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98 情慾(R)

Last modified date

#黑雛月 #百琥魄

#夢到的情慾按摩paro

#無交往關係

  –

  母胎單身至今的雛月,28歲生日向公司請了五天長假出去旅遊。同事們曖昧地問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她含糊地說是去逛展散心。

  乾妹白司不放心雛月一個人,軟硬泡磨地徵求同意,陪她一起北上。訂房時雛月訂了兩間雙人房,和雛月情同姊妹的白司不解:「怎麼不住一起呀?」

  「我睡覺會打呼,怕吵到妳,還是分開睡吧。」

  到了北城,雛月和白司check in後,去地下街逛了一早上,戰利品滿滿,兩人在日式家庭餐廳吃午飯時,雛月的手機驀地掠過一道訊息。

  『--我已經到了,妳慢慢來。』

  雛月在白司注意到前就先把手機蓋上了,白司也沒起疑,繼續把今天的美食和美景照片傳給男朋友凱因看。

  接下來的行程讓雛月坐立難安。

  訂房時她向櫃檯備註,讓他們多準備一份房卡,提供給第三位房客。

  本來白司還纏著她要去看電影,但雛月以身體不適為由,先回了飯店,並說自己打算歇一下,睡醒的時候會主動傳訊息給她。

  白司知道雛月很需要獨處空間,這次同意她跟來已經是難得破例了,很識相地沒再過問更多細節。

  雛月搭乘捷運回飯店附近的路上,反覆翻閱著通訊軟體上的訊息。

  半年前,她為今天預定了一套情慾按摩服務。

  由於母胎單身,她在這方面格外謹慎小心,花了很多時間閱讀其他顧客的回饋,也和老闆娘反覆確認細節、需求,為的是給自己留下美好的初次回憶。

  雛月選擇了一位名為「魄」的按摩師。

  看個人資料甚至還比她小兩歲,照片上的五官精緻俊美,比女生還漂亮,一頭煙紫髮紮成馬尾垂在肩上,笑容清澈。

  怎麼看都不像是會來做這行的。

  回到飯店,她站在電梯門前,竟然開始緊張起來。

  他們約的是下午3點到6點,總共3個小時,現在是2點53分,依照契約,按摩師如果提早到的話,不會計入時數。

  雛月插入房卡,推開門扉,一顆心臟跳得飛快,她聽見浴室傳來嘩啦水聲,沙發上放著登山背包和一件黑色西裝外套,房間隱約飄散一股奇特的花香,她尋找香氣來源--是電視櫃上的香薰蠟燭,燭光搖曳,顯然是按摩師自備的。

