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12|沒有言語的夜

Last modified date

#30題|12|沒有言語的夜

  –

  和魄相戀十年以來,我們很少吵架,就算起爭執,也總是和好得很快。

  有一次我們難得吵得很凶,原因我已經不太記得了,只記得那時雙方各執己見互不退讓,魄嘗試說服我,但我疲於溝通,拒絕回應他,抱著枕頭棉被去睡書房。

  魄的書房充斥著他的櫻花香氣,我常在這裡陪他辦公,他批他的公文,我看我的書。然而往往陪著陪著就打起盹來,魄曾試圖趕我回房睡,被我鄭重拒絕。

  無奈之下,他為了讓我能舒服地打瞌睡,索性在書房擺上軟榻和涼被,等他處理完公務,再順道將睡夢中的我抱回房間。

  偶爾魄需要出差數日時,我也會跑來這裡就寢;我們的床太大,一個人的夜晚,沒有人陪著說話,特別容易失眠。

  吵架的第一晚,我整夜沒有闔眼。

  早上我特地等到他出門後,才頂著黑眼圈走進廚房,沒想到桌上已經擺好兩人份的早餐,法式吐司、太陽蛋、奶油濃湯,全是我喜歡的菜色。

  我看著滿桌熱騰騰的早餐,眼眶一酸,差點沒有掉下眼淚來。

  我翻看過行事曆,他預計至離島出差七日,連個字條、訊息都沒有留。

  一天、兩天過去,魄完全沒有稍來任何隻字片語。好啊,他若要當個無情人,我也不必折磨自己。菅田管家接手了三餐和家務的打理,我該吃就吃、該睡就睡,作息竟意外正常。

  第三天,我還是睡在書房,墜入夢鄉前枕頭是濕的。

  我夢到他回來了,眼神冷冷地掠過我身上,微蹙眉,一個字也不願和我說。

  我哭著醒來,頭痛得很,一起身,卻發現自己身在溫暖的臂彎裡。小小的一張軟榻上,魄把我圈在懷中,178公分的大男人,和我搶著那條小涼被,怎麼看怎麼彆扭。

  魄的眼神不似夢裡冰冷,帶著一絲涼意。

  我很熟悉這個眼神。

  我知道他肯定是濃縮行程、把原先七天的工作濃縮在三天內完成,只為了趕回來家裡,我心裡不禁有些酸軟。

  但一思及他提早回來也沒跟我說,我便動手想推他下去,沒想到他一個翻身,用腿夾住我的雙腳,一隻手輕易制住我的雙腕。

  我徒勞無功地抗議道:「這軟榻夠窄了,你躺這我會睡不好。」

  「原本那張床太大了,我睡不慣。」魄聲音有些低啞,在我的頰邊磨蹭,聲調放軟了些,「妳總算肯和我說話了?」

  「我錯了。」我知道是自己理虧在先,乾脆地道歉,「我脾氣這麼糟糕,你還要我嗎?」

  魄一手撫著我的背,輕輕說道,「嚮兒,結婚時立下的誓詞我從沒忘過。就算妳老了,認不得我了,無法言語、生活無法自理,我也不會棄妳於不顧。無論我們吵幾次架、冷戰幾次,我都不會因此背棄這個誓言。」

  我聽著,這次哭濕了他的衣襟。

  「哭什麼呢?沒事了,我們又不是沒吵過架……」魄輕聲哄道,「我留了字條在房間桌上,這次出差的地點網路訊號特別不好,別等我的電話或簡訊,如有狀況會用電子郵件聯絡妳。但……我想妳這幾天都睡在書房,大概也沒看到吧?」

  他說得對,我睡在書房,完全沒進過臥室。

  魄雖然連聲道歉,但我彷彿從語意中聽到一絲狡黠的愉快。依他對我的了解,肯定知道我在他出差期間都是睡書房居多,但他還是刻意將字條留在臥室。

  有鑑於確實是我有錯在先,該溝通的時候不溝通,也沒資格指責他故意挖這個坑給我跳。

  「如果還有下次,你把字條留在早餐旁邊吧。」

  我恨恨地咬了他的肩膀一口,作為這次和好的表示。

  

  109.10.10

點閱: 1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