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05|發現信件盒子

Last modified date

#老夫老妻30題/05|發現信件盒子

  –

  我在整理魄的書房時,偶然間發現了一個黑木盒,漆著銀色櫻花,邊角以銅條裝飾,十分貴氣典雅,還上了鎖頭。

  我好奇裡面裝了什麼,便捧著盒子跑去問他。此時魄正在書桌前處理公務,他放下手上的平板電腦,看到我手上的木盒一陣怔愣。

  他接過盒子搖了搖,發出沙沙聲響,似乎放著紙張一類的文件。

  「在哪找到的?」他問道。

  「你書房裡的防潮箱內,和相機放在一塊。那個防潮箱我整理過幾次,以前怎麼沒見過?」

  「我以為這盒子在搬家時就弄丟了,真神奇。」魄失笑,露出懷念表情,「也不是多重要的東西,丟了就算了,如今被妳找到,嗯,還真有點不知道怎麼處理。」

  「該不會是你收到過的情書吧?」

  「我只收妳寫的情書,偏偏妳又不愛寫信,我連收藏的機會都少得可憐。」

  魄竟趁機調侃我。

  我的確不是個愛寫信的人,有什麼話,我更喜歡直接面對面溝通。

  「少轉移話題。」我咳了咳,「裡面到底是什麼呀?」

  魄從抽屜拿出一把古樸銅製鑰匙,這鎖鑰和木盒是一對的,同樣刻著銀色櫻花徽記。不是百琥家紋,也不是藝世象徵,在我眼中看來,更像是他自己的私人物品。

  魄把鑰匙交到我手中,「這盒中的文件,對我來說已經沒用了,妳想看就看吧,不想看的話呢,就燒了,不要外流出去。」

  他這樣一說讓我更加好奇,卻也有些緊張。

  「我可以在你面前打開嗎?」

  魄作了個「請便」的動作,托著頰,眸光蕩漾,「我不介意。」

  我把鑰匙插入鎖頭,發出嘎吱聲響,這個飽經歲月風霜的木盒在我面前開啟,淡淡的櫻花香氣撲鼻而來,和魄身上的氣息相似。

  裡面是一疊信件和一束櫻花,紙張邊緣稍微泛黃老舊,卻保存良好。信封只寫著「百琥魄親啟」,我看著覺得眼熟,那是魄的筆跡呀。

  「你寫信給自己?是時光膠囊?」

  「嗯,廣義來說是挺類似的。」魄垂眼,似乎話中有話。

  我打開第一封信,便明白了他語帶保留的原因。

  那是曾經擔任秘書的魄,在另一個時空寫下來的信。我還記得那天我在華煙瀕臨崩潰,他前來找我,為了我不惜逆轉兩年的時光,讓這段記憶重新開始。

  我和他在第二段時空裡,一開始是不認識彼此的,直到他向我求婚的那天,才漸漸想起一切。

  當年的魄,為了不要重蹈覆轍,將未來可能遇到的變數,全部寫在信件裡,用盡各種方式送到現在的魄手中。

  「你什麼時候找到這些信的?」

  「小時候我常做一個夢,在三顧鎮的櫻花樹下……有很重要的東西。除了信以外,還有別的很重要的事物也在那裡。我被百琥家找到後,在離開三顧鎮前一晚,挖出了這個盒子。」

  這些信件沒有署名,魄認出是自己的筆跡,卻沒印象寫下過這些內容,一開始以為是有人刻意模仿他的筆跡,後來聽見世界的呼喚,又遇到了我,才漸漸將那預言般的信件拼湊在一塊。

  他的信件簡短卻包含很多層面,關於鏡神、雛使、百琥家、夕遙學姐,還有,最多的是關於我的。但因為蝴蝶效應,我們兩人相遇的契機一旦改變,很多事情也跟著改變了。

  「這些信件我是半信半疑的,以至於後來,我仍然無法拯救某些人的命運。當年的我這麼做,以為可以未雨綢繆,真的是讓我蠻困擾的。」魄笑了笑,「他的行為,帶給我的只有後悔。後悔不夠相信自己,也後悔不夠強大,無法靠自己的力量挽回一切。」

  雖然魄不太認同寫下信件的自己,但在我眼裡,這些信仍然有它的意義在。

  我從中看到了當時的魄有多麼焦慮心切。

  每個人都在當下,試圖盡最大的努力,去爭取自己希冀的未來。

  「但是當時的你,卻救了我。」我把信件抱在懷裡,「他讓未來出現了新的可能。」

  「這麼說,妳更喜歡當時的我了?」魄微笑問道。

  我跟他結婚這麼多年了,熟知他的脾性,馬上把木盒蓋好,撲到他的懷裡,抱著他的頸子重重吻在唇上。我這樣一討好,他也沒了醋意,輕輕吻咬住我的肩膀。

  我今天穿的是平口毛衣,肯定會留下吻痕。

  「不管過去現在未來,我喜歡的都只有眼前這個喜歡吃醋的百琥魄啊。」

  我笑著,再次吻住了他的唇。

  

  109.10.02

點閱: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