  對方還在洗澡的事實讓她鬆了口氣,她還有時間整理裝滿戰利品的紙袋,打開手機,和情慾按摩群組的姊妹們回報訊息。

  『--對方到了,正在洗澡。』

  剛按下送出,浴室的門便打開了,白色蒸氣跌出門外,紫髮青年身上穿著白色T恤和黑色體育褲,看起來再普通不過,卻能讓人印象深刻。

  和魄對上視線的瞬間,她反射性地露出微笑,故作鎮靜,顫抖的聲音卻洩漏了她的緊張。

  「你好,我是雛月。」

  「我是魄。」魄把半乾頭髮紮起來,友善地說道:「妳要先沖澡,還是直接開始?當然,時間會是從妳洗完澡後開始計算,時間還很充裕,請安心,照妳的習慣慢慢來就好。」

  雛月這輩子沒和男人這麼接近過,少數的肢體接觸大概就是大學時迎新露營,在學長姐的安排下圍著營火,倆倆一組跳迎火舞的程度而已。

  「我在外面逛了一上午,先去洗個澡好了。」

  雛月抱著換洗衣物,和他擦肩而過,閃入浴室。

  浴室內還殘留著他沐浴後的香氣,雖然知道是飯店的標配,但仍然讓她心猿意馬。魄外觀條件、語氣態度都十分完美,無怪乎他在顧客間的評價會這麼好。

  雛月脫下衣服,踏入浴缸,打開花灑讓熱水暖化自己僵硬的肌肉。

  雖然知道待會就要脫光了,但她還是沒膽在陌生人面前全裸,於是還是穿著棉質睡衣走出浴室。

  魄背對著她,在床上鋪上軟墊和浴巾,擺在一旁的手機播送著輕柔的水晶樂。

  她有些侷促,輕聲開口:「我洗好了。」

  「好的,那麼,請躺上來吧。」

  「衣服是現在脫嗎?」

  魄的紫眸中閃過一絲促狹的光芒,問道:「妳想自己脫,還是我幫妳脫?」

  「按摩師可以幫客人脫衣服嗎?」她愣愣地問。

  「嗯,這三個小時內,只要是我辦得到的事,妳都可以提出來。」魄要她坐在床上,雙手搭在她的肩頭,輕輕揉捏:「妳太緊張了,深呼吸,然後把手舉起來。」

  魄握住她的衣襬,拉高後穿過手臂脫下來,接著扣著她的褲頭,將長褲沿著大腿一路往下褪到小腿,穿過腳踝,細心地將衣褲摺好放在桌上。

  魄看出雛月還不習慣在他人面前全裸,安撫道:「目前先這樣就可以了,待會先從按摩開始,讓妳的身體放鬆。」

  雛月依言趴在床上,他蓋了一條毛巾在她背上,手指和手臂在自己的身體上遊走,從長時間使用電腦而僵硬的肩頸和背脊,往下到腰腹和臀部,到目前為止都還是不帶任何性意味的按摩動作。

  她舒服得幾乎要睡著。

  然後魄把毛巾掀開,柔聲提醒道:「接下來要塗抹精油,會脫掉妳剩下的衣物。」

  雛月微乎其微地點頭,完全不敢看他。魄溫柔地褪去她的胸罩和內褲,動作專業俐落,完全沒有任何多餘的碰觸。

  接下來的油壓按摩,慢慢從背脊向外一吋吋往胸側推揉,指尖揉捏乳尖,直到挺立後,魄便往其他部位推壓,時而擦過大腿內側,時而掠過雛月的臀縫,這樣的接觸讓她緊張得發顫,感覺到下體一陣收縮發熱。

  魄的吻輕輕落在她的背上,為後面的前戲揭開序幕。

  「我知道妳是第一次,我會慢慢做,如果會痛的話隨時跟我說,不要忍耐。」魄把她翻過身來,低聲問道:「平常會自己來嗎?」

  雛月眼角紅潤,點頭應道,「外面而已……沒進去過。」

  魄以閒聊的語氣了解她的習慣,帶著雛月愛撫自己,他和她一人一邊握住胸乳,大掌覆蓋住她的恥丘,在濕潤的叢林間找到柔嫩陰唇和藏匿其中的陰蒂,帶有薄繭的指尖擦過敏感嫩肉,雛月便溢出一聲嚶嚀。

  魄插入手指,雛月緊張得握住他的手臂,魄俯身吻住她,輕聲哄慰讓她適應自己的存在。魄耐心做足了前戲和擴張的動作,在他的愛撫抽插下,雛月攀著他達到高潮,穴口流淌愛液,濕得一蹋糊塗。

  雛月趴在床上,底下的浴巾一攤濕潤,她羞得不敢看魄。

  在別人注視下身體無法控制地渴望更多快感,這種感覺陌生得讓她害怕。

  「有人做到一半停下的嗎?」她升起打退堂鼓的念頭。

  「有的,但我還是會收整套的錢。」魄笑了笑,面露可惜狀,「如果確定到此結束的話,妳就傳訊息給老闆吧,我去沖個冷水澡,只要妳不後悔就好。」

  雛月看著他,很難不去注意到他兩腿間突起的形狀,臉頰一陣躁紅。

  「慢、慢著!」雛月喊住魄,握住他的衣角,深呼吸道:「還是做完吧。」

  魄似乎不意外她的反應,笑著摸了摸她的頭,「我有自信不會讓妳後悔的。」

  魄脫去自己的衣服,在碩大陰莖上套上保險套,灼燙的前端摩擦著雛月的陰唇沾染稠液,似進非進,潤滑過後慢慢撐開兩瓣嫩肉,一吋吋地擠入窄道。

  雛月痛得攀緊他的肩膀,喊道:「慢點……慢……好痛……」

  每個人的體質都不一樣,有些人第一次疼痛難耐,有些人則是適應良好,顯然雛月就是第一種人。魄進去不到一半,便停下動作,等她緩過來,含入她胸口的乳尖,讓她分神轉移注意力。

