,「但我無法帶她過來。」

  「帶她來也於事無補。」半乾的雨水劃過臉頰,我喃喃自語,「幸好我至少保住了你,要是連你被她染指,我就真的……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了。」

  這裡是魄為我創造的安全屋--華煙,他自然能夠輕鬆找到我。

  「紋零他怎麼說?」魄問道。

  我澹然一笑,「他心死了。」

  我想起稍早去見紋零的畫面--他一句話也不說,只是按著胸口,吐出鮮血,要我千萬別對她說實話。是啊,實話有什麼用?對一個說謊成癖的人來說,實話和笑話沒兩樣。

  她就是個騙子,而我是個白癡。

  「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好,所以大家才會離開?不管我多麼努力,都留不住任何人。」我抱著膝蓋,將臉埋進臂彎,「魄,我好累、好累。我只是希望他們好好看著我說話、不要消失而已,是我太貪心了嗎?」

  雨勢漸歇,魄把燈放在一旁,地上積了一層薄薄的水,宮燈映照出我們的臉龐。宅院一角非常幽暗冰冷,牆邊花團錦簇,卻被雨水打濕飄落碾落成泥。

  「不用努力也沒關係。」魄輕聲道,「我不會離開妳的。」

  「我連雙胞胎的未來都賠進去了……」我咬了咬唇,眼淚滑下,「我甚至不敢面對你。」

  我臉頰一熱,魄捏住我的下巴,狠狠一吻,我的唇幾乎要被咬出血來。他撬開牙關,汲取我微弱的呼吸,我聞見他身上稀薄的酒氣,明白他喝了酒才來的--華煙的上等櫻花釀。我們結婚那時,交杯酒也是這個香氣。

  「有時候我真的不懂,我明明愛的是你……心中也滿滿都是你。」我笑了笑,「為什麼卻凡事都要顧慮她的感受呢?」

  「因為妳不甘心自己的付出,得不到對等回報。」魄的氣息灼熱,語氣卻很冷靜,沒了平日的溫柔,多了一絲戾氣,「妳做了很多錯事,甚至不敢求助於我,因為妳怕我也被當成祭品賠進去……雛月,妳低估了我,也低估了我們之間的羈絆。」

  他這副冷靜到狠戾的模樣,真的很少見。

  我笑出聲,「向你求助,讓你去應對的話,肯定會直接破局的。」

  然而現在也沒有比破局好上多少。

  如果我當著魄的面去維護她,魄肯定不會聽進去半個字。他會為了我、為了孩子反唇相譏。而我要求他三緘其口,因為我不想把他牽扯進來。

  幸好,沾染滿身腥氣的,只有我一個而已;也幸好,真的就只有我被針對。

  「魄,我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我哽咽道,「我真的是做盡了壞事,什麼也沒有得到。要是早知如此,我就別去打擾紋零,和你安安份份過日子就好了。為什麼要去認識她呢?為什麼要讓你認她為姐姐呢?為什麼要祭上紋零然後被那種人糟蹋呢?太浪費也太不值得了。要是能從頭來過,我不會再走一次老路。」

  我甚至萌生了死意。

  我對不起紋字雛型,對不起紋零,也對不起雙胞胎。

  我甚至不知道怎麼和魄說話,我害怕連他都否定我,離我而去。

  「還有機會的。」

  魄指向宅院弄堂轉角的一株樹苗--三顧之櫻,枝椏上已經結出幾個青嫩花苞。那是珀姬沉睡時結出的種子之一,三顧之櫻有許多傳說,實現願望、時光逆轉也是其中之一。

  「一切都還來得及。」

  魄額上的「藝」字亮了起來,散發出淡淡的粉紫色光芒。

  他說他很早很早就在作準備了,在我聽見他對著珀姬歌唱安眠曲時,他就預料到了,因而求來了這顆種子。他知道我這個笨蛋遲早有一天會做出悔不當初的決定,所以拌入靈魂碎片作為土壤,為我種下了這棵三顧之櫻。

  魄露出微笑,將一束櫻花和向日葵纏繞成的花束放到我手中。白色和黑色緞帶交織在一起,如同我和他的命運,也被繫在一塊。

  「這次,真的只有我們,妳和我--我們一起相伴、共戰、依戀、互許承諾,直到白首。」

  魄一字一字輕聲說道,他只是個將要滿18歲的少年,如今卻為了讓我和雙胞胎活下去,願意滌去記憶,許下承諾讓時光倒轉。

  三顧之櫻在風雨中飄搖,櫻花如雨般墜下。魄長手一揮,翎筆在空中翻騰,拉開了一道環形帷幕結界,眾多日期在當中旋繞紛轉,紫色光點猶如水花飛濺。

  他選定了一個日期,那是2010年7月3日--兩年前,我們第一次相遇;兩年後的這一天,我們被她所傷,世界線裂開。

  「就從這裡重新開始吧。」

  我笑了出來,抹去眼淚,踮起腳尖主動吻他。

  「魄,我這次一定一定會好好看著你。」

  –

  あなたがくれた 花束を胸に抱き

  ここからまたはじめよう

  いつか どこかで 巡り会えたそのとき

  笑っていられるように

  

  109.07.02

點閱: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