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靜日

Last modified date

  今年的兩位創世神生日,滌鏡所特別安靜。

  裴亞月照慣例寄了草莓蛋糕過來,百琥魄因為藝世亞界局面不穩,今年沒有親自到場,而是託黑雛月送了祝禮過來。

  紋玲提早一步在冥界和滌鏡所的交界處設宴迎客,紋零則是帶著培初姍姍來遲。春意融融,涼亭前道通往車站的路徑,夾道的黃金風鈴木隨風搖曳,花香撲鼻。

  四人坐定位後,黑雛月看著桌上的草莓蛋糕陷入沉思。這次還特地赴上兩個數字「0」、一黑一白的蠟燭,插在表層堆積滿滿的草莓中間,格外顯眼。

  「這東西……真的能吃嗎?」

  紋玲瞇起一雙緋紅雙眼,笑得愉快,「妳吃吃看,很有意思。」

  「說不定今年進步了。」

  紋零動手切了幾塊蛋糕,一塊給黑雛月,一塊給培初,剩下的全給自己--他的動作,很沒有說服力。

  去年裴亞月製作的蛋糕,可以說是色香味俱失,比整人道具還驚悚。兩位創世神本就不需要進食,但紋零還是將剩下的蛋糕全部吃掉了。

  足見他對裴亞月的看重。

  黑雛月吃了一口,臉色驟變,就把盤子推到紋零面前去。

  「決定了,我以後絕對不輕易惹怒小裴。」

  「有這麼誇張嗎?」

  培初歪頭,優雅地以叉子劃下一塊,連同草莓送入嘴裡。

  「唔。」他的表情漸漸微妙,但還是很有禮貌地嚥下去後才發表感想,「草莓好酸,奶油……也好酸……蛋糕體糊糊的……」

  向來面無表情的紋零難得露出了笑意,把他的盤子也拿了過來。紋玲今日差遣擷憶使做了些菜,都是他們家鄉的祝壽料理,比起蛋糕要正常許多。

  黑雛月主動舉杯,朗聲道,「兩位老人家,祝你們生日快樂。」

  「虧妳還記得要幫我們慶生。」紋玲調侃了一句。

  「哎嘿。」最近沉迷在某款遊戲的黑雛月傻笑,「有幾位角色,會讓我想到你們呢。」

  「勞逸結合是好事。」紋零淡淡道。

  今年的生日過得相對平淡些,但對兩位創世神來說,已經足夠點綴他們漫長的生命。

  滌鏡所入夜之後,繁星點點,紋零和培初先行告退,黑雛月則留下來幫忙收拾會場。紋玲身為壽星被勒令不准出手,只好坐在一旁納涼。

  「時間過得真快,妳來找我開藥彷彿還只是昨天的事。」

  黑雛月手上動作一頓--這事她沒讓魄以外的人知道,包含紋零。

  紋玲主掌生死,紋零則是主掌回憶,即使兩神交換工作,紋玲依然不忘本行--人類對於生之渴望、對於死之畏懼,他深諳其道。

  在黑雛月過得最痛苦的那段日子,他開藥給她服下,那是以冥府的純白彼岸花磨製而成的藥粉,可以將人的心緒從瘋狂邊緣拉回。表面上是帖向生的良藥,但藥效猛烈,對黑雛月這種人來說,需要格外小心劑量。

  一不小心,她很可能就會跨越那條線。

  黑雛月把頭髮塞至耳後,露出前年紋零贈與的鮮紅耳環。

  「那時候,真的非常感謝您的幫忙。」

  她想起和魄坦白這件事的時候,魄很平靜。只說了以後服藥時,不准自己偷偷躲起來吃,他要在場。

  然後--

  歲月如梭,白駒過隙。

  黑雛月不敢說自己將來都不會再犯病,但至少短期內,她有來自魄的陪伴,來自其他雛使的支持,也有現世的推力讓她一步步向前邁進。

  紋玲的黑色髮辮隨風揚起,問出了兩年前約定好的題目。

  「妳現在,過得好嗎?」

  黑雛月燦然一笑。

  「嗯,託大家的福,還過得去。」

  

  110.02.28

  

點閱: 21