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無雙(番外:夢境)

Last modified date

  --無雙的夢裡沒有柳。

  無雙走在幻境之中,跟隨著一匹金狼前行,無意間被有心人士引向歧路,落入夢境。

  師父、師兄和師姐都還活著,甚至連他未來的弟子欽欽都如願拜入洪門,成了最小的師弟。

  華仲說不能再喊無雙老么了,但他卻覺得無所謂,只要大家都在,不管是什麼稱呼都無妨。

  接著被指派出席崑崙派主辦的比武大賽,無雙在會場上見到許多曾經無緣結識的英雄豪傑,甚至得以和無塵師兄一較高下。

  時間軸的錯亂,讓他漸漸意識到不對勁之處。

  他憶起另一個時間軸裡的種種,向眾人旁敲側擊關於秦熙妍的事,卻沒人對她有印象。

  無雙越發沉默,也沒了和師門重聚的興致。

  比武大賽結束,無雙不負眾望拿下第一,在返回無日峰的路上,他便醒了過來。

  柳坐在一旁看著他,窗外還黑壓壓的,尚未天亮。

  哦,對,他穿進遊戲裡了。

  虛實交錯的夢境讓他頭有些疼,柳給他遞了杯水,無雙坐起身,啞著嗓說起剛才的夢。

  聽完後,柳靜靜瞅著無雙,冰墨色的眸子裡讀不出情緒。

  「怎麼了……為什麼這樣看我?」

  「師父的夢裡,有陸孫、有無塵、有天盡拳、有秦熙妍、有岳太后……」他頓了頓,聲音有些發顫,「就是沒有我。」

  「陸孫那酒鬼也就躺在地上,連架都沒打、一句台詞都沒有,這你也要跟他比?」

  柳抿唇淺笑,幽幽地說道:「至少他在您夢中佔有一席之地,而我……什麼都沒有。」

  無雙啞口無言。

  不然要他怎麼辦?躺回去再夢一次?還是隨口胡謅其實有夢到柳在天命宮外苑釣魚好了……

  柳噗哧一聲笑了。

  「看您為難的模樣,我就跟您開個玩笑罷了,沒真的往心裡去。」

  無雙鬆了口氣,輕捏柳的臉頰,苦笑道:「如今你就在我面前,我為什麼還要去夢裡尋你?」

  柳不知道無雙盼著跟他見上一面盼多久了。

  現實世界裡,遊戲主線劇情一年更新一次,柳並非常駐NPC或副本BOSS,只存在過場劇情。

  --偌大的風雲兩國境內,竟無柳的容身之處。

  因此無雙也就盼著那一年一次的更新,每次都把跟柳之間珍貴的幾分鐘互動鏡頭截圖錄影留念,還被朋友笑說是柳的夢男子。

  穿進遊戲後,無雙費盡千辛萬苦,在不崩人設的前提下,從零開始、若有似無地慢慢刷滿柳的好感度、解開心結,才有如今這樣的互動。

  想當初第一次碰面,柳還想一刀劈了他。

  「如果師父頭還疼的話,要不再睡一會?我去準備早膳,等您睡醒就能--」

  無雙拉住柳,「你陪我睡一會吧。」

  柳抬起眉毛,語氣猶疑中帶點戲謔,「陪睡?」

  「--單純字面上的意義。這床太硬,喀得我骨頭疼,難怪會睡不好。你這身高正好給我當靠枕,來……躺下。」

  無雙講這話時,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不讓自己笑得太燦爛。

  維持人設維持人設啊……他是被徒弟背叛失去一切的高冷師父……

  柳沒有馬上應允,而是退了幾步,轉過身去。

  無雙沒料到他這個反應,該不會是自己露餡了?

  他心焦地想解釋,「柳,我……」

  話還沒說完,只見柳慢條斯理地脫去外衣、武袍並卸下輕甲等外裝,露出貼身的白色裏衣,薄薄的衣料下隱約可見肌肉線條。

  他轉過身來,把外衣輕甲收拾好,擱在桌上。

  「外衣質料太粗,我想說先脫了免得師父抱著不舒服……怎麼了?」

  --他肯定是故意的。

  無雙面無表情地讓了個位置給他,柳比他還要高壯,所幸無日峰廂房的床鋪夠大,兩人躺下後還綽綽有餘,中間留有一絲空隙,填滿了沉默。

  莊周夢蝶,也許他們現在的對話,才是夢境也說不定。

  然而這些柳都不會知道。

  「師父不是要拿我當抱枕嗎?」

  無雙這身體是燐族身軀,比柳還要嬌小,自己給他當抱枕還差不多。

  無雙感覺到柳輕輕拍撫著自己的背,他張開雙手環住柳的腰際,尾巴在床板上一拍一拍地,若有似無地輕掠過柳的小腿肚。

  無雙不知道這場夢何時會醒、自己何時會回去,扮演高冷師父和柳在這個世界杖劍行遍天涯的生活,隨時都有可能會結束。

  人設崩了便崩了吧。

  無雙低聲說道:「柳……你也知道師父年紀大了記性差,我要是沒夢到你,你就來找我好嗎?」

  柳不知道無雙這話背後的涵義,只當他在回應稍早自己的埋怨。

  「我會的,師父。」他應諾道。

  無雙枕著柳的手臂,聽著他規律的心跳聲和均勻的呼息聲墜入夢鄉。

  這次一覺好眠,無夢到天亮。

  

  109.07.01→109.10.23

點閱: 4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