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06|睡前故事(The story of…)

Last modified date

#老夫老妻30題/06|睡前故事(The story of…)

  –

  年初闇月祭時,我和魄前往裏島主祭的那八天,幾乎都和雙胞胎睡在一起。四個人躺在偌大的床上,聊著這一年來的生活日常,偶爾也會分享關於喚雨的小趣事。

  讓我意外的是,他們並不害怕喚雨,甚至非常喜歡他。喚雨對此不予置評,至少沒感到困擾,我自然也樂見其成。喚雨本身太過清冷,有兩個孩子在他身邊鬧騰,也是件好事。

  悠棠和睦棠今年七月便要年滿八歲,我和魄安排他們在鴉世念書到十六歲為止,以避免「約」的詛咒應驗。有喚雨的加護在,我倒是不擔心他們會提前出什麼意外;至於十六歲那年能否解除詛咒,就端看他們的努力了。

  白天時,魄陪著他們玩懸疑解謎遊戲,晚上雙胞胎們睡不著覺,纏著我說睡前故事,始作俑者魄也一臉期待地看著我。

  「……你們父子三人是預謀好的嗎?」

  「哪有?」「沒有呀。」「妳想太多了。」

  雙胞胎躺在我和魄中間,這三個人幾乎是從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無疑是我今生在紋字雛型最無法割捨、也最重要的存在。即使我睏得不行了,仍勉強打起精神,從大腦中搜索著適合的故事。

  身為雛使,臨時編故事並不難,難在要把他們哄睡,不能纏著我講到天亮。因此必須是個篇幅適中不帶懸念、又不會讓他們覺得被敷衍的故事才行。

  於是我說了一個年輕罪人被囚於禁書圖書館的故事,根據現實事件改編,那人因為觸犯條例,假公濟私被判刑,在圖書館中整理禁書長達上百年。在漫長的時光中,一名少女無意間闖入此地,那人為了讓對方回去原本的世界,犧牲生命開闢通道。執刑官念在他一片善意,許他一個願望,讓他重入輪迴,轉世後得以和少女重逢。

  非常老套的故事。

  雙胞胎很賞臉,天真無邪地問了幾個問題,像是禁書有哪些種類、罪人和少女現在過得如何云云,就陷入酣睡了。魄也打了個呵欠,在我唇角邊落下一吻,準備闔眼睡覺。

  我在他腰上輕掐一把,用著氣音說道:「換你了。」

  他的回應帶著濃濃睡意,「嗯?孩子們已經睡下了。」

  「我想聽你說睡前故事。」我眨了眨眼,頗有以牙還牙的意味。

  「妳明早還有一場主祭,不怕打瞌睡呀……?」

  「不用擔心,我有的是醒腦的辦法,你就隨便說一個吧。」

  對我這種無賴的撒嬌方式,魄甚是習慣與縱容,他拂了拂我的瀏海,伸手與我十指相扣。

  魄放低音量,困倦的聲音低啞柔和,彷彿低音提琴般劃過我的心弦。我隔天醒來之後,其實不太記得他說了什麼故事,但也沒特別追問。

  因為我只是,想聽他的聲音聽到睡著而已。

  

  109.10.03

點閱: 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