  魄伏在她身上,撐開了她的雙腿,一眼飽覽她的穴口是如何緊絞住他的灼熱。兩人的接合處不斷湧出稠液,待雛月反應漸緩,魄便一舉貫穿到底。

  「唔嗯!……魄……!」雛月痛得眼眶含淚,忍不住咬住他的肩膀,「我都說……慢一點了……」

  「抱歉,一時沒忍住,那我出去?」

  魄語帶笑意地道歉,作勢退出,雛月的陰道被捲出更多愛液,動作間磨擦到她的陰蒂,滿脹的窄道內一陣酥麻,雛月忍不住抬起雙腿環住他的腰,不讓他如意。

  「別出去……裡面……好空……」雛月埋在他的肩頭,嘴裡說著平常不敢說的葷話,語帶哭腔,「不要出去……」

  魄依言撞入深處,碩大粗熱的陰莖攪著水液開始抽插,雛月心中又羞又滿足,長年以來的空虛在此刻得到了填滿。

  雖然起初很疼,但魄靠著技術和豐富經驗,輕易撩撥起她的情慾,進出間酸麻疼漲,交融成難以言喻的快感。

  她的呼吸急促,每每被他撞得幾乎高潮嬌喊出聲,又咬住他壓抑下來,哼哼唧唧反而更加誘人。

  「這裡是飯店,叫出來無妨。」魄柔聲勸誘道。

  「我……乾妹在隔壁房……」雛月一想到自己背著熟人,約了按摩師在隔壁房行魚水之歡,那種羞恥心反而加劇快感的堆壘,「我怕她聽到……」

  「這樣啊……」魄的眼底起了惡作劇的心,溫柔道:「那妳可要好好忍住哦。」

  魄換了姿勢,讓她自己坐在懷中,背貼著胸口,一手握住她的飽滿左胸揉捏,一手來到交合處揉弄陰蒂,同時下身不斷往上頂弄,每一波抽送都帶出大量水液,密集的抽插下打發成白色泡沫,流淌濡濕底下的浴巾。

  雛月咬住自己的手背,以免讓自己叫出聲來,魄卻壞心地扣住她的手,按在背後,她只好咬住下唇,承受著一波高過一波的快意,像個洋娃娃般任由他擺布。魄在顧客回饋中的評價幾乎都是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為什麼她卻覺得有點小惡魔屬性?

  「不要了……不!……啊!……太脹……嗯啊!……」雛月低聲啜泣,過多的酥麻快感一路竄上背脊,陰道不由自主地收縮、夾緊他,淫水和破處的紅絲順著大腿一路往下滴落,連魄的腹部都一片濕亮晶瑩。

  當雛月又一次高潮時,他也達到高點在保險套中射出精液,魄將節奏把握得很好,正好還剩下半小時。雛月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幾次,幾乎癱軟無力地掛在他身上,但他還有體力抱起她走進浴室。

  下身痠麻得不像自己的。

  魄在浴缸放水,撈起花灑幫她沖洗身體,一邊提醒她晚上可以按摩哪些部位,讓身體放鬆,免得影響接下來的行程。

  「魄……你還有約嗎?」

  他側頭問道:「怎麼,妳要延長時間嗎?」

  雛月咬了咬下唇,唇瓣因剛才的歡愛而紅腫,指尖撥弄水面,低聲道:「我想加抱睡一晚,可以嗎?臨時延長的部分要加價也行,我會付錢的。」

  三小時很短,讓她意猶未盡。

  她不想在初經人事後,面對空蕩的床鋪獨自入睡。

  按摩師通常是透過老闆接案,但如果案主要延長的話,倒是可以按摩師本人決定要不要接受。

  「那我幫妳延長到明天早上八點吧,價格的部分老闆會再報給妳。」魄笑了笑,在她額上輕吻,「看來雛月小姐很滿意我的表現。」

  「我……本來希望第一次是溫柔和緩的。」雛月紅著臉,「我總覺得你和大家評價裡寫的不太一樣。」

  想到剛才他知道隔壁房是熟人,還硬是加劇了歡愛的程度刺激她浪叫出聲,雛月的胸口又是一陣悸動。

  「我對待第一次的客戶確實都是溫柔的,但怎麼說呢,因人而異,忍不住就這樣做了。讓我中途改變做法的,妳是第一個呢……」魄坐進浴缸裡,伸手探入她的花穴,掏出黏膩愛液。「喜歡嗎?」

