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月影(06)(R)

#萬聖節賀文續(開車)

  狐狸少年晚上主動敲了雛月房門。

  「怎麼了?」

  「……我怕。」

  魄抱著自己的毛茸茸尾巴,垂眼說道。

  原來是稍早餐桌上,來訪的青年閒聊關於萬聖節鬼怪幽靈的傳說,讓他對角落黑影產生了恐懼。

  雖然魄演得很像,但在雛月這個老江湖眼中,早就看出他是裝的。

  雛月剛洗完澡,看著被窩裡的削瘦背影清嘆氣,心想老天又在考驗她的意志力了。

  在她的照顧下,營養均衡的少年成長速度很快,不到一年,已經比初見時要茁壯許多,明年這個時候,說不定就到她的肩膀了。

  少年的學習速度也很快,已經將家裡的魔藥學藏書幾乎都翻了一遍,而且過目不忘。要不是他身上沒有魔力,早就已經習得她的真傳,可以出去開店了。

  魄的心思細膩,卻經常用錯地方--例如現在。

  當初的自己完全沒想到,會反過來栽在少年手裡,拿他沒轍。

  冷靜、冷靜……他的身體再怎麼看也才十四歲……

  雛月鑽進被窩,在他身旁躺下。

  時值初秋,臨淵城的郊外寒意漸深,雛月向來畏寒,四肢發冷,總要燃上促進血液循環效果的薰香,才能安然入睡。

  但今天似乎不用了。

  魄直接往她懷裡蹭,雛月像是多了一個毛茸茸人形抱枕,暖得讓她捨不得放手。

  這段時間的相處下,雛月知道魄只有在兩種情形下會露出他的狐耳狐尾,一是極度放鬆信任,二是極大壓力之下。

  魄的蓬鬆尾巴埋在兩人縫隙之間,輕輕拍打床面,一下一下的,雛月忍不住嚕了一把。

  「嗚……」

  魄發出低鳴聲,這個反應勾起了雛月的劣根性,她順著尾巴的弧度往下揉搔到與脊椎相連的根部--

  魄不但沒有退開,反倒整個人貼在她身上,埋在肩窩,隔著睡衣也能感受到他的熾熱體溫。

  小狐狸這是被她撩到動情了。

  雛月一收手,他反而捉住手腕不放。

  「雛月,也會對別人這麼做嗎?」

  「不會。」

  「為什麼呢?」

  是啊,為什麼?

  明明當天潛進侯爵宅邸時,有的是機會佔有少年,她卻拒絕了。

  人生走到至今,但凡她主動爭取的,最後都不會屬於她。

  因此她選擇賭一把,讓魄喝下抑制劑,給予逃跑的機會,卻又沒告訴他反撲的作用,讓他如臨深淵,一不小心就會粉身碎骨。

  魄卻找到了她。

  犬科的天性啊……找東西特別在行、嗅覺也格外靈敏。

  她很高興。

  雛月笑了笑,指尖滑過他的粉嫩臉頰,在挺俏鼻樑上一點,「因為你長得好看。」

  這話聽起來膚淺,卻真真切切。

  雛月自小就能看見靈魂的顏色,那天市集裡的偶然一瞥,讓她再也移不開視線。

  他像是一塊沉入落日的紫晶,隨著時間、角度變化,折射出或透明或濃重的色彩。

  小狐狸的勃發性器貼著她的手掌,雛月心裡一動,想看他還能折射出什麼樣的光芒。

  她起身疊了幾個靠枕,讓少年坐在自己的懷裡,打開他的雙腿成M字型方便挑逗,她握住少年的手碰觸跨間昂挺的柱體,碰觸傘狀前端分泌的透明液體,牽出絲來。

  雛月給他上了一回健康教育,手把手教他理解生理構造以及男生要如何自瀆。

  講解搭配動作示範完畢,雛月刻意讓他在達到高點前停下。

  「好了,輪到你,繼續做給我看。」

  她總不能老寵著他。

  敏感的魄早已陷入情慾當中,眼眶紅潤,雛月本以為他會拒絕,沒想到他喘了幾口氣,圈起食指和拇指,套住陰莖來回套弄,模仿起剛才雛月的動作取悅自己。

  少年媚眼如絲,手指和腿間被自己分泌的生理液體濡濕,泛著晶瑩水光,體溫熨燙著雛月的肌膚,他的速度漸漸加劇、動作幅度變大,喉間溢出破碎的喘息。

  她不能移開視線、更不能出手。即使她也已經氾濫如潮,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少年從陌生到依賴,從戒備到撒嬌,一步步被她馴化,她心裡軟得一蹋糊塗,但始終還差一點。

  少年瀕臨極限,腰部抽蓄抖動,柱狀頂端濺出白沫,灑在雛月備好的浴巾上。他發出哭泣般的喘息呻吟,揪皺了雛月的睡衣。

  雛月抽掉浴巾,替他擦拭整理乾淨,把魄攬入懷中。他的身體因高潮餘韻而輕微顫抖,他情不自禁地舔吻雛月頸窩的血管突起,帶點啃咬的力道。

  不痛,卻麻癢撩人。

  雛月因為他親暱的表現頓了一下。

  窗外的月亮被雲朵遮蔽,光線暗下,猶如雛月現在的心境,晦暗不明。

  

109.10.30

點閱: 1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