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67 三顧09|望月

Last modified date

#百琥魄 #黑雛月

#三顧篇補充

#10年前

  –

  少年徹夜未眠。

  魄沒有和雛月同床共枕,因為他覺得自己不配。

  魄披著襯衫靠在單人沙發上,看著窗外的月亮發愣--強行佔有雛月後,自己像個孩子般撒嬌,把這段時日碰到的不甘和委屈都說了出來。他也知道雛月心軟,於是利用這點,順勢說了想把她關起來哪兒也去不了的幽暗念頭。

  結果雛月入睡前,把他抱在懷裡,咕噥說那就關吧,她甘之如飴。

  雛月被他強餵了藥,多半是被藥效影響理智,進而喪失判斷能力,估計她醒來就會後悔了,但魄還是貪心地把這句話當成同意。

  雛月嬌小的身子裹在棉被裡,肩上脖子上都是吻痕,都是被他占有的證據。

  魄嘴角上揚,眼底卻全無笑意,心裡終於湧上些許罪惡感。他將臉埋進膝蓋,身體還殘留著剛才從雛月身上得到的歡愉餘韻--嘗盡了遙望月亮、孤苦思念的滋味,肢體交纏的溫暖令他難以自拔。

  明早醒來,雛月會是什麼表情?叨念他年紀輕輕就沉淪於感官體驗,無法成大事?或是趁他去上課溜回紋世?

  也許會被月築列入黑名單也說不定,住在那裡的人都是雛月的親信,對他也熟稔,甚至喊過他一聲魄小弟,而今他卻為了一己私慾而玷汙月築的女主人。

  即使摘下月亮,將要迎來黑暗的漫漫長夜,至少他已經汲取足夠的勇氣了。

  他再也不想將她拱手讓人。

  

  109.07.16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