  雛月選了這間飯店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浴缸幾乎可以容納兩人躺下還綽綽有餘。她還以為魄要再來一次,花唇腫脹著,她的體力也尚未完全恢復,連忙按住他的手,侷促道:「喜、喜歡,但是,先這樣就夠了……」

  魄眨了眨眼,語氣輕和,「售後的清理服務,沒別的意思。」

  魄的動作確實很專業俐落,但雛月卻沒辦法控制身體反應,讓魄越洗越黏膩。她的小腹忍不住收縮,花穴吸住他的長指,魄眼神一深,沒有多餘的言語,倒是伸手蓋住她的雙眼,手上掏洗的動作轉為挑逗,在她體內放肆地抽插起來,水聲嘖嘖,讓她羞紅了耳朵。

  「售、售後服務……還包含這樣的嗎?」雛月聲音軟糯地問道。

  「我剛才有說過,因人而異。」魄吻上她的唇,「我捨不得看雛月小姐難受……」

  魄用手解了她的慾火,兩人這澡洗得比預估得要久一點,換上乾淨衣物後,雛月的肚子發出咕嚕聲,魄問她要叫客房服務送餐,還是去樓下的餐廳吃飯?

  雛月打開手機看了下訊息,白司半小時前傳訊說她要去夜市逛逛,晚上才會回來,她心一橫,便把魄拉去餐廳吃飯。

  難得延長了時間,雛月想要多享受一下有男伴的時光。

  魄平常也接過約會的需求,很自然地切換身分,環住雛月的腰,為她拉開椅子落座。餐廳內高朋滿座,採自助取餐形式,他們兩人雖是初次見面,但因為魄擅長帶話題,漸漸化解了隔閡感。

  「這骰子牛挺好吃的,妳試試?」

  魄遞出叉子,雛月沒做多想,便接過來吃下。生平第一次和男生間接接吻啊,雛月心中滿足地嘆息道。

  雛月和魄在餐廳度過了一段悠閒又親暱的時光,用餐完畢,雛月打算回房間披件外套,上去頂樓的花園賞夜景。

  「雛月姐,這個人是……?」

  身旁響起白司的聲音,雛月身體一僵,轉過頭,對上她驚詫的眼神,魄手還環著她的腰,現在立刻撇開關係也來不及了。

  雛月乾巴巴地解釋:「朋友……」

  「男朋友。」魄輕鬆地更正道,「妳就是雛月的乾妹吧?幸會。」

  白司仍然一臉驚駭,誓言要單身到世界末日的乾姐,怎麼會突然多了一個男朋友?

  「我回去再跟妳解釋……倒是,妳不是說要去逛夜市嗎?」

  「我只是想問妳有沒有想吃什麼……」白司一臉無辜,撞破什麼祕密的尷尬讓她吞了吞口水,「但是傳訊息妳沒看打電話也沒接……想說回來看看妳……」

  --難怪一開始雛月聽到她要跟來時那麼抗拒!原來是偷偷交了男朋友!白司也很識相,把這個祕密吞下肚,沒再追問。

  「看來妳已經吃飽了,那我自己去就好,不打擾你們了!」

  白司的身影消失在電梯口後,雛月轉身看魄,一臉困窘:「你剛剛那樣說,我會很困擾的。」

  魄莞爾,在她臉頰上落下一吻,「一日男朋友,我沒說錯吧。」

  雛月用手肘撞他,接著攬住他的脖子,主動一吻。

  「我不想去看夜景了。」雛月低聲說道:「畢竟春宵一刻值千金。」

  魄瞬間就懂了她的暗示,溫柔地回吻。

  「好的。」

  

  109.12.13

點閱: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