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月影(03)(R)

Last modified date

  雛月把魄安置在客房床上,關上門閂,點燃放鬆精神用的薰香蠟燭。

  魄的身體綿軟無力,她輕而易舉褪去他的衣褲,只剩下貼身衣物,擰了條毛巾擦拭他的四肢。從臨淵城街區到她的住處不遠不近,走路起碼也要半天,魄的一雙腳早已磨破了皮。

  魄努力維持清醒,雛月碰觸到他膝蓋內側時,他下意識地抖動瑟縮,反倒凸顯了褻褲下腫脹的灼熱突起

  雛月勾起唇角,假裝沒看到。

  「你的腳傷口不少,我先幫你上點藥。」

  雛月拿來一罐自製的軟膏,為了方便抹藥,坐在床沿用自己的腿當作墊子,抬起魄的小腿,在擦傷處仔細抹上白色乳膏。這藥沾上體溫便迅速乳化,被肌膚吸收,一片清涼擴散開來。

  魄的呼吸愈發急促,小手揪住床單,捲起身子,抱著枕頭不停顫抖。

  雛月知道,侯爵下的藥此刻開始正式反撲了。

  她輕輕撩起魄的紫髮,看著他動情、混亂又憤恨的眼眸,指尖擦過他的唇,「我可以幫你解毒,但前提是你得相信我。」

  魄用一記狠咬做出回應。

  雛月的食指被咬得滲血,她卻紋風不動。

  「你中的是名為『白夜』的媚藥,劑量太重,稍早我給你喝的藥治標不治本,能暫時紓解症狀,但無法清除餘毒,你得順應身體的需求……」雛月用著上課般的語調解釋道,「簡單來說,找個人性交,把毒熱排出來就沒事了。但反之,如果這樣一路忍到最後,天一亮就會七竅流血,暴斃身亡--這也是藥名的由來。」

  也不知道魄這個狀態聽進去了多少,但看他的反應,他是知道自己現在是怎麼回事的。一聽到沒有解藥,他便鬆了嘴,虎牙帶著血痕,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雛月用帕子按住傷口,淡淡問道:「想不想活下去?」

  魄顫巍巍地點頭。

  倒是個聰明且果斷的孩子。

  「那你要記住了,今天是你有求於我,並非我強制你獻身。」雛月開始寬衣解帶,脫去了睡袍後,只剩下單薄的內襯打底裙,纖細姣好的身材畢露。她抬起魄的下巴,和他對視,黑眸幽深如夜,語氣冷澈,「今晚過後,我們就沒有任何關係。」

  這是雛月今晚說的最後一句話。

  她先是隔著睡褲,以掌心包覆住魄的性器輕輕揉動,極有耐心地挑起他努力壓制的情慾,殆及衣料被前端分泌的液體濡濕後,才褪去褲子,輕輕吻上他的傘狀前端,以舌尖舔舐他的柱狀體。

  魄將臉埋進柔軟的枕頭裡,雛月的愛撫和舔舐讓他幾乎無法轉移注意力,下腹部越發灼燙腫脹,但同時間白夜帶來的蝕心痛楚也減緩許多,正在應驗雛月所說的話。

  他發出微弱的低喘聲,不再抗拒她的碰觸,甚至挺起腰部,希冀得到更多的刺激。果然孩子就是孩子,面對慾望和快感,表現直白得很。

  雛月張口含入魄的陰莖,柔軟的口腔包覆住,不時以齒列擦過他的尖端給予刺激,一手撫摸囊袋,一手則碰觸後方的穴口,施以按摩。

  她心中愧疚和愉快交雜著,亦想看到少年沉浸於性愛歡愉中的模樣。

  魄弓起身體,腳趾捲曲,喘息聲甜膩,聽得雛月心中麻癢不已。

  雖然魄年紀尚小,但性器的尺寸已經足以滿足一個成年人的需求--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白夜藥效雖強,然而解毒的效力端看受藥者的滿足程度而定。只要他願意信任雛月,越是享受其中,就能越快解毒;反之若是越反抗歡愛,就越難清毒。

  雛月雖然對他別有企圖,但也不願傷害他,卯足了耐心和溫柔,讓他嘗到情慾的快樂、在自己手中釋放灼熱精華。

  達到高點的少年,雙頰潮紅、艷麗如桃,雛月舔去掌中的猩熱白液,以毛巾擦拭乾淨。

  出乎雛月意料之外,才不過口交一次,魄體內餘毒已經排得差不多,也許是種族優勢,雛月還在思考配藥的部分,他已經拉了毯子披在身上,坐起身來。

  「妳……不做嗎?」

  雛月挑眉反問,「你知道怎麼做嗎?」

  魄愣了愣,沒料到她會這麼直白的套話,有些羞憤地別過臉去。

  果然應驗了她的猜測,魄不是第一次--他這樣的模樣姿色,在人口買賣中是很有市場的,而她的問題恰好踩中了他的痛處。

  「抱歉,是我不對,我換個問法,你想和我做嗎?」

  魄從外觀、個性到反應,都完全符合雛月的癖好。她雖然有私心,卻不是強取豪奪的作風。但凡她想要的,都一定會設下陷阱,等待對方心甘情願落網。

  「……是妳的話,我可以。」

  「我剛才就想問了,在你眼中,我到底哪裡不同?」

  「……妳看著我的時候,眼睛很乾淨。不像其他人那樣……赤裸。」

  雛月笑出聲,「小狐狸,人是可以演戲的。你怎麼知道我不是故意引誘你上鉤?說不定這些都是我設好的圈套?」

  魄被她的說法繞暈了,他和人類相處的時日不長,自然也不太理解這其中的勾心鬥角。

  「但妳……」魄絞盡腦汁,「很溫柔,不強迫我。」

  雛月被他的誠懇語氣勾起了僅存不多的歉意,雙手在膝上交握,淡淡笑了,「我本來是想做的,但聽你這麼說,又覺得沒意思了。你現在身體怎麼樣?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魄聽她這麼一說,有些鬆了口氣,又有些說不上的失落。

  他搖頭,「不難受了。」

  雛月確實沒有再碰他,給他找了套衣物盥洗換上後,還讓他喝下安神的薰衣草牛奶,便催他上床睡覺,剩下的明天再談。

  東方天空漸露魚肚白,雛月回到房裡,燥熱的身體總算漸漸冷靜下來。

  「好險啊,差點就把持不住……」

  不過,來日方長。

  放長線才能釣大魚……大狐狸。她有的是耐心。

  

109.10.30

點閱: 1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