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08|冷水澡

Last modified date

#老夫老妻30題/08|冷水澡

  –

  這裡是藝世紅界,眼前所及是一片昏黃天空,半圓形血幕罩在大地上。

  十四世界中除了主世界外,各自帶有複數個子世界,又稱為亞界。紋世的亞界我目前也只找到三個--裏界、星界和淵界;而魄所轄的藝世,目前已知有幻界和荒界,紅界是第三個亞界,也是目前尚未完成認主儀式的新界。

  進出主界和亞界時,雛使的體質也會產生變化。例如魄在幻界的龍人化、我在淵界的角鴞型態。實際上會是什麼形式,端看亞界界主的意願而定。

  紅界界主名為累,是一名不死血族,和魄初次見面時,在千鈞一髮之刻救了他,雖然是界主,個性卻很溫和,是一名鑽研學術的主和派。經過一段時間相處,魄和他理解彼此的立場後,便簽下了契約。

  亞界在承認雛使的身份後漸趨穩定,魄用翎筆開闢通道,讓遠在藝世主界不停操心的我過去陪他。

  魄被轉化為血族體質,眼角蔓生出繁複花紋,虹膜染紅,體質的改變只有在亞界內奏效,回到主界後,他就會恢復凡人之身。見他沒什麼大礙,我總算放心了些。

  累差人幫我們備了間房,是歐式建築風,牆壁桌椅都是中古世紀的低調奢華路線。雖然時局紛亂,但物質水平還是挺不錯的。

  「現在覺得怎麼樣?」

  「嗯……身體變得很輕盈,可以看到很遠的地方,整體來說,和幻界的龍人化相似。只是……」魄頓了頓,看著自己手背上的靜脈,喃喃道:「特別容易感到飢餓。」

  「如果要喝血的話,我可以--」我正要碰觸他,魄的雙眼陡然發紅,閃避我的手。

  「先……別碰我。」魄的聲音變得沙啞,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連耳朵都變紅了。

  後來跟累聊了下,我才知道,血族的慾望特別強烈。亞界認主的儀式才剛開始,魄必須淨身七日,即使我就在他面前,他也不能碰我。

  魄接連數日一個人待在紅界的聖池中淨身冥思,要不是亞界認主儀式打斷不得,我倒挺想去逗逗他的。

  我取得累的同意--只要在不影響魄的情況下,去探望他是被允許的。

  紅界的聖池有點像培育鏡神的寧靜海,都位在高海拔的凍原上,池水呈現乳白色,溫度冰涼,不同的是,這裡的聖池感應不到紋符能量,反而覆蓋著一層紅霧,在表層泊泊流動。

  魄就站在聖池中央,池水及腰,只穿著一件白色襯衫,濡濕的衣料下透著膚色,肌肉勻稱的背部曲線若隱若現,紫髮放下垂落在胸前,我儼然有種在偷窺人洗澡的悖德感。

  只一眨眼,魄就霧化了。

  我再一眨眼,他已經來到我面前。

  ……血族的能力真是好用。

  「都來了,怎麼不出聲?」魄的聲音比起幾天前要游刃有餘許多。

  「累先生說不能打擾你冥思,不過看起來……你適應良好呀?」

  「洗了這麼多天的冷水澡,不好也得好。」魄的笑容有些無奈,執起我的手貼在臉頰旁,似是撒嬌。這麼多天不見,被亞界改變體質,即使是他,心理也會有點受到影響吧。我安慰地吻了吻他的唇瓣,不敢太過造次,免得引火焚身,功虧一簣。

  魄描述起這幾天的情況--聖池的池水有助於抑制血族的嗜血和飢餓感,他在此地斷食沐浴冥思,意識矇矓間看見了許多紅界的過去和未來,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和累討論並解決。

  「再忍耐一天,你就可以吃飯了。」我揉了揉魄的臉頰,「你想吃什麼?在幻界你以寶石礦物為食,在這裡,應該是不愁沒血可喝,但我不太樂意看到你去喝別人的血……吃我怎麼樣?」

  魄低聲笑了起來,虎牙輕輕磨蹭著我的手背,含入我的指尖,頗有躍躍欲試的意味。

  魄這模樣,性感得讓人頭皮發麻。都說血族在誘惑獵物時,會散發出各種賀爾蒙吸引對方自投羅我,我是不是也中了他的招?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把妳列入晚餐裡吧。」

  

  109.10.05

  

點閱: 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