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筆的旋律(17)迢迢

Last modified date

  #結婚十年老夫老妻灑糖不用錢

  #意識流

  –

  夕陽西斜,海天一線,視線所及皆染上暮色。

  雛月穿著黑色削肩連身裙,赤腳走在沙灘上,海浪沒過腳背,拍擊小腿。回首來時路,除了自己的腳印外,別無他人。她踏浪前行,海水低淺清澈,貝殼埋在沙粒間閃閃發亮。

  她走了很長一段路,覺得景色乏味,以指為筆,在沙灘上畫了朵花。那朵白花受到夕陽照耀,線條一顫,輪廓鮮明起來,抖落沙屑,挺直花莖向陽而生。

  雛月繼續走向海的盡頭,無意間栽下的花,沿著她的腳印一路盛開。

  花香吸引蝴蝶振翅飛來,她伸長了手,讓蝴蝶停駐。

  ***

  生日即將到來,雛月向公司請了五天的長假,過起養老般的休閒生活。魄依往例帶她去海邊別墅度假,前三天兩人走遍了附近的景點,大啖美食,現下在陽台上觀浪賞月。

  「十年前,十八歲的我曾經想過活到二十八歲就好。很好笑吧,明明還沒正式踏入社會,卻急著給自己訂下終點。」雛月在他懷中伸了個懶腰,「當時會那樣想,是因為我還沒遇到你。」

  遇到魄之後,這個期限便自動延長了。

  雛月後來才明白,她只是需要一個能夠期待明早醒來的理由而已。

  「我昨天夢到你了喔,是西方奇幻的世界觀,你是魔法師領主,我是來參加沙龍的賓客,不知道為什麼滾到床上去,而你做得太狠,我隔天險些下不了床,叨叨絮絮念你不知節制,你還大言不慚地說你施了隔音魔法,其他賓客聽不到……」

  「妳是在變相抱怨,我昨晚讓妳太勞累了嗎?」魄侷促一笑,紫眸掠過饜足的光芒。

  雛月回憶起昨晚他使用跟闕陰少借來的攜帶式DM裝置,兩人度過了豐富精采的一夜,雙雙睡到接近下午才醒來,又偷偷抱怨了一句:「知道就好,你真的太犯規了……我招架不住啊。」

  魄捉住她的手掌,輕吻指尖,「這不是還有力氣抱怨嗎?」

  海浪聲一陣陣催人入眠,她轉身趴在魄的身上,「沒力氣了,抱我。」

  魄捲起袖子,攔腰抱起雛月,走下陽台。

  這間海邊別墅緊鄰著私人海灘,陽台外的後院門一推開,便是白沙淺灘。星夜下的大海色深如墨,波光粼粼,遠處燈塔閃爍明滅,月色拉長兩人的影子,海浪一波波拍打岸邊。

  雛月雙手環著魄的肩膀,耳朵貼著他的胸膛,一邊是海浪聲,一邊是心跳聲,兩邊都令人安心。

  她仰首偷親他的唇角,「魄,我會不會太重?」

  「都結婚幾年了,還問這個問題。」魄好氣又好笑,「那我放手囉?」

  「別別別,我問好玩的。」雛月抱緊了他。

  「不管妳有多沉,我都能抱得動妳,不用擔心我會被妳拖垮。」魄一語雙關。

  兩個人,一排腳印,他們在沙灘上走了一段路,閒聊著關於過去和現在,偶爾提及未來。

  雛月打了個呵欠,魄抱著她在雙人鞦韆坐下,這座木造鞦韆漆成白色,鋪著水藍軟墊,又有林蔭遮蔽,很適合情侶坐下談心。

  「以前呢,我常夢到一個人夕陽西下在海邊種著花,然後看著小白花被巨輪輾過,我繼續種,巨輪繼續輾過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不再做這個夢了。」雛月輕聲道,「花若盛開,蝴蝶自來。人生漫長,我在這條路上沿路種花,你是開得最美的一朵。不管蝴蝶有沒有來,是你芬芳了我這十年歲月。」

  雛月的聲音很輕,幾乎要被海浪聲和風聲掩蓋,魄卻一字不漏地捕捉入耳。

  魄附在雛月耳邊,說她栽的花成了精,以後她若累了,這花精就會像今天一樣,背著她走一段,陪她在沙灘上一起留下腳印。雛月臉上綻出笑容,四唇相貼、耳鬢廝磨。

  十二點一到,遠處的教堂傳來鐘聲,魄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盒子,裡面放著精緻銀白葵花髮飾,下方垂著金穗緞帶,他將之別在雛月的髮側。

  「嚮兒,生日快樂。」

  109.08.16

點閱: 2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